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媒观察

    一个值得注意的政治信号

    by  • January 14, 2011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前些时听国内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朋友提到,《南方周末》及《南方都市报》的终审权已收归广东省委宣传部。两家报纸获得如此“殊荣”,可谓是中国自改革以来从未有过的严管之举。当时心里还希冀这只是某段时期的临时举措,但紧接着是各类严管媒体的消息接踵而来。

    一条是1月9日《亚洲周刊》报道:中宣部已直接派员进驻中央大报,一些有影响力的地方媒体如南方系列等,也将从各媒体内部发展两名阅评员,直接参与稿件终审。这种变事后纠察为事前审查的新闻阅评制度犹如“勒住中国媒体咽喉的钢丝”,让媒体不能越雷池一步。禁令还要求在十八大召开以前严格限制时政民生报道版面,各大网站也一律不许上敏感社会新闻,一旦违规将严...

    Read more →

    言论出版自由:无法绕过的政治开放起跑点

    by  • November 9, 2010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人在热切期盼政治体制改革尽快来临,但却被卡在言论出版自由这一政治开放的起跑点上了。 10月11日中共党内老干部李锐、胡绩伟、李普、江平等23人发表“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要求中共执行宪法第35条,取消审批制,改行追惩制,兑现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信中痛陈香港的言论自由远不如回归前的殖民地时期,提出八项具体要求,包括取消媒体的主管单位、给记者以自由采访的权利、取消对互联网的控制、党史无禁区、转变宣传部门职能等等。 这封信通过互联网广为传播。对这类公开信,中国政府以前采取默杀的方式对待之,这一次却不同,而是在最高党报《人民日报》与最高党刊《求是》杂志上高调地不点名反驳――不点名的原因当然是不希望为23位老干部做“广告”。

    Read more →

    在中国说真话难的另类版本

    by  • October 12, 2010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清远日报》总编潘伟在2010年新年贺词中写下了自己的工作体验,比如“不惹麻烦的报纸才是最好的报纸”,“广告客户认为,有传播效应的报纸就是好的报纸。因此,广告多的报纸就是好的报纸”。此言论经过网络广为传播之后,这位奉行“不惹麻烦”原则的报纸总编立即让自己陷入了“麻烦”,各种斥责声充满网络。其中的主流意见当然是认为报纸“是喉舌,是窗口,理应坚持职业操守,方才符合报纸所承载的历史和时代责任感”,……如此云云,不一而足。

    一般网民的议论我就不谈了,此处只谈媒体人对这段话的反应。一些媒体人表态,一类是称“大部分传媒人都不会这么想吧”,“作为一个总编辑这样说话,只能说,他端起了...

    Read more →

    中国外宣产品皇冠上的“明珠”:人权白皮书

    by  • October 7, 2010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何谓“宣传”?希特勒对“宣传”功能曾有一段“经典”解说:“宣传的任务不在于正确与错误。我们不能客观地提供对我们不利的事实,而要把只有利于我们的事实反复强调,不遗余力地宣传。”

    最近中国政府发布的《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这份白皮书,与其自1991年开始发布的中国人权白皮书属于同系列产品,正好具有上述宣传定义所具有的特点。只不过由于其功能与对内宣传不同,属于对外宣传品。由于宣传的名声不佳,近两年中国政府努力为其外宣产品改换包装,称之为“国际公关”或“软实力”。我将这些人权白皮书称之为“中国外宣产品皇冠上的‘明珠’”,在于它们是精心炮制、且具有希特勒解说的宣传之特质,远比...

    Read more →

    揭开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by  • November 9, 2009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从今年1、2月间开始,关于“大外宣”的新闻不绝于缕。这条消息的最早报道者是1月13日香港的《南华早报》。该消息称,“中国中央政府准备耗资450亿元人民币,推动它的主要媒体机构向国际扩张,以改善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此后,这条消息“出口转内销”,2月3日由新华社旗下的《环球时报》以“中国全面启动国家公关,或耗资450亿元人民币”为题报道,并由新华网转载,此后又在《凤凰周刊》2009年第7期(总320期)上以封面文章出现,“外宣”这一“国家公关”顿时成为热门话题,其中人们最感兴趣的是这450亿资金的流向。华文媒体人多以为这些钱中有不少将用于购买海外华文媒体与网站,正在翘首以待。但这个话题刚掀...

