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媒观察

    香港政治禁书:中国出版管控之果

    by  • January 10, 2016 •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最近,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位书商的失踪,成为香港与国际社会关心的大事件。他们“失踪”的时间、地点、方式都不同,但让他们“失踪”的力量都指向一个共同的角色:中国大陆的“神秘部门”。外界的关注焦点是:这五位书商究竟出了什么犯忌的书,使中国当局将他们“逐个捉”?据知晓内情人士透露,原来是出了一本《习近平的情人们》。

    政治禁书为何在香港发展成一个产业?

    香港人对这类书的定义非常精准:政治八卦,是政治禁书中的一个主打品种。

    从90年代开始,政治禁书大行其道。此前,香港《争鸣》杂志独领政治八卦之风骚。所谓“政治八卦”,指杂志文章所载消息与政...

    Read more →

    中共洗脑教育的遗祸 ——从《洗脑的历史》作者入狱谈起

    by  • December 13, 2015 •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最近,撰写《洗脑的历史》一书的作者傅志彬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参与该书出版的其他三人分别被判6个月至1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这本《洗脑的历史》涉及人类社会几千年,从基督教、伊斯兰教直到法西斯与共产主义的红色洗脑,并非针对中国而写。但中国政府显然对此书名特别感冒,因为此时此刻的中共政府,还在乐此不疲地对全体国人尤其是青少年加强宣传教育。“宣传教育”,在中国就是“洗脑术”的官方说法。

    洗脑术中必不可少的惩罚

    极权政治的洗脑从来就包含软硬两大块。软工程主要内容有二:一是通过国家教育系统灌输的意识形态;...

    Read more →

    裁撤记者站:迟到的新闻腐败整治

    by  • May 27, 2015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5月20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报刊司在一次会议上透露,在近期的专项治理工作中,撤并了中央新闻单位驻地方机构1141个,清退违规人员1435名。只要对中国新闻体制有所了解,就明白这只是对中国媒体“新闻寻租”的一次迟到的清理。清理对象选定央媒驻各地记者站,乃因它们是“事业编制、企业经营”这一媒体体制的腐败集大成者。

    中国的新闻寻租

    中国的新闻寻租现象,已经成了中国新闻媒体业之癌。这种新闻寻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利用媒体播报权,通过正面报道赢得报道对象的好感(业内将这类稿件称之为“有偿新闻”),拉到赞助费或广告费,媒体与报社分成,媒体得到大...

    Read more →

    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by  • November 29, 2014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FT发表一则对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采访,不经意之间揭示了一件颇具中国特色的事情,即中国高官们每天指定专人搜集“全世界的资讯”(墙外信息)。这种“自个找食”的信息需求满足方式,既说明原有的“信息特供”(秘密文件制度)在互联网时代已经过时,又突显中共的信息管制荒唐可笑。

    *“翻墙”:中国社会各阶层的需要*

    《韩正访谈录》内容丰富,韩正每天要阅读属下为他搜集的“全世界的资讯”这一信息,几乎被其它重大信息所湮没。原话是:

    “记者:我不会问你‘潜水’的账号。你每天花很多时间查各种各样的资讯?是不是意味着,有时候,你也‘翻墙’?Read more →

    习氏思想控制:去知识化与反常识——从《辽宁日报》公开信谈起

    by  • November 25, 2014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11月14日,《辽宁日报》发表《致高校老师一封公开信:老师 请不要这样讲中国》,为中国媒体毫无底线地媚权留下了一个经典样本。

    辽报公开信将自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据辽报自述,10月21日,辽报微信以《大学课堂上的中国应该是什么样的》为题,在后台共收到300多条留言,许多留言反映,在大学课堂上说中国坏话、骂这个社会成为时尚,逢课必讲“瞧瞧人家国外”成为普遍现象。辽报为此感到“坐立不安”,派记者奔赴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沈阳等地20多所高校,花半个月时间听了近百堂专业课,证实了“‘呲必中国’的现象一定程度存在,有的还很过分,必须引起教育界的警...

