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媒观察

    从微博之殇看中国言论自由的拉锯战

    by  • January 27, 2012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这篇文章是为辛卯年岁末(2012年1月中旬)中国几大门户网站实行微博实名制并整肃微博的行动而写。一是为了纪念那些借微博苦心耕耘、播洒自由民主理念种子而“牺牲”的微博博主,二是为了让人们记住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这个有点黑暗的旧历年末——在此,我只敢使用“有点黑暗”一词来形容,一是因为2009年新疆自“七五事件”之后,曾被全面断网十个月。二是因为今后肯定还会发生比关闭微博更黑暗的事情。现实生活中的暗无天日一定会与互联网上的不见天日同步发生。

    北京:微博是把双刃剑

    早在推特、脸书等网络社交工具在苏丹大选中发生作用之时,北京当局就已经预知微博这类社交平台的危害性。在20...

    Read more →

    《环球时报》又错了

    by  • January 9, 2012 • 传媒观察 • 11 Comments

    今年才过去几天,中国在内政“外交”方面已经奇招迭出。胡锦涛在《求是》杂志 今年第一期上的讲话,有如吹响了中西“文化战”的号角,防止西方文化价值观渗透、加强思想控制成了中国内政的重点。 “外交”方面,一举扭转以往被美国等敦促实行民主的被动态势,由外宣刊物的主力《环球时报》发文“应督促美国改革开放”,作者刘志勤,身份是瑞士银行驻北京代表。

    该文有许多逞口舌之能之处,比如“根据美国在2011年的表现,人们对奥巴马强调的3A级国家 定义有了新解读:美国是个Arrogance(自傲)、Aggressive(自狂)、self-Appreciation(自恋)的“3A”国家,,但这不是重...

    Read more →

    没有社会痛感神经的中国喉舌媒体

    by  • January 3, 2012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2011年12月末,《人民日报》照例评出年度十大新闻。不幸的是,今年我在《人民日报》选取的十大新闻里,发现这最高级别喉舌的社会痛感神经已经完全失灵,这张报纸已经快变成了北京给自己粉刷脸面的胭脂粉饼了。

    且请读者耐心看我罗列一下人民日报评选出来的国内十大新闻。按其重要性,依次为:1、“国八条”加大楼市调控;2、中央举办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4、“十二五”规划纲要通过;5、中央部门首次公开“三公”经费;6、庆祝中共成立90周年大会隆重举行;7、国务院查处“7•23”甬温线动车事故;8、十七届六中全会部署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

    Read more →

    中国媒体报道“占领运动”为何先热后冷?

    by  • October 17, 2011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如果注意阅读中国媒体消息,就会发现以10月15日为界,中国媒体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报道热情骤减,如果说此前各门户网站都有专题推出,并放在非常显要的位置,那么声势浩大的全球“占领运动”可说几乎不被媒体“关注”。

    我于美东时间10月16日上午9时上网搜索,发现国内大小网站相关报道只有一条,“抗议示威蔓延至71国 英国民众包围伦敦证交所”,新浪(北京)网将此消息登在很不起眼的位置上,但新浪(北美)网的头条却是“占领华尔街运动升级蔓延至伦敦东京”;其时腾讯网首页见不到相关消息,网易的头条是“中泰双方对遇难船员尸检并勘查”,首页上未见这类消息。我在推特上向众推友咨询,据一推友告知,...

    Read more →

    Global Times 与《环球时报》的阴阳脸

    by  • August 20, 2011 • 传媒观察 • 22 Comments

    本文标题所谈的不是两家报纸,而是一家,并且是被北京赋予“对外塑造国家形象、争夺话语权”的重大外宣使命,对内弘扬“全世界都嫉妒我们好”的媒体重镇。我之所以要专为这张报纸写篇文章,乃是因为最近该报再度发生了被国内媒体同行称为“报格分裂”的事情:2011年8月9日,在Global Times上出现的Exclusive:Ai Weiwei breaks his silence (作者Liang Chen),就未曾出现在《环球时报》上。

    也就是说,承担外宣使命的Global Times需要通过对艾未未的采访,向世界释放一些符合中国政府需要的信息,表明艾未未现在已经可以“自由发言”了,...

