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农民抗税的背后

    by  • January 10, 2002 • 0 Comments

    去年秋末冬初,农民因抗交苛捐杂税而与基层干部发生的小规模冲突此起彼伏。近年来,这类现象呈逐年增多的态势。国内也有一些人对基层政府一味弹压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去年《山东公安专科学校学报》第3期就发表了一篇文章“正确认识和处理群体性事件”,主张要从民心的角度去关心民众的疾苦,认为民众心不平气不顺的主要原因在干部行为不当,应当尽量顺应民意、化解矛盾。确实,连年来农村经济一片萧条,农民收入萎缩,而基层政府的腐败和横征暴敛则逼得农民不得不挺而走险,冒死抗争。中央政府虽然在安徽试行了“费改税”、减轻农民负担的改革,但这一努力却遇到当地干部的阻力而流产了。国内有学者提出,应当“精兵简政”、裁减基层干部队...

    Read more →

    已走到尽头的小农经济 ——关于中国农村、农民与农业的对话

    by  • December 2, 2001 • 1 Comment

    何清涟(美国芝加哥大学访问学者)、程晓农(本刊主编)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1年第3期

    中国与印度:现代化道路上的迟到者

    何清涟(以下简称“何”):上一世纪中人类经历的社会变革相当多,但对人类生活产生久远影响、堪称最伟大的变革可以说只有两项:首先是民主政治制度成为人类政治制度当中带有普适性的形式;其次当推小农阶级的萎缩乃至消亡,这一变革永远切断了人类与以往世...

    Read more →

    鲁迅《药》之新解——人血馒头的另一种吃法

    by  • September 10, 2001 • 0 Comments

    “西安打假”归来后,不断有朋友打电话来安慰我,末了总不忘补上一句:希望这事不要太影响你的心境,耽误你的研究。一些了解冒我的名出书的朱健国的品格及为人者还进行预测:朱已经将贾平凹、余秋雨、袁庚、张志新、何清涟通吃了一遍,下一个目标不知轮到谁?

    与刚在西安打完假回来时相比,心情相对轻松了一点,身体疲惫也略为恢复了一些。于是做学术研究的“积习”又抬头了,开始思索中国社会的“生态平衡”问题:一个人成了名,便有不少人要来吃“名人”,吃和被吃,就构成了一种社会生态。而且这“吃”分成几种,第一种是假称与“名人”是朋友,比如朱在动员书商出书时,便称与我“私交很好”,并且“是永远的好朋友”—...

    Read more →

    当前中国妇女地位变化的社会环境分析

    by  • June 30, 2001 • 0 Comments

    影响当代中国妇女人生价值取向变化的社会压力
    压力之一:失业率高、就业难
    压力之二:工作中的性骚扰
    压力之三:婚姻家庭的脆化
    婚姻的实用化与性的商品化
    妇女生存状态对社会的影响

    早在八十年代就有研究者发现,中国妇女的地位并没有随着经济改革的进展而上升,相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妇女的地位出现了很不乐观的劣化趋势。根据世界上常用的衡量妇女社会地位的七项指标来判断(即妇女就业率、对待男婴女婴的态度、男女青少年入学比例、男女青年就业比例、妇女在国家机构重要领导岗位上的职...

    Read more →

    21世纪中国面临的挑战

    by  • June 10, 2001 • 0 Comments

    五六十年代形成的经济发展观明显落伍在经济全球化方面的竞争,重要的是制度建设的竞争只有通过制度改革才能找到解决中国变革难题的出路全面制度创新适应经济全球化21世纪中国面临的挑战。

    在20世纪最后的十年中,经济全球化已经成为一个主导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在这个大趋势面前,五六十年代形成的经济发展观明显落伍了,并正在被一种新的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方针所替代。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这个大趋势的压力和挑战,而与那些已经建立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体制的第三世界国家和原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相比,中国面临的压力更大。中国能否凭借相对落后的制度条件,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中获得成功...

