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ncategorized

    川习会,谁能“优雅地”影响白宫决策?

    by  • March 25, 2017 • Uncategorized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美国国务卿蒡勒森访问中国,会谈的主要议题包括朝核危机和习近平下个月访美之旅。由于蒂勒森在与习近平会面时,用中国套话表示“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中方将此宣传为这是“美方首次呼应‘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美国舆论认为国务卿先生让中国赢了一招。由于美国政治目前太多党争恩怨,对事情的评价往往因人而异,蒡勒森误用套话实在不算大事。回望从去年大选落幕以来的中美外交,细审川普政府在对华政策上的不断退却,背后的主导力量是美国的“拥抱熊猫派”(panda hugger)。

    中美外交关系中有支“第三力量”

    中美外...

    Read more →

    奥巴马留下了哪些“政治遗产”

    by  • February 27, 2017 •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何清涟

    写这篇文章之时,正值美国2016总统大选第三轮辩论刚结束。拂开丑闻泡沫,会发现这次大选的主题是:在美国的西方盟友看来,是全球主义对决美国主义,关系到美国不再承担现存国际秩序责任后怎么办的问题;对美国人而言,则是保持现状(继承奥巴马政治遗产)还是改变现状之争,关系到国家未来走什么道路的方向问题。因此,为了让台湾读者明白美国大选的焦点在哪,得弄清楚奥巴马的“政治遗产”究竟有些什么东西。

    奥巴马给美国社会留下的“政治遗产”

    川普在共和党代表大会上的发言对美国现状诸多批评,民主党认为该发言将美国描述得无比黑暗,因此针锋相对地提出,美国依然伟大。奥...

    Read more →

    ★メルケル独首相、こっそりと難民政策を転換★ 2017年2月11日

    by  • February 12, 2017 • Uncategorized,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政府はしばしば嘘で滅びる」 (トマス・カーライル)

     ある種の政治的な知恵は世界では「円熟」と呼ばれますが、ドイツのメルケル女史が最近、品性の円熟の見本を見せてくれました。同女史は一方で高い調子で、トランプ米大統領が1月27日に署名した入国禁止令を批判し、「反テロは特定の国家や宗教から生まれると思ってはならない」と言いつつ、こっそりと難民を早急に送還する16の計画を実施しています。そして欧州連合(EU)はリビアとアフリカ難民を阻止する協議を成立させました。一言で言えば、メルケルは引き続き道徳的には高い陣地に陣取りつつ、難民の泥沼からドイツを離脱させようとしています。Read more →

    中美遇小寒,为何是马云充当“公共大使”?

    by  • January 14, 2017 •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何清涟

    话说这次川马会,外界多认为小马云忽悠了老川普,他那淘宝平台根本不可能提供100万个就业机会,怎么就把生意做遍世界的老川普给忽悠了呢?而且这忽悠成就很大,不但让川普在推特施政时放言“要与马云合作干一番大事”,还成了他当选总统后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中唯一被提到的中国人,这份荣耀瞬间传遍了五大洲,成为各报热议的话题。

    川马会,各取所需

    我当然也知道将美国中西部中小企业的产品与农产品远销到中国与亚洲,这个目标实在太高远,且不说中西部的服装对中国人的吸引力不大,农产品进口中国也属不易,因为中国对此有专营进口许可制度,由中粮油等国有企业垄断,马云的阿里巴...

    Read more →

    中巴合作幕后的第三方魅影

    by  • April 25, 2015 • Uncategorized • 0 Comments

    何清涟

    4月中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巴基斯坦,双方签署价值460亿美元的经济协议,打造中巴“经济走廊”,两国媒体一片欢腾,但都未触及这次合作商谈中未曾出场、但作用举足轻重的第三方,即活跃在巴国境内的恐怖组织。

    “战略意义”中若隐若现的第三方魅影

    中方对中巴合作宣传调门很高,称中巴将形成“1+4合作布局”,以经济走廊建设为中心,瓜达尔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为四大重点。国内外媒体概括出两大战略意义 :

    其一是经济战略意义,即保证能源安全。中国石油对外依存率高达60%。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号“侠客岛”发文称,现在中国的主要石油...

    Read more →

    中国政府の”国産品愛用”策に、中国企業はガッツを見せられるか?

    by  • March 2, 2015 • Uncategorized,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2015年2月27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mtIhc

    最近、中国政府は調達を外国から国内に切り替え、一部の国際的な知名度の高いハイテク産品を政府の購買先リストから外し、同時に1,000種類に上る自国商品を増やしました。シスコ(*世界最大の電脳ネット機器開発会社)などこれまで中国と良好な関係を築いていきた外国企業にとってはついに大口顧客を失う痛恨事です。中国の世論はこれは国家の安全を保障する重要な措置だと喜んでいます。しかし実は中国政府の本当の狙いは...

    Read more →

    温家宝为何要做“善终考”功夫?(一)

    by  • January 28, 2014 • Uncategorized • 0 Comments

    何清涟

    “善终考”典出《书经》(即《尚书》),称人有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考终命”即为“善终考”。说温相做“善终考”功夫,指他写给吴康民的私信于1月18日在香港《明报》上发表,信中强调,“我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做一件以权谋私的事情,……我要走好人生最后一段旅程,赤条条来到世上,干干净净离开人间。”

    本文在做简单的背景铺陈后,将做些资料考据工作,这些资料主要来自于公信力强的中外媒体,试图解答三个问题:1、温相的压力究竟始自何时?为读者描绘一幅温家财富故事浮出水面的路线图。2、排出温相谈政改的详细时间表,与温家财富故事披露的时...

    Read more →

    世行“中国改革蓝图”的命运预测

    by  • August 7, 2013 •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何清涟

    据《华尔街日报》8月2日消息,应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邀请,世界银行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正在联合制定改革议程。该报道透露,世界银行(World Bank)正在汇总提议中国对一家大型银行实施私有化并允许农民出售土地的各种广泛建议。报道作者评论道,“如果实施这些改革,有可能颠覆中共数十年来一贯秉持的意识形态。”

    其实,真要实行这样的改革,颠覆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颠覆中国现存利益格局,所谓“意识形态”只是现存利益格局的合法外衣罢了。应该说,李克强对中国经济的病灶还是了然于心,这次邀请世界银行与国务院发展中心共制改革建议,就是想破局。因为金融体制维持现状,银行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