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媒观察

    新闻自由难期,言论管制日苛 ——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写给中国

    by  • May 1, 2014 •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5月3日为联合国设定的世界新闻自由日,2014年的主题是“媒体自由促进更美好的未来”,包含四点:庆祝新闻自由的基本原则;在全球范围探讨新闻的自由度;捍卫媒体的独立性;对在工作中献出了生命的记者们表示敬意。

    这四个主题,每个都与中国相关,中国政府以自身管控媒体与互联网的所作所为,证明新闻自由的阳光还未照耀到这块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土。

    中国仍是“新闻自由之敌”

    每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都在提醒世界再度注意中国这个世界大国与现代政治文明之间的遥远距离。

    第一,新闻自由的基本原则仍然被中国政府时时践踏。至今,中国仍然存在宣传部这个以践踏新闻自...

    Read more →

    2013年:新闻自由离中国更遥远

    by  • January 17, 2014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3年,北京打压媒体数管齐下:一是“靖内”,抓捕、惩罚、规训,甚至对记者采用污名化方式摧毁媒体业信誉,意在加强对本国媒体业者的思想控制;二是“攘外”,以拒绝续发签证的方式,让外媒加强自律以换来在中国立足的机会。以下五方面充分展现了媒体受到强力控制的基本脉络。

    一、“证词事件”与《南方周末》声誉之殒

     

    《南方周末》之殒,是声誉之殒,非报纸实体之殒。这殒落并非源自《南方周末》在2013年初那场抗争中表现欠佳,也不是因为2014年的新年献词成为嗫嚅式自述,而是缘于南方报业集团向警方提供了一份对声援者郭飞雄等人的不利...

    Read more →

    中国媒体业的严冬

    by  • December 27, 2013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与新闻自由有关,比如中国仍然是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之一,外媒记者为签证与北京反复交涉等等。但因新闻管制与舆论控制是中国政府的日常业务,中国的媒体业者面临的烦恼,远比外媒记者的签证烦恼更大。

    *洗脑工具被再洗脑*

    最近这三个月以来,北京打压媒体堪称双管齐下:一是攘内,抓捕、惩罚与规训等方式全用,目的是加强对本国媒体业者的思想控制;二是靖外,以拒绝续发签证的方式,让外媒加强自律以求在中国立足的机会。

    在“攘内”的各项举措中,规训媒体人使之成为更合格的洗脑工具,是中宣部视为一项带有根本性的“建设性”措施。法广12...

    Read more →

    “陈永洲事件”揭开的三重黑暗

    by  • October 29, 2013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10.29.2013

    陈永洲事件发生后,评论虽多,但出于各种原因,很少有文章愿意触及一个问题:陈永洲事件揭开了中国政界、企业界与媒体业相互为用的三重黑幕,整个事件就是“大黑吃小黑”的时代剧。

    *《新快报》陈永洲事件的前世今生*

    陈永洲事件刚出,在《新快报》(10月23日)刊登了那篇“穷骨头还是有两根”并要求放人之文、陈还未在央视“被亮相”之时,推特上就有人问我对此事的看法。我当时已猜到此事应该与三一重工及中联的利益纠纷相关,让他们去看一篇“同城记:三一重工VS中联重科”。

    我曾因“梁稳根现象”认真追踪这两家企业...

    Read more →

    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北京对海外华文媒体的控制

    by  • April 15, 2013 •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一、概述:华文媒体的生态变化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世界各国华文媒体进入政治上的重新定位及量的扩张时期。这种变化,既与华人移民数量及原居地构成变化有关,也与中国的经济实力增长及国际地位变化有关。更重要的是,北京当局此时已经意识到将华文媒体作为政治工具的重要性,通过它可以控制海外华人并通过华人社团影响其所在国政治,可以很好地“维护中国形象”。中国的外宣负责人经常引用一个调查数据说明这一重要性:在美国少数民族中,1/4的人依赖本民族语言媒体获取信息并表达自己的意见。这类媒体的价值观、影响力超过所住国媒体的影响。西方许多媒体将这类媒体称之...

