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型中的中国经济体制

    by  • December 10, 2000 • 0 Comments

    二十年来,中国的经济体制中最重要、也最引人注目的两个变化是:指令性经济计划的消失和非国有部门的扩张。如果简单地运用一种“计划经济——市场经济”这样的“两分法”,也许可以很快得出结论:中国的经济体制现在已经是由市场机制占主导地位了。但是,计划经济消失以后,填补制度空白的一定是市场机制吗?在理想主义的改革设计蓝图上确实可以这样写。但中国现实的社会经济生活却并非如此,计划经济固然已经瓦解,但来自政府和垄断性国有机构的对经济活动的干预不仅没有减少,而且变得更加随意化,中国目前的经济体制并非由市场机制主导,而是一种半市场交换、半“随意化”行政性干预的“双轨制”。这种体制既与西欧的古典市场经济不同,...

    Read more →

    转型期知识分子面临的选择——兼答韩德强先生

    by  • November 16, 2000 • 0 Comments

    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制度转型期中,原有利益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知识精英也因各自的选择不同而产生严重的分化。本人在去年发表的“当今社会四派精英之分疏”一文中曾提到,被标识为“自由主义”的学者可能因对权力资本化和社会公正的看法不同而分化。但该文却没有涉及一个当时已露头的问题,即高举左翼思潮旗帜并以与自由主义学者对垒的姿态出现的学人中,其实也正发生着严重的分化,其中一部分人对极权主义的看法和评价与现代左翼思潮的主流看法有越来越大的差距,他们实际上正自觉、不自觉地从左翼思潮的阵地上游离出去。而其中一些人最近的不当言论与当前在思想界压制部分知识分子的做法相呼应,让人联想到落井下石,这些人的做法显然有违...

    Read more →

    何清涟在“长江读书奖”颁奖会议上的获奖致辞

    by  • October 28, 2000 • 0 Comments

    女士们、先生们:

    这次获得“长江读书奖”的读者著作奖,本人深感荣幸。对我来说,今年是个非常特殊的年份,对于这一特殊时刻所获的这一荣誉,我将永远铭记在心。我由衷地感谢全国广大读者对我的厚爱,并将把这份厚爱当作一种真诚的道义鼓励。

    借此机会,我还要感谢那些在《现代化的陷阱》的出版过程中给予了种种帮助的朋友们,正是他们的真诚帮助使我深深感到,在这条研究道路上,我不是孤军奋战。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两位人士,一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刘吉先生,他在本书出版过程中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另一位则是今日中国出版社的副总编辑黄隽青先生,当年多家出版社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对我的著作抱...

    Read more →

    西部大开发的环境忧思

    by  • September 30, 2000 • 0 Comments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在创刊百周年纪念特刊的头条写道:“人类能够拯救这个脆弱的行星吗?”文字的旁边是一张水晶般地球的全息照片,当地球倾斜着时,看起来就像是摔破了。球体的完整形像被授给环保英雄,旁边的说明则写着:“我们的星球就象是托座上的精致水晶球,值得我们做最妥善的照顾。”

    地理决定论:有关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

    秋风乍起的八月,整个新疆热气腾腾。短短一个月内,共有5个大型招商会议在乌鲁木齐召开。山东、四川、湖南、上海等地的招商代表团联袂而至,据说已签了近两百个亿的投资协议,电视、报纸等媒体上一片欢欣鼓舞之声。

    与新疆各界人士在一起聊天,免不了要谈起时...

    Read more →

    历史的吊诡——传统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作用再思考

    by  • May 20, 2000 • 2 Comments

    这本文集是在四川人民出版社的编辑、我在复旦大学的同窗好友何朝霞女士的多次催促下,断断续续编了大半年才编完的。此期间因出访日本、瑞典、美国,国内各种社会活动也太多,因此一件本来只要半个多月时间就能完成的工作竟然成了“跨世纪工程”。尔后由于各种非作者能够控制的原因,终于使得这本文集的出版又花落别家,其中种种,实令人无话可说。

    本文集的文章共有四类,一类是自己的学术论文,如《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政府失灵与市场失灵》等;第二类是学术漫谈与思想随笔,如《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漫游二百一十年前的美国费城》,《中国当代的社会认同危机——法轮功事件的启示》等;第三类则是我为...

