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土生态

    《塑料王国》里消失的政府监管

    by  • January 14, 2017 • 世界与中国,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何清涟

    纪录片《塑料王国plastic china》在阿姆斯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获奖。通过此片,制作者王久良将中国的白色污染以非常直观的形式展现给世界。我在观看这部片子之时,却发现一个画面表达之外的问题:这一归属于环保产业的再生资源行业,从原料(即从业者口中的“洋垃圾”)的进口到生产(清洗分类)与最后对废弃物焚烧时的漫天黑烟,完全是非常不环保的有害处理、不断释放高污染的过程,在中国人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塑料王国》里的小厂商与从业者说,他们只防记者,因为担心被记者曝光,但几乎没人说过担心政府的环保部门。

    进口洋垃圾:一项合法的进口贸...

    Read more →

    从雾霾定性的变化看中国政治魔术

    by  • December 20, 2016 • 国土生态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国12个省市5亿人的生活正宠罩在雾霾之中。今年的雾霾有多严重?《河北多地“爆表”像地狱 石家庄PM2.5破千》一文的附图让我吃了一惊,因为那张摄影上的人像一群幽灵在暗夜中移动。不过,对中国人来说,更不幸的消息是雾霾被北京市政府定性成“气象灾害”,这无异于向公众宣布:气象灾害由气候变化生成,人不能战胜自然,从此本国人民就将雾霾当作与日月星辰、风雷雨电同在的自然生态,不要指望政府去治理了。

    1999-2016:中国雾霾的华丽变身

    北京市近日发布的《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将霾列入气象灾害。消息一出,争议声四起。赞同政府新标准的专家...

    Read more →

    大自然的报复:武汉淹城

    by  • July 10, 2016 •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何清涟

    6月30日以来,中国长江中下游经历严重洪涝灾害,沿江数省受灾人群近3300万人。湖北省灾情最重,计17个市、80个县与1162.85万人受灾。官方宣传仍然是老套路,即政府如何关心民众疾苦、军队如何奋不顾身之类。但我注意到几条信息,一是三峡与洪灾的关系再被质疑,二是湖北成为重灾区,省会武汉成为水域。上述两点,说明水灾如此严重,实有人祸因素。

    每遇洪涝灾害,三峡工程就成质疑目标

    话说当年论证三峡大坝的好处,一是发电,二是可以有效地控制下游水量。但自三峡工程投入使用后,人们感受到的情况正好相反:下游干旱时,大坝需要蓄水,出现与下游争水的情况;下...

    Read more →

    天津大爆炸与被遗忘的《环评公众参与法》

    by  • August 20, 2015 •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何清涟

    天津大爆炸后,部分无家可归的受损者向政府索取部分赔偿。我认为这是天经地义之事,因为政府剥夺了他们的环评权,按照中国2006年颁布并于3月18日开始施行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环评公众参与法》),在瑞海公司(2012年11月成立)在港区建立危险品堆放场时,必须经过当地社区公众环境评估。

    可惜的是,这些受损业主似乎没人知道自己有这项法定权利,政府当然也不会提醒他们。

    《环评公众参与法》为何被刻意“遗忘”?

    说起来,这是产生于中国制度环境中的荒谬现象,一部“施行”了将近十年、至今并未废止的法规,大多数中国公众...

    Read more →

    兰德公司为北京提供的选择题:治污还是治病

    by  • March 5, 2015 • 中国观察,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何清涟

    柴静的《穹顶之下》引发了许多争议,片子的主题雾霾不再是焦点。延伸到动机论、阴谋论。拿女儿作秀等恶意的话题上。其中只有两个延伸的话题还算挨得上边,一是即能源置换的巨额治污费用将从何筹措?二是既然有APEC蓝、两会蓝,为什么不能让它永久化,只在大型活动时出现?

    兰德公司给北京的选择题:花钱治污还是花钱治病

    公众应该记得一次“中美空气外交事件”,2011年10月,潘石屹公布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空气测量数据。在美国使领馆与本国政府公布的空气质量信息之间,中国公众宁可相信前者而不相信本国政府,纷纷指责政府信息造假。这场“空气风波”最后引发了中国外交...

