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与中国

    世界媒体艰难转型,中国更显雨狂风骤

    by  • January 3, 2017 • 世界与中国,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2016年,中国媒体的生存状态有如雪上加霜,除了与全世界媒体同样承受市场下滑、广告收入减少、裁员等衰势之外,还多了一重政治整肃。因此,决定中国媒体生死的不仅只是互联网时代必经的纸媒市场萎缩,更多的是政治因素。

    中国媒体命运的国际大背景

    对中国媒体命运,必须放置于世界背景之下,否则很难反映其生存艰难背后的复杂因素。

    美国的电影业仿佛预感到传统媒体已进入“夕阳产业”行列,2016年年初将影业的最高荣光奥斯卡奖授给了影片《聚焦》(Spotlight),这部无论是制作还是演员阵容都不起眼的影片,却挫败了被业界一致看好的《荒野猎人》和...

    Read more →

    保护“吹哨人”的国家才有未来

    by  • January 2, 2017 • 世界与中国 • 3 Comments

    何清涟

    开年第一天上网,《华尔街日报》那篇《Theranos告密记:一名美国90后“太子党”的抉择》吸引了我。中文标题使用“太子党”纯粹是出于吸引中国读者的需要,因为美国很少这样形容政要显贵的后人们,倒是英文标题Theranos Whistleblower Shook the Company—and His Family中突出了主角的社会角色,即“吹哨人”(Whistleblower)。阅读过程中,我不由得想起近日因使用“死亡税率”形容中国企业税负太重而被当局约谈的经济学教授李炜光,想起中国至今仍陷狱中的38位新闻记者,以及许许多多因为“吹口哨”而失去自由并由此陷入厄运的中...

    Read more →

    2016年的世界:金砖之国成土坯(2)

    by  • December 30,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曾被国际投行界寄以重望的“金砖五国”(BRICS,又被称为“新兴经济体”)均陷入了经济下滑的困境,而且不幸的形式与原因各不相同。

    一、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

    自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欧美对俄罗斯制裁逐渐加剧,结果导致俄罗斯经济一路下滑,再加上国际能源供求格局的变化,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俄罗斯人口袋里的钱也越来越少了。俄储蓄银行首席分析师米哈伊尔·马托夫尼科夫的研究报告显示,俄罗斯的劳动力成本已经比中国人更低,全俄的平均工资为每月433美元,少于塞尔维亚、罗马尼亚、波兰和中国。俄罗斯人收入下降的原因,有卢布对美元汇率暴跌之因素,也...

    Read more →

    2016年的世界:风雨如晦 共识破裂(1)

    by  • December 28, 2016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行将逝去的2016年,是全球化共识瓦解的一年。欧盟风雨如晦,。按照一些西方评论家的解释,英国退欧、美国川普当选,再加上法国民主阵线党主席勒庞女士明年如果当选为法国总统,意味着全球化情势逆转,世界将站在地狱的入口处。与此同时,东方世界与拉丁美洲也灾难迭起,被视为“世界新兴经济体”的金砖五国的镀金剥落,纷纷露出土坯底色。

    更重要的是,2016年的这些大事还只是开始,必将在2017年持续发酵,决定世界将来的走向。

    一、 难民危机破坏了欧盟成员的共同体意识

    中东与非洲地区的各种难民与移民,正在构成新一轮世界人口大迁徙。恐怖主义伴随着...

    Read more →

    中美经济战:双方手中各握什么牌?

    by  • December 23,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美即将开幕的经济战,与其说像棋局,不如说更像牌局,因为高手对奕,棋手得神定气闲,想好了再落子,步步为营。如今当选总统川普及其团队更像是打牌,而且觉得自己握有一手好牌,正在向对方频频亮牌。本文盘点一下中美双方手中各握有什么牌。

    川普人事布局与外交谋划

    正如我在《川普时代中美关系新棋局》中说的,川普的战略思想是:对内,以美国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外,放弃意识形态之争。从他最近一系列的人事安排中可以看出:提名的国务卿人选是埃克森美孚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理由是他“有与各种外国政府成功打交道的丰富经验”,...