    Read more →

    “南周事件”是对北京的“政治探底”

    by  • January 7, 2013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习近平接任总书记之后,不断发表各种公开讲话,强调维持现行政治体制。但亟盼中共改革的朝野人士实在不甘心,忍不住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政治探底。1月3日开始的“南周事件”,是继前一向《改革共识倡议书》之后的新一轮政治探底。

    当局在“南周事件”发生后沉默了两天,然后习惯性地利用周末国际媒体休假之时采取行动,用《南方周末》的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将新年献词修改说成是南周内部人所为。从北京时间6日晚21时20分至7日凌晨这段时间,《南方周末》媒体人利用微博这一自媒体打了一场攻防战,将“南周事件”尽可能地变成了一次公共事件。

    这次事件有两大看点:

    第一大看点:“南周事...

    Read more →

    “南周事件”折射的社会分裂

    by  • January 6, 2013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发韧于1月3日的“南周事件”跌宕起伏。6日,南方周末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系该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特刊封面导言系报社一负责人草拟,网上有关传言不实。“

    此语刚落,南周采编人员通过微博“@南周编辑部2013”发表声明,称“南方周末官微失守!所做声明不能代表南方周末采编人员态度,为有关当局施压南方周末管理层的结果。南方周末采编人员将与此不实声明抗争到底!”

    南周员工宣布罢工,据说这是继2005年12月底“新京报事件”之后发生的又一起新闻界罢工事件。

    支持的道义基础

    从1月3日南周编辑、南周前编辑...

    Read more →

    从《南周事件》看中国的集体行动逻辑

    by  • December 28, 2012 • 中国观察,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1月10日,从种种迹象来看,《南方周末》事件已近尾声。虽然《新京报》与《南方周末》都以曲笔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但都属于“光荣撤退”之举,事件无疑已进入收官阶段。

    这一公共事件在胜负上本来就无任何悬念,无论结局如何,都不影响其作为一个大事件的地位,它的价值在于:借助此事件,可以理清中国的集体行动之逻辑。

    一、“南周事件”填补了社会抗争的空白:为新闻自由而抗争

    近20年来,媒体人个别的抗争从来没有断过。这些抗争有各种表现形式,比如尽可能地报道真相,或者以各种方式阐述与当局完全不同的政治理念。但某家媒体的编采人员以集体名义抗争,“南周事件”确实是继198...

    Read more →

    从“朋友、楷模”到“敌人”

    by  • May 17, 2012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半岛电视台之中国命运考

    最近,半岛电视台(以下简称“半岛”)英文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an),被中国当局撤销记者证,不得不离开中国。更让国际媒体吃惊的是,中国有关部门不允许半岛电视台派遣新记者顶替其位置。于是半岛电视台只得宣布,将“不得不”关闭其北京分社。驻华外国记者俱乐部认为,这是中共政府近年来限制外国记者的“最极端实例”。《纽约时报》评论称,这是14年来首次发生这样的事,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与驻华外国记者关系紧张化的“最明显标志”。

    许多媒体只会从陈嘉韵本人的报道中寻找得罪中国政府的原因。其实只要梳理一下半岛电视台与北京的关系,就会发现,二者之间...

    Read more →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by  • April 11, 2012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由于信息不透明,薄熙来事件让各国媒体被迫玩开了“竞猜游戏”。新华社4月10日发布的消息让“竞猜游戏”告一段落。在3月中旬官方为薄氏预留的三条罪名当中,只没用上温家宝在3月14日记者招待会上预留的“路线斗争”一条,薄督本人现在的问题是“严重违纪”,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调查。其妻子“薄谷开来”(新华社的用语)和张晓军涉嫌英国人尼尔•伍德案件,以故意杀人犯罪之名移送司法机关。

    按党内老人流传的说法,邓小平鉴于毛时代政治斗争太过残酷之痛,定下“政治斗争不搞肉体消灭,不波及子女家属”的底线,无论是胡耀邦与赵紫阳,都得终天年,子女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