    Read more →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by  • October 17, 2014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近十天以来埋头分析经济数据,未曾关心北京召开了“2014版延安文艺座谈会”这等大事。16日上了凤凰网,看了《环球今日评:习大大见周小平,有人心里打翻了五味瓶》,才知道中国文坛发生了惹来文坛群英嫉妒的大事。

    *周小平:具有戈培尔潜质的好苗子*

    读过《环球今日评》之后,方才知道在此次座谈会上刚上演一场“五毛成了白衣卿相”,并得到“面圣”这等光宗耀祖惊天荣宠。按照“周小平同志”自述,其身份是“互联网资深分析师”、“网权力+文化冷战九大绝招概念提出者”,代表作品有《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你的中国你的党》,《美国对华文化冷战的九大绝招》等。看标题...

    Read more →

    海外华文媒体缘何心向北京?

    by  • October 16, 2014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北京反香港占中运动的一大手笔,是通过142家海外中文媒体齐声谴责占中,表达了“海外华人的心愿”。本文准备分析这142家海外华文媒体为何能在极短时间内采取集体行动,及时配合北京的反占中宣传。

    海外华文媒体:中共“海外统战三宝”之一

    中国官方一直认为,“世界上话语权的分配很不平衡,80%的信息被西方媒体垄断”。自从中国政府通过改革开放积聚了财力之后,就开始通过资助或者直接出资创办貌似独立的华文媒体、华文学校,鼓励成立各种华人社团,将这三者合称为中国政府“海外统战三宝”。扶持海外华文媒体,塑造中国政府的好形象,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共海...

    Read more →

    中国“新闻寻租”现象的忧思

    by  • September 18, 2014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4 Comments

    最近,中国21世纪网主编和相关管理、采编人员及涉案公关公司因涉嫌敲诈被抓,案由是“向百余家IPO企业收取保护费数亿元”。海外少数媒体将此视为当局强化新闻管控制、打击媒体从业人员。但实际情况所展示出来的问题远比这个侧面复杂。

    新闻寻租:当局与媒体业共守之密

    问题的真相应该是:一、21世纪网利用企业的污点进行新闻寻租,即抓住企业经营过程或者产品的“污点”,要求企业花钱登广告或者赞助这一事实确实存在。企业就范的原因也很简单:媒体上的负面报道对消费者与市场影响极大,选择花钱消灾远比不花钱带来的后果要划算。二、当局对媒体业利用企业污点寻租的现状一清二楚,如同对官僚群的腐...

    Read more →

    澎湃能拔着自己的头发升天?

    by  • September 1, 2014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时下有两家媒体因其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而备受质疑,一家是国内的澎湃新闻,质疑集中在其是不是“市场化的党媒”,另一家是德国之声,目前正因其在中国报道的价值取向上备受批评,与五年前“张丹红事件”一样,批评的主力是德国自家媒体。两家媒体属性不同,所在国别不同,但却有面临同一事情,即它们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后者对中国政府的态度,至少可以帮助人们理解澎湃的真实处境。

    澎湃有不成为“市场化喉舌媒体”的可能吗?

    澎湃的优点,通过自身展示与媒体同行揄扬,外界都已经看到,内容丰富,可读性强,原创首发文章多,“在时政内容方面,澎湃的专注与流量,确实可圈可点”。Read more →

    中国媒体腐败的根源何在? ——以央视为例

    by  • August 8, 2014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随着北京反腐力度加大,中国官媒重镇CCTV前后有9位人物因“涉嫌腐败”被“带走”,身份包括总监、副总监、制片人、主持人、编导,其中有几名女性。剖析央视腐败产生的根源,有助于了解中国媒体业现状。

    *CCTV为何成了媒体寻租的翘楚?*

    中国媒体拥有的寻租空间,归根结底是中国现存政治制度所赋予的。人类社会有四种权力,即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含宗教),但四种权力的地位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下各不相同。在西方社会,上述四大权力除军事从属于政治之外,经济权力、文化权力各有其独立性。但在中国,后三者均受控于政治权力,成为依附于政权这张“皮”上的“毛”。

    央视的特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