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盟各国的烦恼:同床异梦

    by  • May 3, 2004 • 0 Comments

    4月下旬,正值10个新成员国加入欧盟前夕。尽管欧洲联盟会议主席普罗蒂(Romoro Prodi)在回答《华尔街日报》记者的提问时持高度乐观态度,但笔者在近20天的欧洲之行中,却很少感受到这种乐观气氛。相反,一些经济状况较好的国家如德国的国民,不少竟由此联想到了“东西德统一后遗症”,颇感忧心忡忡。由于德国是欧盟资金的最大贡献国,这次又将成为欧盟东扩的最大利益受损者,出于对未来的担心,德国总理施罗德竟然压抑不住地用“粗鲁方式”表示(西方报纸用语):新加入的欧盟成员国不应该模仿“爱尔兰模式”,用低税率来吸引他国投资;新成员国不应该得到欧盟的金融支持,除非他们提高本国的税率。 然而施罗德要求统一...

    Read more →

    正视中国经济增长的瓶颈

    by  • April 20, 2004 • 0 Comments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率(GDP)平均为9%。然而,历经25年的持续增长,现在回过头来观察一下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果,却会发现一个令人十分惊讶的现象,那就是持续的经济增长并未加快中国的工业化进步。这一观察所揭示的经济结构问题与某些表象化的说法(如中国将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等)构成了鲜明的对照。对这个现象的深入分析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中国经济增长中的瓶颈。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其经济的现代化不可能绕过工业化阶段,高科技产业的出现实际上也无法代替工业化的功能。中国的农村人口仍然占总人口70%以上、上亿的剩余农村劳动力需要转移到非农产业,只有整个经济的工业化程度大幅度...

    Read more →

    警惕包裹在“学术”外衣下的谎言

    by  • April 14, 2004 • 0 Comments

    中国政府与国际社会的交往经验日益丰富,终于形成了对人们识别谎言能力的新挑战,尤其是当这些谎言包裹于“学术”或者“调查研究报告”的外衣之下,一般人更是无从辩识真假。于笔者而言,以前从未想到过民主国家的个人或机构与中国的学术合作,以及这一合作产生的“学术成果”会存在真实性的问题,但由于近两年见到的这类充满虚假的“学术成果”越来越多,于是就开始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个环节?

    这些充满虚假的学术成果大多以“问卷调查”为分析基础,最后以“调查报告”形式发表。按常情,这种“调查报告”应该最能反映调查对象的真实情况。但最近这几年,在美国学术界有关中国的研究中,这类“调查报告”得出的结论往往与...

    Read more →

    中国政府的“发现”:民主政治导致危机

    by  • April 1, 2004 • 0 Comments

    台湾的3•20大选以后,因为蓝营不服绿营以微弱票胜出,弄出一大堆风波。而中国政府立刻非常“智慧”地从中找到了对自己最有用的宣传题材:民主政治导致危机。

    在中国政府操控下,中国媒体(包括在海外由中共直接投资或间接投资的媒体)对台湾选情的报道非常富有选择性。由于必须奉行中宣部的“宣传纪律”,中国媒体只能逐一照抄新华社消息、《人民日报》文章,不断发表各种不利于绿营的消息,比如“枪击疑云”、蓝营示威、台湾人民反对绿营当选、海外华人支持蓝营、美国迟迟不发贺电之类。除此之外,这次的新宣传题材还包括“台湾的民主政治正在使台湾陷入危机”,“台湾遭遇宪政危机”,等等。中国政府这样说,除了抹黑...

    Read more →

    中美“人权战”硝烟再起

    by  • March 23, 2004 • 0 Comments

    2004年中美关系变化的一个最重要的风向标,是美国又恢复了对中国人权的批评。2月26日美国发表的《2003年度国别人权报告》,可以看作美中人权战开始的一个信号。3月4日,美国国会以402票对2票通过众议院提交的向联合国提交谴责中国人权案,标明两国之间“人权战”硝烟再起。总之,“人权”这一并不新鲜的话题随着今年美国总统大选再次浮出水面,为美国的选举政治搭建了一个曾被弃之蓬蒿的话语平台。

    美中“人权战”模式

    中国政府方面鉴于种种现实考虑,做出了种种改善人权的姿态,释放了被关押了十五年的西藏尼姑平措尼珍,减少了新疆维吾尔族女商人热比娅的刑期,并将“中国民主党”的创始...