    Read more →

    微博之功:将被掩藏的真相透明化

    by  • July 29, 2011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如果要想完整地了解中国的7•23甬温铁路动车追尾事件,恐怕最全面的的见证者不是平面媒体,而是在中国方兴未艾的微博。我相信,正是微博特殊的信息发散功能,使一切变得更透明化,也使中国政府的社会管理方式极其尴尬地显现出它的不透明性。

    脱胎于Twitter的微博早被中国网友创造性地将其从社交工具转变成媒体平台。号称“世界上最勤奋”的中国网友利用其特点,充分发挥了同类聚合的功能,无论是功能的多样性还是对信息的容纳量,早已经超过了它的模仿对象Twitter。7•23事件的整个过程,正在被微博通过各种信息碎片慢慢连缀成一幅巨大的拼图。

    微博在还原真实的死亡人数方面起了很大的...

    Read more →

    虚假信息背后的真实民意

    by  • May 9, 2011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互联网时代,人们才算是进入了“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麻烦就是如何辨识信息的真假?

    以5月6日一条被新浪网转载的消息为例,这条标题为“习近平提重大议案:取消毛泽东思想”的消息,其实于近半个月以前已经在一些博客与网站上流传,主要内容是“据消息人士称,去年12月28日,习近平和吴邦国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议案并获政治局通过”,并言之凿凿地称,该决议“编号(179) 号,又称(170179)号”。

    曾有好几起人就此问过我,希望我判明真假。

    最开始是十多天前一熟人来电讲此事,我说是假的,他问我有何根据?哪有造谣这么具体的,连文...

    Read more →

    从批判文化的堕落看政党兴衰

    by  • April 19, 2011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由《环球时报》与香港中资媒体《文汇报》担纲发起的批艾风潮让人感到不安。这种不安是由这些批判文章彰显的“软实力”水准引发。读者不知自诩“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究竟要将中国文化蹂躏作践到什么地步方才罢休?也不知这种政治文化的堕落底线在哪里?毕竟,中国十几亿人还不得不接受这个政党的统治,这种堕落实在没让中国人长脸。
    我分明从这些批判语言中感受到了中共批判文化的堕落。

    自90年代开始,中共鉴于知识分子被批判曾出现“越批越香”的现象,对于所有触犯意识形态底线的知识分子一律不再公开批判,只是封杀冷冻,不许各报刊再发表这类知识分子的文章,理由是“防止猎名”(传达的文件上原...

    Read more →

    晾晾多家港媒老板的政治面目

    by  • April 14, 2011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自艾未未陷狱之后,中国党媒已多次批判,由于担心国内人联想,没有将艾未未那张著名的“草泥马裆中央”放在媒体上公开批判。香港《文汇报》与《大公报》从北京党媒那里接过革命大批判的接力棒,开足火力,以表示艾未未已经引起了“海外华文传媒”的愤怒。《大公报》更是偷天换日,将“草泥马裆中央”改成“草泥马祖国”,以此挑引读者对艾未未的愤怒,称“艾未未所谓的艺术作品以羞辱中国方式迎合西方,……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

    看来有必要让中国大陆的读者了解一下党的阳光遍洒世界各地华文传媒的事实,先来谈谈香港媒体红色渗透的实际状况。

    目前在香港,亲中媒体分为两类,一类是直接拥有中资背景...

    Read more →

    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by  • February 17, 2011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近两天,最让人吃惊的新闻莫过于美国之音中文部的广播电视节目可能将被裁撤的消息。考虑到这一行动正好发生于中国为争夺国际话语权而花费巨款推行“大外宣计划”之时,我觉得有必要谈谈自己在中国人权(纽约)做的一项研究课题中的一部分,以让人们了解今天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中国官方一直认为,“世界上话语权的分配很不平衡,80%的信息被西方媒体垄断”。自从中国政府改革开放积聚了财力之后,就开始通过资助或者直接出资创办貌似独立的华文媒体、华文学校,并鼓励开办各种华人社团,作为统战工作的主要工具,并将这三者合称为中国政府的“三宝”。从三年前大张旗鼓地全力推行“大外宣计划”。这一计划分为中、...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