    Read more →

    别了,中国这块曾经的投资热土

    by  • December 17, 2016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中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与往年有点不同,一场审议经济工作议题的会议,在召开之初发布的新华社通稿却突出表达“审议《关于加强国家安全工作的意见》”。该文共1540字,其中437字谈国家安全,与以往相比,多了一个“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的新提法。在经济工作会议上重点提出“人民安全”实在突兀,但考虑到川普就中美贸易、一中政策发表的言论让北京感到焦虑这一因素,可认为所谓“人民安全”,其实是与国计民生有关的经济安全。

    中国面临的“美国威胁”究竟有多大?这得等川普公布“对华政策清单”后才知晓。目前可清楚预测的是:中国2017年的重要经济工作任务当中那项“积极吸引...

    Read more →

    美欧日:中国不高兴也得邀约的舞伴

    by  • December 11,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12月11日是中国加入WTO十五周年纪念日,但在纪念日前夕,美国、欧盟与日本相继宣布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地位,让中国舆论充满了愤怒。《人民日报》微博号侠客岛发表《紧跟美国欧洲,日本也用这个议题挑衅中国》,网易将其内容提炼出来做成标题:“我们搞市场经济,为何要人家承认?”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十五年前中国欢庆入世成功的狂欢盛况,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中国为啥特别不高兴?

    这次中国未获美欧日承认“市场经济国家”地位,主要是因为北京认为这是稳稳到手的应得之物。回放一下去年以来的相关大事,就会发现,2015年上半年,在人民币入篮与市场经济国家地位...

    Read more →

    川普时代中美关系新棋局

    by  • December 8, 2016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12月2日川蔡一通电话引发的巨大波澜至今还未止息,美国外交界、智囊群、知识精英圈与媒体认为这是川普对“一中政策”的危险挑战,批评声如潮涌,上演了一出“华府精英力驯狂龙”的大戏。与此同时,《时代》周刊却将川普列为2016年度风云人物,并幽默地称他为“美利坚分裂国总统”。但在中美关系这块大棋盘上,台湾其实只是一着闲棋,今后中美双方如何布子博弈,才事关大局。

    川普对外关系的战略思维

    谈中美关系,得先看川普这位候任总统的战略思维。很多评论者都轻蔑地断言川普缺乏战略思维,但他们可能错了。应该说,川普有战略思维,只是他表述时没经过太多的修辞包装,听起...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堡垒战:“保卫外汇储备”

    by  • December 4, 2016 • 世界与中国,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可能惊现动摇世界经济的“黑天鹅“,成为国际投行界的热议话题。中国政府也丝毫不敢懈怠,对于金融长堤上最薄弱的外汇市场,尽全力守望。但控制人民币汇率易为,至少目前已经成功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阻击在破七大关。而防止资本外流却难,几乎演变成政府为一方,无数资本拥有者与金融机构及“地下钱庄”为另一方的三角攻防战。

    央行关紧“帝国红利”套现之门

    资本外流的主力之一是在华外资。外资银行得行业近水楼台之便,竞相套现清场,陆续成功撤资。中国外汇储备连续四个月下降,10月份外汇储备为3.12万亿美元,较9月份下降457.27亿美元。尽管央行...

    Read more →

    世界悼念卡斯特罗凸显的左右鸿沟

    by  • November 28,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古巴的革命总指挥”卡斯特罗于11月25日辞世,除了“古巴人都在哭泣”之外,拉美左派国家联盟及中俄等专制国家表达深切的哀思在预料之中,但是,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在致哀之时对这位“硬汉英雄领袖”奉上的溢美之辞,却让人觉得时间作用于人类历史,最后产生了一种是非错置的魔幻效果:整个90年代被世界视为异类的社会主义硕果的古巴独裁者,今天成为一个生荣死哀的伟大英雄。

    左派联盟痛失榜样与座标

    卡斯特罗不仅生逢其时,青年时期赶上了社会主义大潮席卷亚非拉美等受西方压迫剥削之地,还罕见地死逢其时:世界在“阿拉伯之春”变为“阿拉伯之冬”后发生了几大变化:独裁政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