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与中国

    中非合作――对付国际社会批评人权的非正义利益同盟

    by  • November 9,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近年来,中国与美国及欧盟等民主国家的关系阴晴变幻,与日本的关系短期内亦难以进入“友好”状态,倾力喂饱的北韩更是成了一只时时给中国难堪的白眼狼。中国当局于是又师当年毛泽东故智,将友谊之手伸向了远隔天涯的非洲国家。这就是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努力抬高2006年11月上旬“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规格的主要原因。

    在这次峰会上,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向非洲慷慨地送出了一个巨大礼包,其中包括从2006年至2009年间将对非洲的援助提高一倍,今后三年内向非洲提供30亿美元的贷款和20亿美元的出口买方信贷,设立中非发展基金,免除和中国有外交关系的所有非洲债务最重的穷国截至2005年到期的政府无息贷款...

    Read more →

    中国陷入北韩核讹诈的两难困境

    by  • October 21,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10月17日,韩国政府表示,根据它探测到的活动,朝鲜也许准备实施第二次核试验,于是,北韩再度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朝核会谈六国展开频繁外交活动,美、韩、日三国外长于19日晚间在南韩首尔达成共识,表示无法承认朝鲜为拥有核武的国家,同时大力呼吁国际社会积极赞同并拥护此一立场。紧接着,美国务卿莱斯又飞往俄罗斯与普京会谈,谋求与俄国在制裁北韩一事上达成共识。

    此时此刻的北京却陷入了难于言表的两难困境。国际社会均认为中国的态度对解决北韩核武问题至关重要,而中国却实在是有苦难言。

    北韩核武问题重心的转移

    目前,对北韩核武器的担心的重心已经转移。北韩核试最重要的...

    Read more →

    美国为何要对中国放软身段?――透视美财长鲍尔森九月中国之行

    by  • September 27,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最近,华盛顿和北京创建高层对话机制,并提升对话级别与密度,7月履任的美国财政部长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于9月19日至22日访问北京,此举吸引了全世界媒体的眼球,对此发表了连篇累牍的猜想与预测。

    新对话机制的特点――只谈经济

    美国前任副国务卿鲍勃•佐利克(Bob Zoellick)建立了与中国同行的“高级对话”机制并一直持续至今,但那是副部长级的一对一接触。而鲍尔森开创的新对话将涉及整个经济与外交政策制定领域的内阁级官员,美方由鲍尔森领导,中方则由副总理吴仪带头。据说,美中两个大国于9月20日达成的战略对话机制是“前所未有”的,密集程度将比过去...

    Read more →

    在华外国媒体的尴尬与难堪

    by  • September 18,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9月10日(星期天),新华社选择休息日发布了一部注定要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的“法规文件”――《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境内发布新闻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所有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境内发布新闻信息,应当经新华通讯社(即新华社全称)审查批准,并由新华社指定的机构代理。外国通讯社不得在中国境内直接发展新闻信息用户。

    相对于中国同行而言,外国在华媒体的骄傲在于它们一直以自由媒体自居,这一规定将它们在华的真实生存状态揭橥于世。与其说引起的是痛苦,不如说它们面临的是难堪。

    新规定只是新桃换旧符

    其实,这个法规文件并非前所未有,早在1996年4月15日,新华社曾经发布过一部...

    Read more →

    普京铁腕扫腐,黑恶之根难除

    by  • June 5,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5月中旬,普京再次动用铁腕反贪,俄情治部门与检察院的十几位高官身陷囹圄,舆论一片称快,似乎只要普京这位铁腕总统下定决心,俄罗斯铲除腐败就有了希望。

    但只要熟悉俄罗斯社会现状,了解腐败与黑社会势力渗透社会之深广,以及普京任总统以来反腐指向多在于铲除政治异己,而不在于根治腐败,人们对此次俄罗斯的反腐败至少不会有这么高的期许了。

    腐败生产了无数俄罗斯富翁

    俄罗斯人民痛恨叶利钦自有其道理。因为在普京接任俄总统一职时,当时的俄罗斯之腐败已经与中国在伯仲之间:

    一是政府高官与商业、能源工业及金融寡头形成了相互勾结的紧密关系。前苏联解体后,20多...

    Read more →

    中国外交战略的重新定位——胡锦涛访美前夕中国向美示好的背后

    by  • April 20,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胡锦涛访美前夕,中国放下身段向美国频频示好。这一姿态与2004年胡锦涛南美之行那种挥洒金钱,大胆挑战视南美为“自家后院”的美国的姿态相比较,简直判若云泥。

    且看中国政府作了多少“让步”:

    150亿美元的大额政府采购,以此安抚美国飞机、电子、汽车等几大利益集团――而在去年法国内乱频生之前,这类好处是中国政府送给欧盟的大礼包;

    努力表演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大戏。从今年2月开始,不仅急于出台各种法规,还将4月定为“保护知识产权月”,4月11日由商务部长薄熙来亲自演讲,历数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的成就与努力;

    在市场准入方面,中国政府亦向美国表示...

    Read more →

    改善中国人权需要国际社会帮助

    by  • February 23,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自中国引入互联网以来,中国政府就开始投入巨额资金试图控制这匹野马,并成功地将国际互联网变成了国内互联网。而在技术上为中国政府提供支持的跨国公司当中,就有美国网路四大巨擘:微软、古狗、雅虎和思科。

    对这些网路巨擘为了市场而放弃人权理念与道德原则,向中国专制政府叩头的不光彩行为,国际社会早就嘘声四起。但这些网路巨擘却笑骂由人笑骂,金钱我自赚之,并不为这些批评声所动,尤其是雅虎公司,根本未对其提供证据将中国异议人士送进监狱而感到羞愧。直到2月15日,在美国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与国会的再次强制传召下,这四大公司才参加了题为“中国的网际网路:自由或压迫的工具”的听证会,承认自己服从中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