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文荐读

    僵而不死的百足之虫 ——评何清涟,程晓农《中国:溃而不崩》

    by  • December 9, 2017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余 杰

    我第一次知道何清涟这个名字,是在初中时读到“走向未来”丛书中署名何清涟的那本《人口,中国的悬剑》,八十年代,中国知识界惯有的表达方式是文学抒情,宏大叙事,激情有余,理性不足,直到今天很多人仍未走出当年的窠臼;然而,何清涟的书让我耳目一新,或许她是那个时代屈指可数的,受过严格的经济学训练的学者,她的文字简练冷静,叙述井井有条,每一个结论都以详尽的数据和确凿的事实来支撑,直到今天,这仍然是何清涟的著述不变的风格。

    “走向未来”丛书的作者,集中了八十年代中国最优秀的一批知识分子,代表了当时中国思想解放最前沿的思考。赶上八十年代短促的尾巴的我,大概算是这套丛书...

    Read more →

    从一个陷阱到另一个陷阱

    by  • November 9, 2017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张清溪

    台大经济系教授

    何清涟女士与程晓农先生的《中国:溃而不崩》,分析当前中国问题与前途,我有幸先睹为快。以前有个《Taiwan News财经文化周刊》,因为每期有何女士的文章,我为了最快能看到她的大作去订了这个杂志(现在换成刊在《看》杂志,我当然也去订了)。可见我是多么渴望能在他们的书出版前,「先睹」解渴。看是看得很痛快,不过,他们推论出一个差不多最悲惨的结局,就是书名:《中国 (将在未来10至到20年间) 溃而不崩》。

    说最悲惨,是对中国社会而言,因为已经腐蚀的中国环境、伦理道德、公平正义与政府诚信等社会根基,还要再「溃」烂十年,真不敢想像...

    Read more →

    何清涟悲哀慨叹中国是溃而不崩

    by  • November 8, 2017 • 好文荐读 • 1 Comment

    台湾八旗文化出版社总编兼社长  富察

    更早的不提,1980年代以后至今的四十年,预测中国的未来,一直是个严肃而现实的政治议题,但也一直是有趣的政治猜谜游戏和充满各种商业考量的利益推演。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往何处去』这个哲学命题,对个人或国家一样适用,但——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被如此强烈关注其去向,并引发全球规模的巨大讨论。

    就像《笑傲江湖》里的剑宗和气宗之不可调和,在英美世界,有所谓的“拥抱熊猫派”和“屠龙派”的对立。简单粗糙地说,就是亲中派和反中派。这两大派,此起彼伏地交错唱和着“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崩溃论”,固然这里面一定会有多多少少的...

    Read more →

    时代需要勇对挑战的中国研究者

    by  • November 5, 2017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吴国光

    二十年前,何清涟出版《中国的陷阱》一书,为当代华文对于现实中国的研究树起了一个里程碑。今天,何清涟、程晓农伉俪双剑合璧推出本书,作者与出版者都期许其作为《中国的陷阱》的续篇,二十年后再度系统、深入地呈现和分析中国的政治经济图景,对于厘清围绕中国复杂的现状而在认识上出现的种种模糊、迷惑和困扰,毫无疑义是非常有价值的。

    中国三十年来的发展,在挑战人们的认识和理解能力;这种挑战力度之大,以至于不断有人感叹,是不是人类过往认识社会政治经济现象的深厚思想积累,都有严重的问题,乃至不能解释,这样一种以践踏公民权利、当权者高度腐败、贫富分化趋于极端、生态环境代价奇高...