    Read more →

    谁来斩老鼠尾巴?

    by  • May 10, 2000 • 0 Comments

    张五常先生的佳作《三种社会体制》已有余世存先生的文章加以评论,用不着再从其代表谁发言这一角度来谈。倒是看了最后张先生比较得意的“砍老鼠尾巴”的结论时,发现张先生没解决一个根本问题,即由谁来砍老鼠尾巴。

    如果中国的腐败近些年来没有波及到司法领域,那么我们还能期盼张先生的“砍老鼠尾巴”理论有个部门予以执行。但问题在于中国的司法腐败恐怕没人敢断然否认。早已有人将中国的反腐败比之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对腐败现象全面进攻,后来变成全面防御,直到前两年已变成重点防御,即在司法、军队、行政执法等部门与金融系统内反腐败。那么张先生设想的“砍老鼠尾巴”的重任该由谁来承担?

    反腐...

    Read more →

    建立西部大开发自身的增长点

    by  • May 10, 2000 • 0 Comments

    今年以来,西部大开发成了媒体报道的一个热点,中国长期以来不受重视的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终于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关注,今后几年内中央政府会设法通过借债而集中上千亿资金,用于西部地区的投资项目。

    西部地区经济发展上的落后状况由来以久,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就不断有学者呼吁要关心西部地区的发展,中央政府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家计委的国民经济发展计划里也每年照例都有要加快西部地区发展的承诺,但十几年来,这些承诺多半落空了,实际上只是在重复空洞的口号,而无实际的行动。尤其是在九十年代前半期沿海地区盲目开发房地产的热潮中,沿海的房地产投机活动从西部地区又套走了巨额资金,造成了西部地区经济发展过程中的...

    Read more →

    当前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

    by  • March 15, 2000 • 0 Comments

    一、精英集团的利益形成机制
    二、其它社会各阶层的地位与现状
    三、当前社会结构演变中的若干特徵

    【注释】
    社会结构是社会学的一个主要研究对象。学术界对社会结构有各种各样的解释。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彼特.布劳的结构变迁理论认为,社会结构是指由个人所组成的不同群体或阶层在社会中所占据的位置以及他们之间的交往关系;“更精确地说,社会结构可以被定义为由不同社会位置(人们就分布在它们上面)所组成的多维空间。”按照这一定义,可用一些结构性参数定量地描述社会结构。所谓的结构性参数就是社会成员的属性,它包...

    Read more →

    空谷足音——纪念黄仁宇先生

    by  • March 10, 2000 • 0 Comments

    从80年代走过来的人文学者,一般不会忘记美籍华人学者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与他提出的“大历史观”。

    关于这本书,早已有不少历史学者与非历史专业学者从各方面谈及它的种种好处。我这篇短文就不想再步大家的后尘,只想从另一个还未被注意到的角度谈谈黄仁宇先生的“大历史观”对中国“新史学”形成的冲击。

    从历史观及其治学方法来看,中国历史上其实只存在过两种史学,一是由“历史学之父”司马迁奠定的旧史学——这一称号是我个人加上的,但我想司马迁先生如果生在欧美诸国,这一尊称大概早已由前人充满敬意地奉上——这一传统绵延一千多年,直到“五四”时期才中断。王国维先生自沉昆明湖,就是...

    Read more →

    中国的经济能否摆脱低增长的困扰?

    by  • March 10, 2000 • 0 Comments

    在中国,每年的人代会期间,对经济形势的评价都会成为政府宣传和官方媒体报道的一个中心。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宣传形势良好的“主旋律”不再是唯一的声音。自去年年底以来,国内有部分经济学家开始比较坦率地公开发表文章谈论经济萧条问题,他们承认,从种种迹象和现实可能条件来判断,今后几年内中国的经济似乎很难恢复繁荣,已持续了两年的经济萧条可能会延续下去。当然,还有一部分经济学家是习惯于唱“主旋律”的,他们认为,中国目前仍维持着百分之七的经济增长率,比大部分发达国家都高,因此,中国的经济形势正常良好。那么,对中国来说,经济增长率在百分之七上下徘徊,倒底是高增长还是低增长?这样的增长率究竟意味着什么,中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