• 经济分析

    中国房地产市场:政府身兼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by  • September 30, 2016 • 经济分析 • 2 Comments

    何清涟

    国外已经将中国房市比之为1637年荷兰的“郁金香热”,名词与庞氏骗局不一样,但内涵相同,即投资完全依靠借贷支撑。面对疯狂上涨的房价,国内总有人要问,这轮疯涨还能撑多久?这样的房地产值不值得购买?

    本轮房地产疯涨的原因,我在《中国楼市狂涨,只因贷款不尽滚滚来》里面分析过,它不是市场对房地产的真实需求问题,而是中国政府的金融政策问题。而中国房地产市场,早就已经沦为政府兼作庄家、裁判及大玩家的赌场,与股市性质类似。

    中国房地产已成为金钱游戏的标的物

    从市场角度分析,中国的房地产已经没有投资价值。如果将房产当作投资品看,必须要依据三...

    Read more →

    谁说本届中国证监会不聪明?

    by  • September 17, 2016 • 经济分析 • 2 Comments

    何清涟

    9月9日那一天,也许是为了纪念“中国穷人的大救星”毛泽东,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核心内容是为中国592个贫困县IPO免除排队,即开放绿色通道,让贫困地区政府能够上市圈钱,不,应该说是上市筹资,“圈钱”这词实在太难听了。

    扶贫IPO资格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间的关系

    乍看之下,我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从17世纪荷兰人在阿姆斯特丹开办人类社会第一家股票交易所以来,直到今天的华尔街及各国股市,股票上市都要看公司的赢利能力与资本回报率,没人将股票交易所办成慈善机构。中国证监会是吃错药了?难道去年股灾之后,中国...

    Read more →

    中国楼市狂涨,只因贷款不尽滚滚来

    by  • September 14,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人与人的各种关系中,最值得珍视的是婚姻,最容易破碎的是金钱关系。然而中国此时出现世界上最荒唐的景象:为了炒房赚钱,人们不惜亲手粉碎婚姻,夫妻之间美其名为假离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出于三点:百业萧条,唯有政府与银行大力关照的房地产业香火独旺,人们认为唯一不会化成流水的资产就是房产;银行不断为泡沫化的楼市输入资金;地方政府需要继续卖地以获得财政收入,就得营造房市繁荣景象。

    银行“房抵贷”,继续吹胀房地产市场泡沫

    9月5日,财新网的一篇《“房抵贷”加杠杆火热 最高额度无上限》惊动了国内财经评论界。该文指出,持续放量的按揭贷,是本轮一、二线城市楼...

    Read more →

    “庞氏增长”,经济舵手换人是否有救?

    by  • August 15,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8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掌舵大国经济 习近平引领中国经济开启新航程》, 这篇文章正式宣告:盛传了几个月的“南北院之争”暂告一段落,中共一哥习近平正式接掌中国经济之舵。从民间角度来看,今上喜欢揽权专断,李相温和亲民,后者所获同情分较高。但如今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困局,最好着眼于一点:目前中国经济的庞氏困局是否可解以及谁能解决。

    “庞氏增长”造成的金融空转现象

    “庞氏增长”这一词,是从美国庞氏骗局引伸而来。高度依赖金融活动的现代经济体系与庞氏骗局有着相同的运行机制,其本质就是设计一个宣称能够获得高收益的投资活动,吸引大量投资者参与其中,用...

    Read more →

    国企“改革”:时光倒流30年

    by  • August 3, 2016 • 经济分析 • 2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关于中国的大新闻应该是习近平、李克强这两位中国领导人在国企改革方面的严重分歧。可惜的是,国外分析多着眼于权力斗争,以及李克强可能将不再任中国总理,却很少去分析所谓习氏国企改革已经进入死胡同。

    关于国企改革的习李分歧

    早在7月1日,中国媒体就发现,中国上市国企章程纷纷增设党建条款,规定党委将参与企业重大问题决策。7月4日,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对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发出南辕北辙的指示和批示:习近平指示要“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李克强的批示强调,需要对国有企业“瘦身健体提质...