    Read more →

    社会共识完全破裂:从柴静纪录片的遭遇说起

    by  • March 2, 2015 • 中国观察,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何清涟

    柴静关于雾霾的专题纪录片《穹顶之下》,是一部不错的雾霾科普片,如果说数据之类让观众不能产生直观印象,那么当她谈到自己找北大实验室主动要求当实验者时,研究员告诉她这个实验没法做,因为实验时要设一个伦理安全值,结果是实验室的空气比外面要好。这个细节,足以让中国人清晰地认识到自身生存环境的危险性。

    国人共享一国空气,无人能够逃避。在社会共识严重破裂的今日中国,这一问题本应最容易达成社会共识,但对柴静纪录片的相关讨论,表明中国社会已完全无法取得任何社会共识。

    阴谋论与变相维稳论

    各种指责很多,一条被做成图片广泛转发短文是阴谋论的代表...

    Read more →

    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by  • January 25, 2015 • 国土生态, 经济分析 • 2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中国官方公布数据,称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连续三年净减少。立刻有不少反节育派(自称是反计生派)大呼“人口危机来临”,认为必须迅速调整生育政策,否则“在持续低生育率之下,未来将产生不可控制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一系列的困局将无法逃避”。持这种观点的人或是不具备专业知识,或是欺负没有专业知识的人,编造出这个“逗你玩”的假命题。

    *中国的失业远比官方承认的严重*

    中国官方公布的2014年失业率有两组,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9%;调查失业率是5.1%。过去五年来,中国的官方公布的城镇登记失业率一直保持在4.1%不变,以不可靠闻名于天下,实际情况远比官方...

    Read more →

    奶农倒奶:大自然的终极报复

    by  • January 10, 2015 • 国土生态, 经济分析 • 5 Comments

    何清涟

    近来,国内中小规模奶牛养殖户倒奶、杀牛现象频发,农业部不得不紧急出面遏制,并于1月8日发文声称要采取措施帮助奶农协调处理卖奶难问题。如果在80年代读过中国大学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就会知道,这种将牛奶倒进大海、河流,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必然产物”。这种“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危机”为何会出现在“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尤其是发生在号称“中国高端乳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背后值得说道的东西太多了。

    *外国奶粉为何总是打败中国奶粉?*

    倒奶危机几乎是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来临的,因为2014年是“中国乳业市场政策落地最多的一年”,无论是乳业行内专家预测...

    Read more →

    土地治污:中国学日本经验之难

    by  • January 6, 2014 • 中国观察, 国土生态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4新年前夕,国土部副部长王世元公开宣布,全国“中重度污染耕地约5000万亩”。

    一位网友将消息转给我,认为土地污染很严重。我感觉这数字远远小于几年前中国媒体公布过的数据,根据我长期阅读中国政府公文的经验,这个“中重度污染”已经预留了极大的伸缩空间。上网一查,果然,《经济参考报》2013年6月17日报导称,数据显示,中国受重金属污染的耕地面积已达2000万公顷,占全国总耕地面积的1/6,这数据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罗锡文教授于2011年10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当时,中国媒体治理重金属污染的呼声较高,有媒体希望学习日本经验。

    Read more →

    中国有几十座“底特律”

    by  • August 2, 2013 • 国土生态,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近日,美国底特律申请破产的消息不仅成为美国的重头报导,还成为中国官媒的重要国际新闻。由于底特律被冠以“资源枯竭型城市”之名,中国的山西再度受到关注,媒体报道,山西省煤矿地下采空区高达2万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积1/8。

    *矿区沉陷的连环生态危机*

    山西这条新闻其实并不新,同样的数据早在三年前就出现过。新华社在2010年12月13日发布过类似新闻。按《瞭望新闻周刊》同年9月25日的文章,山西省的地下采空面积更大,约占该省总面积的1/7。该文引官方数据称,当时全国煤矿累计采空塌陷面积已超过7000平方公里,在重点煤矿,平均采空塌陷面积约占矿区含煤面积的1/10——如果...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