    Read more →

    谁来协调国有企业的劳资关系?

    by  • April 15, 2001 • 0 Comments

    在中国的经济改革过程中,有一个事关社会不同利益集团利益协调机制的大问题,始终未得到重视,那就是谁来代表职工利益,谁来协调劳资矛盾。

    眼下的中国,与其他国家一样,也存在着相当明显的劳资矛盾。这里讲的资方,不单指私营企业里的资方代表,也包括国有企业里国有资产的资方代表。随着经济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国有企业不得不相对独立地运行,再也不能象改革前那样被当做统一的国有部门中的一个单元来管理。而政府也不再象改革前那样把国有企业职工当做“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当然成员来保护。为了防止国有企业被冗员和高福利掏空,避免国有企业拖垮财政和银行、进而威胁政府自身的安全,执政党不愿再长期提供“铁饭碗”、...

    Read more →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by  • March 30, 2001 • 0 Comments

    我作为一位社会化的学者,我经常有幸接触到各阶层人士,并听到来自各阶层的不同声音。正是这些诉求各异的声音,使我深深触摸到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我真切地感到,这些声音引起的社会关注有大有小,原因倒不在于声音本身的高低,而在于发出声音的人背后的实力支撑。

    人类社会从来就是靠实力排座次。在国际事务中,各国完全凭借以武力、经济实力为主要内容的国家竞争力发言;在一国的内务中,各阶层则凭借其拥有的实力发言,这实力,既有他们在社会阶梯上拥有的政治权力,也有货币赋予的权力。与这两项权力完全无缘的阶层,其利益诉求则有可能被湮没在历史的滚滚烟尘之中。

    几种利益的诉说

    ...

    Read more →

    被忘却了的农村改革

    by  • March 15, 2001 • 0 Comments

    今天在中国,加入世贸、与国际接轨等口号越来越响,似乎大有代替兴旺了近二十年的改革口号。从一种角度看,这好象表明中国的改革已经踏上了一个更新更高的阶段,以往那种主要关注国内经济体制改革的眼光再也跟不上形势了。但也有一些比较坦率的学者专家认为,其实,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了瓶颈阶段,近年来现实中面临的许多亟待解决的难题,实际上始终无法有效解决。于是,谈深化改革的场合反而越来越少了。如果反思二十多年的改革历史,具体分析当前中国的经济社会现状,就会发现,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值得深思:中国改革今天所面临的主要任务,难道只剩下加入世贸和与国际接轨了吗?加入了世贸、与国际接上轨,中国的改革难道就大功告成了?毫...

    Read more →

    中国改革过程中道德伦理转型所面临的困难

    by  • February 15, 2001 • 0 Comments

    自从中国开始经济改革以来,在经济体制和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的同时,社会结构和观念文化也步入了一个快速变迁的时代。在人们的观念行为不断更新的过程中,出现了人人都能感觉到的社会乱象。官场和商场上腐败蔓延,公务员以及其他各行业的职业伦理日渐低下;物欲横流,色情泛滥,假货盛行,黑社会活跃;权力崇拜伴随着弱肉强食,民间疾苦乏人问津,社会公正不得申张。在这些社会乱象的背后,则存在着明显的道德和伦理失范的趋势。社会不但不排斥、相反却容忍甚至接纳贪渎腐败卖淫行贿等劣行,荣耻混淆,正误不辨,唯利是图。从各级官员到许多知名学者,金权崇拜泯灭了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从稚龄学童到研究生,羡富笑贫、重利轻义比比皆是。...

    Read more →

    中国农村面临一场新的变革

    by  • January 17, 2001 • 0 Comments

    二十一世纪中国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中,“三农”问题(即农业、农村、农民)大概是最严峻的一个挑战。近年来农村这个中国经济社会的基本面的状态正处在每况愈下、难以有效改善的境地。农业的收益明显地大幅度下降,农民的收入停滞不前甚至有所减少,乡镇企业开始萎缩,进城打工的农民处境艰难。最让人痛心的是,乡村两级的腐败以及对农民的横征暴敛,把农民种田的微薄收入搜刮一空,农民的不合理负担之重前所未有。

    最近,中国在申请加入世贸组织的过程中,坚持强调今后不能取消农产品补贴,与其他国家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延缓了中国加入世贸的进程。这个问题并不是新问题,早就列在申请世贸要解决问题的清单上,中国政府最近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