    Read more →

    中国海外投资为何麻烦项目多?

    by  • June 23,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在习近平访问塞尔维亚的第二天,中国河北钢铁集团用4600万欧元收购了塞尔维亚梅代雷沃钢厂,该厂4年前美国人以1美元象征性价格卖给塞国政府。官媒评价称,该合作不仅将为塞国带来5000个就业机会,还将为塞中更广泛合作开辟新的前景。

    这条消息让外界难以理解,如今全球钢铁企业都在剥离资产、减少产能,中国也在进行供给侧改革之,中国做这桩买卖为哪般?本国大量工人失业,它国工人失业,干贵政府甚事?

    高铁受阻是“一带一路”推行的缩影

    这条消息让人想起中国最近频传的高铁计划泡汤消息。其实不止高铁,“一带一路”其他项目也严重受阻。国内评论认为,...

    Read more →

    中国“投资马车”奔向异国的背后

    by  • June 11,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近几年,中国对外投资增长极快,2015年,中国海外投资总额为1231.2亿美元,2016年才到4月中旬,中国海外投资就高达1100亿美元。外界评论多以为是中国“走出去”战略的成功实施,却忽视了因中国经济高度货币化,资产严重泡沫化,投资实业已经无利可图。对于外资来说,中国已不再是投资天堂;对于中国资本来说,与其说他们是向外寻找利润高地,还不如说是寻求安全。

    中国本土:实业投资无利可图,投机领域风险太高

    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表的数据分析,今年1季度民间投资第一次大幅度下滑至5.7%(社会总投资增速为10.7%)。该分析还指出两点:一、本轮“投资复苏”主要是政...

    Read more →

    中国银行、国企与职工深陷“囚徒困境”

    by  • April 3,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4月3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高官宣布,为化解产能过剩造成的银行不良资产,首批债转股规模约为1万亿。2015年10月中国财政部月报显示,截止到9月30日,中国国有企业整体债务总额达到77.7万亿元人民币,超过中国GDP的总量。如今中国政府师法朱镕基时期的“债转股”故智,表明中国的银行、国企与国企员工三者通过政策性贷款的利益捆绑,已陷入一种难以解脱的囚徒困境。

    中国政府为何不计成本地救国企?

    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是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以往,以保住国企职工饭...

    Read more →

    “帝国红利”套现,推动世界房产泡沫化

    by  • March 12,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两会期间,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经济不可能硬着陆,也没有拖累世界经济。但世界经济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依然存在,会影响中国经济。是否硬着陆,我已写文章谈过,本来也不想再就中国经济是否影响世界写什么了,但徐主任这番话却让我欲罢不能。

    中国经济在哪些方面影响世界?

    先得盘点一下中国经济影响世界的旧帐。近30多年来,中国通过对外开放,先是接受外国投资,解决了发展资金。然后是加入WTO,向全世界输出廉价商品,这两者既吸纳了台湾、香港等“四小龙”的产业,当然也导致四小龙的衰落,还使发达国家工作岗位外流,中国算做了赚钱买卖,咱中...

    Read more →

    国企失业潮缘于市场挤压,非关政策向右

    by  • March 3,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3月1日,路透社一条消息惊动西方:中国政府计划在未来两三年内从“僵尸企业”中裁减500-600万名员工,首当其冲是钢铁与煤炭企业。有国人评曰:政治向左,经济向右,认为国企大规模裁员是经济政策向右的产物。

    这其实完全是种误解,鉴于中国目前对“左”“右”的理解极富中国特色,本文想围绕中国国企失业这一主题,厘清一些基本事实。

    “政右经左”的社会民主主义是乌托邦

    中国有一些“社会民主主义者”,主张“政右经左”。他们的所谓“政右”,即政治上实践西方三权分立的民主政治,保障公民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民族自决权、妇女儿童权利,当然也包括同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