    Read more →

    同床异梦的“世界媒体峰会”

    by  • October 8, 2009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10月8日至10日,中国政府又要好好过一把“世界主要领导成员”的瘾。因为这三天内,头号“党的喉舌”新华社与世界老牌媒体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俄塔社、共同社、新闻集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英国广播公 司、谷歌等共同发起的“世界媒体峰会”在北京召开。据新华社透露的消息,目前已有100多家境外媒体和40多家境内媒体注册参会。

    对于北京来说,这一会议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中国政府控制媒体恶名在外,中国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都是“党的喉舌”。在没有大事发生的日子里,报道经济新闻、市场动态、小事故、都市闾巷风情,这些“喉舌”也还算履行着媒体职能,但一遇到奥运会这类“举国动...

    Read more →

    新条例让外国记者获得了更多的采访自由?

    by  • October 23, 2008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2008年10月17日,中国国务院颁发了《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以下简称《采访条例》),并于即日起施行,与此同时,宣布1990年同名条例失效。于是有论者说,新《采访条例》让外国记者获得了“更大的采访自由”。

    由于中国政府近两年在大力强化国内管控并防堵“颜色革命”,我对“更大的采访自由”这一利好消息实在不敢相信,于是不辞繁琐,仔细参照对比了1990年与2008年两个版本的《采访条例》。以下是详细对比后得出的结论:

    1990年版共22条,2008年版共23条。内容变化主要是:首先,将原有的规定重新组合并细化,比如1990年版的第4条只有一句,即“外...

    Read more →

    中国媒体制造的陷阱

    by  • April 12, 2007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对于希望进军中国的外国媒体来说,有消息被中国媒体广为转载并引起读者讨论,定会感到高兴。德国之声介绍纪录片Losers and Winners的新闻“失败者和胜利者”(2006年11月13日),经新华社旗下的《环球时报》率先转载并通过新华网在中国广为流传,并引起诸多网客讨论。但德国之声如果看到这篇报道经过修改标题,删节关键内容之后,已变身为中国媒体借德国之声之口宣传中国工人艰苦奋斗精神的新闻,并引发部分网客民族骄傲感后,一定感觉错愕。

    德国之声这篇新闻标题与片名“失败者和胜利者”相同;而《环球时报 》则将标题改为“德国之声:中国工人的干劲让德国人震撼”,“妙剪回春”地将一篇比...

    Read more →

    中国记者面临的制度性羞辱

    by  • January 25, 2007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1月9日,《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聘用人员兰成长在大同市浑源县一无证煤矿采访时,被一群暴徒打成重伤,于次日不治身亡。而随着事件真相被陆续披露,新闻媒体的”创收”体制公开见光,媒体业的公信力再度遭受重创。

    也因媒体创收体制难见阳光,大同市政府使出充满中国式“政治智慧”的一招。兰成长殒命之日,地方当局发布了《大同市打击假刊假报假记者专项行动通告》,称“凡不持有新闻出版总署核发的《新闻记者证》,从事采访活动的人员均为假记者。假记者的新闻采访系非法活动,被采访对象有权拒绝”――这一招可谓高明”,除了将公众目光转移到新闻媒体自身的疮疤上之外,还让《中国贸易报》...

    Read more →

    新闻自由是实行宪政民主的先决条件

    by  • January 4, 2007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2007年,对于中国上亿网民当中那少部分尚对政治讨论保留一定热情的人来说,将是艰难时世的开始,因为在2006年10月至11月底,先是国家信息产业部宣布即将实行博客实名制,继之又由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胡启恒透露,中国将逐步试行网路实名制。

    而中国政府也因其近年来在网路技术控制方面的“杰出贡献”,被记者无国界“2006年新闻自由度指数报告”列为“互联网之敌”??这份报告一共列举了13个侵犯互联网新闻自由的国家,白俄罗斯、缅甸、中国、古巴、埃及、伊朗、北韩等均列于其上。而中国在这些国家中,因其先进的技术手段被列为对互联网进行检查最严密的国家,而且能够成功地“既将互联网作为一种压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