    Read more →

    从《中国的陷阱》到《中国:溃而不崩》

    by  • November 3, 2017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徐友渔

    不论是古代还是今天,不论对于内部生存者还是外部观察者,中国都是一个神秘之国,对这个社会提出切中肯綮的论断难上加难,敢于预言其未来和前途者往往铩羽而归。但是,论说中国又是一件具有极大诱惑力的事,各种人物都愿意对此一试,于是,我们读到在五四时期访问中国的西方哲人罗素的《中国问题》,中国政坛一代枭雄蒋中正的《中国之命运》,也读到文化大革命中无畏青年杨曦光的《中国向何处去?》

    进入21世纪之后不久,世界的目光越来越聚集于中国。一方面,中国迅速成为经济体量位居世界第二的巨人,令人艳慕与仰视,另一方面,它对人权的粗暴侵犯以及对人类政治文明准则公然的敌视与否定,令人...

    Read more →

    刘乃顺:中国现代化的陷阱和出口 —–著名经济社会学家何清涟先生访谈录

    by  • March 1, 2016 • 好文荐读 • 5 Comments

    早鸣的鸡一鸣惊人

    何清涟先生于2015年5月8日在温哥华的一场学术会议上说:“我预测中国股市在一个月之内大跌,而且会一蹶不振!”其时中国股市牛气冲天,一周之后果然大跌,一泻千里。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一名深圳媒体人在香港出版了一本书《中国的陷阱》,随后该书以《现代化的陷阱》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引起海内外轰动,一时洛阳纸贵。这个媒体人就是何清涟先生。

    何清涟祖籍湖南,1983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历史系获得学士学位,198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

    Read more →

    关于“自由派”温哥华“丑闻”的三个提问

    by  • May 14, 2015 • 好文荐读 • 2 Comments

    吴国光

    前几天在温哥华参加了当地华人社团组织的一个论坛,不料看到网上对此议论纷纷。说“自由派”为中共党国所“收买”、“招安”而帮忙“站台”者有之,斥会议讲者“在错误的地点说正确的话也是丑闻”者有之。我久不参与学术圈之外的活动,来加拿大十一年这是第二次出席本地华人的会议,真不大记得中国人有那种把一小杯水搅到海样深、尿样浑、把你按进去好像就能让你灭顶的本领了。自己懒惰,本来不想理睬这种东西,但似乎有人以为得计,茶杯中也居然风风浪浪地成了漩涡。老朽不敏,亦不惧,斗胆就此提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谁有权利定义自己、也定义别人是“自由派”?我对“自由派”这个说法,一向不...

    Read more →

    傅国涌:岳麓山下的火把——《常识的立场:《书屋》(1996—2001.6)文选》

    by  • November 16, 2014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在《方法》之后,1999年的春天,人们蓦然发现还有一本湖南的《书屋》可读,那时中文互联网尚在初起阶段,刊物仍是思想的主要载体,在我们的精神生活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其实,《书屋》的创刊号是在1995年8月出版的,当《方法》于1997年7月以崭新的面目出现时,《书屋》也在稳步的成长之中,并已渐露锋芒。这本湖南新闻出版社局主办的杂志,原先叫做《湖南新闻出版》,属于内刊,由内部的指导性刊物转为公开之后,以“屋不在大,有书则灵”为号召,在周实的手里逐渐磨砺成了一本思想文化刊物,到1998年已开始站在时代的前面。《方法》消失之后,它成为言论史上不可或缺的又一棒。2000年是《书屋》的巅峰时代,最...

    Read more →

    吴国光:多重的真相还原 ――何清涟著《雾锁中国》与中国媒体研究

    by  • December 18, 2013 • 好文荐读 • 8 Comments

    吴国光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中国研究与亚太关系讲座教授

     一、“超真实”的“真实世界”:大众媒体与中国研究

    大众媒体的功能,一般认为是报道事实,使大众了解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可是,世界上却有一种媒体,是以隐瞒事实为目的,旨在使大众不能真正了解世界上 在发生什么。或者,准确地说,它们是按照自己的需要,重新安排已经发生的事实,并报道这些事实,再塑一个“超真实”的“真实世界”。这个“超真实”的“真 实世界”,在细节上可以是十分逼真的,但在根本上却是被剪裁因而是被扭曲的。生活在这样一种信息世界的人们,认为自己了解一切,但事实上却在被蒙...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