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文荐读

    刘乃顺:中国现代化的陷阱和出口 —–著名经济社会学家何清涟先生访谈录

    by  • March 1, 2016 • 好文荐读 • 5 Comments

    早鸣的鸡一鸣惊人

    何清涟先生于2015年5月8日在温哥华的一场学术会议上说:“我预测中国股市在一个月之内大跌,而且会一蹶不振!”其时中国股市牛气冲天,一周之后果然大跌,一泻千里。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一名深圳媒体人在香港出版了一本书《中国的陷阱》,随后该书以《现代化的陷阱》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引起海内外轰动,一时洛阳纸贵。这个媒体人就是何清涟先生。

    何清涟祖籍湖南,1983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历史系获得学士学位,198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

    Read more →

    关于“自由派”温哥华“丑闻”的三个提问

    by  • May 14, 2015 • 好文荐读 • 2 Comments

    吴国光

    前几天在温哥华参加了当地华人社团组织的一个论坛,不料看到网上对此议论纷纷。说“自由派”为中共党国所“收买”、“招安”而帮忙“站台”者有之,斥会议讲者“在错误的地点说正确的话也是丑闻”者有之。我久不参与学术圈之外的活动,来加拿大十一年这是第二次出席本地华人的会议,真不大记得中国人有那种把一小杯水搅到海样深、尿样浑、把你按进去好像就能让你灭顶的本领了。自己懒惰,本来不想理睬这种东西,但似乎有人以为得计,茶杯中也居然风风浪浪地成了漩涡。老朽不敏,亦不惧,斗胆就此提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谁有权利定义自己、也定义别人是“自由派”?我对“自由派”这个说法,一向不...

    Read more →

    傅国涌:岳麓山下的火把——《常识的立场:《书屋》(1996—2001.6)文选》

    by  • November 16, 2014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在《方法》之后,1999年的春天,人们蓦然发现还有一本湖南的《书屋》可读,那时中文互联网尚在初起阶段,刊物仍是思想的主要载体,在我们的精神生活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其实,《书屋》的创刊号是在1995年8月出版的,当《方法》于1997年7月以崭新的面目出现时,《书屋》也在稳步的成长之中,并已渐露锋芒。这本湖南新闻出版社局主办的杂志,原先叫做《湖南新闻出版》,属于内刊,由内部的指导性刊物转为公开之后,以“屋不在大,有书则灵”为号召,在周实的手里逐渐磨砺成了一本思想文化刊物,到1998年已开始站在时代的前面。《方法》消失之后,它成为言论史上不可或缺的又一棒。2000年是《书屋》的巅峰时代,最...

    Read more →

    吴国光:多重的真相还原 ――何清涟著《雾锁中国》与中国媒体研究

    by  • December 18, 2013 • 好文荐读 • 8 Comments

    吴国光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中国研究与亚太关系讲座教授

     一、“超真实”的“真实世界”:大众媒体与中国研究

    大众媒体的功能,一般认为是报道事实,使大众了解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可是,世界上却有一种媒体,是以隐瞒事实为目的,旨在使大众不能真正了解世界上 在发生什么。或者,准确地说,它们是按照自己的需要,重新安排已经发生的事实,并报道这些事实,再塑一个“超真实”的“真实世界”。这个“超真实”的“真 实世界”,在细节上可以是十分逼真的,但在根本上却是被剪裁因而是被扭曲的。生活在这样一种信息世界的人们,认为自己了解一切,但事实上却在被蒙...

    Read more →

    荐读译文:“我”是一条单行道

    by  • September 9, 2013 • 好文荐读 • 1 Comment

    作者 Beate Lakotta, Katja Thimm
    译者:野罂粟 ‏@WilderMohn
    译自德国《明镜》周刊(2007年8月27日)
    罗特(Roth), 65岁,不莱梅大学大脑研究所和代尔门霍斯特市汉萨科学研究院(Hanse-Wissenschaftskolleg)主任
    27.08.2007
    Das Ich ist eine Einbahnstraße
    Von Lakotta, Beate und Thimm, Katja
    http://www.spiegel.de/spiegel/print...

    Read more →

    东欧的秘密警察是怎样形成的(下) —“在历史中公开质问自己的责任”

    by  • April 7, 2013 • 好文荐读 • 2 Comments

    作者:金雁

    2013-01-29

    导语:一个社会的价值观若是被告密文化所笼罩,就会激发人性恶的一面大行其道。制造恐惧的人本来是要使别人失去安全感,但令制造者始料未及的是,最后连他自己也生活在恐惧之中。不正常的社会在败坏着每个人的生活,统治者自己也概莫能外。

    如何在法律框架下对待历史遗留问题

    剧变前夕,罗马尼亚警察局、内务部和情报局档案资料被最高机关授意的便衣烧毁。这样既可以使过去罪恶的历史无据可查,又可以嫁祸上街示威的学生,给镇压制造借口。其他东欧国家也都存在大量销毁档案的现象。东德民众从剧变一开始,对保护档案就有一种自觉的意识。1...

    Read more →

    东欧的秘密警察是怎样形成的 (上) —国家机器上的“癌变”

    by  • April 7, 2013 • 好文荐读 • 3 Comments

    作者:金雁

    2013-01-21

    导语:斯大林常说,权力是没有灵魂的,没有情感的,它只会执行命令,国家机器上的齿轮只会根据指令转动,国家最需要的是没有自己头脑、只会执行命令的工具经典作家笔下的国家机器

    我想,在中国学过政治课的人都知道马克思关于国家学说的三段论:由于在旧体制下国家是统治阶级的机关,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无产阶级为了求得自身的解放,“任何一次人民革命的先决条件”都是为了打碎和摧毁旧的国家机器,使之无法镇压人民。列宁说,每次革命后我们都清楚地看到,“统治阶级是如何力图恢复替它服务的特殊武装队伍,而被剥削阶级又是如何力图建...

    Read more →

    杨逢时:我们到底要什么﹖ ——有关中国人争取自由的几点分享

    by  • April 5, 2013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最近拜读了一些有关有无“敌人”,“革命”与“非暴力”,“宽容”与“仇恨”等文章,在此也与朋友分享一些我的感受。

    (1)“机器”与“个人”

    我相信没人会幼稚到分不清是论断政府还是论断个人。任何个人可以原谅或爱任何个人,无论“好人”,“坏人”还是“敌 人”。那么对待一个杀人机器呢﹖对待一个残杀了无数人民的政党呢﹖对待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强大的,至今还在剥夺人民自由的共产党利益集团呢﹖(同理,我 相信没人会幼稚到把“党”和“党员”等同)。

    回顾近代历史,当人民还在被法西斯残杀的时候,当人民正在奋力抵抗法西斯的时候,会首先担忧法西斯的成员被人民“报 复”...

    Read more →

    杨逢时:爱心与铁拳

    by  • April 5, 2013 • 好文荐读 • 0 Comments

    2012年7月13日

    http://www.dadi360.com/blogpreview/blog392863.html

    我 想与大家分享一下今年暑期的阅读。如果你们还没有机会读到艾里克.格林坦斯写 的”爱心与铁拳”(Eric Greitens: The Heart and The Fist — The Education of a Humanitarian, the Making of a Navy Seal)﹐我极力推荐此书可作为今年暑期 阅读的一选﹐每一个人都值得去读此书。我被作者的勇气﹑人道主义与爱国情怀而 深深地感动。更使我欣慰的是﹐在如今这个被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