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媒观察

    程 翔:“大外宣”:中共与与西方的意识形态之战

    by  • March 11, 2019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中共自从2008奥运会之后向国际社会开展其“大外宣”工作,至今已经十年。所谓“大外宣”,是“中国对外宣传大布局”的简称。开始时,国际社会对此并无太多认识,十年后的今天,大家终于看出“大外宣”对其社会带来的潜在危机,从而开始自觉地抵制它。在此时此刻问世的何清涟女士的新著《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以下简称《大外宣》)就显得十分及时。

    对中共宣传工作的组织结构、体制、政策、手段等各方面,何清涟女士堪称是最权威的专家。她在2008年出版的《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一直成为研究中共宣传工作的学者不可或缺的经典参考书,迄今尚未有能出其右者。十年之后,她再接再...

    Read more →

    张锦华:警惕中共的锐实力——红色大外宣

    by  • March 8, 2019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张锦华  国立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

    海内外知名的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女士一向十分关注中国的新闻言论控制,她在2006年出版的《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至今为止,几乎仍是系统地分析中共控制媒体的唯一专著。2019年初,何女士继续再接再厉出版本书《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补上了中共对国际社会输出言论和媒体控制的各项事实和数据分析,并说明近两年来国际社会如何觉醒和反击。同时拥有历史和经济学专长的何女士,也曾是一名优秀的记者,著作一向严谨、分析犀利、数据资料确实丰富,更坚守自由与人权的核心价值。相信本书的问世同样将是学界了解中共外宣的必读之作。Read more →

    前言:“大外宣”是中国推行全球战略的文化工具

    by  • March 8, 2019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自从中国2009年决定投入450亿元人民币巨资在全球推广“大外宣计划”,藉此与西方媒体“争夺话语权”以来,有关中国大外宣的新闻不断出现。其中比较引人注目的有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北美总分社进驻纽约时报广场,与路透社、纽约时报、新闻集团等世界著名新闻机构为邻,中国《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People’s Daily Online)在纽约曼哈顿区帝国大厦30层租用办公场所等。如果说这些消息还只是让媒体同行吃惊,那么当中国投入巨资在号称“世界广告业的入口处”——时报广场租下一块高约19米,宽约12米的巨型户外液晶显示屏,在那里日夜播放北京精心制作的《中国国家形象片...

    Read more →

    社交媒体的效用:表达的快意与偏执的强化

    by  • January 18, 2019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从奥巴马在2012年大选期间借助Twitter、Fackbook赢得大选之后,此后美国、英国的选举战争,社交媒体的作用越来越突显,舆论争夺战的阵地不断从传统媒体挪向社交媒体。最近英国的纪实影片《脱欧:无理之战》(Brexit: The Uncivil War),也真实地反应了在这场公投中,社交媒体的巨大力量。

    社交媒体效用的复杂性进一步凸显,人们在享受社交媒体带来的表达的快意、迅速成名之外,也发现它极易唤醒人的偏执,导致这种偏执更甚。

    社交媒体的巨大政治作用

    社交媒体出现之后,曾充当第四权力的传统媒体业很快失去了它的辉煌。人...

    Read more →

    一份未能出版的大外宣研究报告

    by  • March 20, 2018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日,中国两会新闻发布会上蓝衣女记者对“红衣女记者”张慧君翻白眼事件,翻出红衣女就职的全美电视台——American Multimedia Television USA (AMTV),是华人秦嘉豪(Yong Qin,Jason Quin)投资创办的外宣媒体,于是带出中共大外宣这个政治话题。我不由得想起自己2012年完成的一份《中国大外宣》研究报告,以及这份报告被雪藏的原因,总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

    中国大外宣媒体早就进驻美国时代广场

    中国官方于2009年决定投入450亿元人民币巨资在全球推广“大外宣计划”,藉此与西方媒体“争夺话语权”。当时...