    Read more →

    从封锁新闻看中国的片面对外开放

    by  • March 3, 2004 • 0 Comments

    “两会”(人大、政协会议)历来是中国政治生活中的敏感时期,封锁新闻也一直是中国的宣传主导策略。但这次两会期间的封锁新闻却较以前“两会”时期更为严厉,中国政府频频出手,动作之大,已经毫不顾及所谓“国际影响”。

    西方记者多年来就承认一点:他们对中国政府与西方民主国家政府用的是两套标准,评价中国政府的标准远比评价民主国家的标准要宽松,但这一次面对中国政府的胡作非为,终究还是忍不住发声抗议。

    封锁新闻的“二•二三会议”

    近期内中国政府封锁新闻主要采取了下列措施:加紧控制网关;驱逐香港《苹果日报》记者出境;迫使“两会”代表三缄其口,不得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审...

    Read more →

    用“红头文件”将劫掠合法化――评河北省“30条”的真意

    by  • February 12, 2004 • 0 Comments

    2004年1月中旬,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刘金国在“两会”期间发言中向社会吹风,表示河北省地方政府有意赦免民营企业家创业初期的“原罪”。其实,刘金国在谈话时有意隐瞒了一个事实:2003年的最后一天,河北省政法委制定了《关于政法机关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造良好环境的决定》,这一红头文件被河北政法机关干部称为“30条”。2004年1月2日,河北省委、省政府以省委冀字(2004)1号文件批转了“30条”。

    按照中国政治习惯,一个省有如此大的动作,事先一定要与中央有关领导“通气”商量,获得默许,否则就是借给地方政府几个胆子,恐怕也不敢如此为天下先。鉴于此,本文分析“30条”的具体内...

    Read more →

    灰色的是企业家还是中国政府?

    by  • January 21, 2004 • 0 Comments

    2003年当中,有关中国富豪的消息大都不利,富豪将之归结为三重劫难:“富豪之疑,富豪之死,富豪之囚”。但最近两条关于中国富人的消息引人注目。

    先谈第一条消息。2004年1月6日下午,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第一副主席、党组书记胡德平在“2004•中国新视角”搜狐年度高峰论坛上致闭幕辞时说,据有关研究统计,2000年底,中国国民个人的金融、企业、房屋建筑等资产已达38万亿元,公民的私人资产已占社会总财富的57%。

    由于中国财富占有相对集中,社会私人资产的85%由占人口不到15%的富裕阶层占有,可以说,才诞生20多年的中国富人人均拥有财富量相当惊人。Read more →

    当代中国农村社会的再组织过程分析

    by  • December 12, 2003 • 0 Comments

    由于中国农民在中国总人口中高居70%,中国农村社会的面貌即决定中国社会的基本面貌。上个世纪的一百年,中国一直在进行以政治革命为核心内容的社会革命,社会革命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从孙中山的“耕者有其田”到共产党的“打土豪分田地”,在农村重新组织人地关系。政治革命以改朝换代为标志,以共产党夺取政权为成功标志,但社会革命却由于中国的农村社会的重组过程失败而一直停滞不前,所以中国迄今还未完成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这一政治转型。改革以来,中国实际上进入农村社会再组织这一过程,再组织包括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社会制度和文化重构。但核心还是围绕着人与资源的占有关系进行。从当时短期来看,相对于人民公社制度而言,...

    Read more →

    中美关系,阴晴难测

    by  • December 3, 2003 • 0 Comments

    中国大陆媒体的急转弯

    2003年11月以来,伴随中国总理温家宝访美之旅,一向宣传反霸权主义(即反美)的中国媒体,其宣传攻势来了个急转弯,一方面是急吼吼地表示“中美关系必须要好”,“中美谁也离不开谁”,与此同时当然还要装模作样地对中国人民交待说,“从美国布什政府执政初期对华咄咄逼人的姿态到目前的前倨后恭”,才导致中美关系可能进入最佳状态。另一方面则吓唬台湾,并在媒体上登载台湾的“毒蝎作战”计划,称台湾将“在军事行动中要摧毁十个中国城市”,并声称中国准备用文武两手来对付台湾,等等。仿佛不是中国大陆要攻打台湾,而是台湾要冒天下之大不讳地进攻大陆。

    中国的媒体是世界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