    Read more →

    世界精英的共同烦恼:对付社交媒体

    by  • March 19, 2017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3月18日,俄罗斯议会杜马下令调查美国之音、CNN和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的俄语广播是否遵守俄罗斯法律。与此同时,欧盟多国今年正逢大选,德、法多国正在出台法规控制社交媒体的““虚假新闻”(FakeNews)。现实既滑稽又无情:各国建制派精英虽然权力来源不同,但批评言论引起的烦恼却很相似。

    中俄两国的目标是滴水不漏

    中俄两国的共产专制基因一直存在,中国的权力来源是通过枪杆子夺取之后再通过制订宪法自赋,俄罗斯形式上有民选与议会,但骨子里仍是专制色彩极强的精英统治。专制强权的政治逻辑决定了两国虽然不能再垄断“真理”,但仍然孜孜不倦地谋求垄断舆论...

    Read more →

    世界媒体艰难转型,中国更显雨狂风骤

    by  • January 3, 2017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2016年,中国媒体的生存状态有如雪上加霜,除了与全世界媒体同样承受市场下滑、广告收入减少、裁员等衰势之外,还多了一重政治整肃。因此,决定中国媒体生死的不仅只是互联网时代必经的纸媒市场萎缩,更多的是政治因素。

    中国媒体命运的国际大背景

    对中国媒体命运,必须放置于世界背景之下,否则很难反映其生存艰难背后的复杂因素。

    美国的电影业仿佛预感到传统媒体已进入“夕阳产业”行列,2016年年初将影业的最高荣光奥斯卡奖授给了影片《聚焦》(Spotlight),这部无论是制作还是演员阵容都不起眼的影片,却挫败了被业界一致看好的《荒野猎人》和...

    Read more →

    世界共同的焦虑:受众对媒体的信任弱化

    by  • July 29, 2016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专制极权国家的民众不信任媒体,是因为媒体受政府严厉控制。西方国家的媒体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却因其价值立场的倾向性与选择性报道,其公信力正在迅速降低,不少受众选择社交媒体作为信息源。

    控制媒体的国家能否要求他国媒体价值中立?

    几天前,一位推友@CHNconscience 问我:“有些人虽然也反对中国现体制,但对美国之音等海外媒体‘片面’播放/登载反对中国现体制的节目/文章,而较少让司马南、孔庆东这类人物发声。本人认为这体现美国之音等媒体的价值观,无可厚非,不能视为是‘片面’报道。何老师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当即回答:“我认为美...

    Read more →

    陈葵女士的到来与中文Twitter的命运

    by  • April 17, 2016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自北京时间4月16日开始,Twitter中文圈为一位名叫陈葵的女士沸腾,并且迅速产生了一封白宫请愿信,反对她任Twitter大中华地区CEO。

    陈葵女士并不简单的政治背景

    4月16日,BBC在《推特任命首位大中华区掌门人》中对陈葵做了介绍:个人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上的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陈的工作地点为香港。在担任推特这一职位前,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陈葵一直在中国大陆任职。她曾是微软(Microsoft)和思科(Cisco)驻北京或上海的高管。她还曾于1999年-2005年在北京为一家名为“Jinchen”的合资公司...

    Read more →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by  • February 21, 2016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按照共产国家的意识形态宣传规律,逢其反复表示要坚持或加强某方面教育宣传之时,往往就是其面临危机之日。鉴于最近中国教育部发文,敦促教育者“在教育的每个阶段和方面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将其融入到课本、学生评价、博物馆参观和互联网中”,再联想到中共管控媒体力度日益加强,资金人力投入日渐增多情况下发生的种种现象,只能说,中国已进入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状态。

    传播失灵现象的主要表现

    所谓传播失灵,是指特定社会系统下由于结构性的功能缺失所引起的资讯短缺、信息传递失真或扭曲现象。传播失灵的表现有如下几种:

    一,当局希望国民相信的历史、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