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富》论坛的断想

    by  • July 3, 1999 • 0 Comments

    1999《财富》全球论坛在上海落下帷幕。在这次世纪末的盛大聚会上,全球经济精英竞相展示各自的风采与魅力,用他们对未来的美好展望与许诺吸引了全世界的眼光,博得了众多传媒真心实意的称许,跻身其中者深引为荣,未能参加的人士则有不少暗下决心,希望自己终有一天能晋身于这类“美丽的聚会”——能够参加这种盛会,本身就是实力与社会地位的象征,正如某保险公司花3,000万巨款请外国一名牌咨询公司做一项调查,为的不是该公司提供的咨询——因为那咨询根本没诊断出该保险公司病症所在——而是通过这项咨询向世界宣布:请得起这种公司做咨询,足以证明我的身价已处于“黄金段位”。

    毫无疑问,...

    Read more →

    心灵深处的一座坟墓

    by  • June 20, 1999 • 1 Comment

    人类社会其实只不过是由许许多多普通人组成的,这些普通人的悲欢与命运构成了真正的社会历史。但载诸文字的往往只是伟人们“立德立言立功”的行状,普通人的痛苦往往隐退在茫茫历史长空中。我记下自己卑微的遭遇,就是为了让这段历史不再在中国土地上重演。对本国历史中的黑暗面的故意遗忘,其实是对民族与社会的一种犯罪。

    ――作者自题

    7月一个闷热的下午,我家来了一位女孩,为她供职的杂志拿一篇文章。临到要走时,女孩子递了张名片给我,我看了看,站起身来准备送客。女孩问我:何老师,...

    Read more →

    我的“资产负债表”

    by  • June 10, 1999 • 0 Comments

    标题定为“我的资产负债表”,但其实并不谈净收益,恐有张扬之嫌,因为那些东西真真假假,外面也传得够多了。这里只谈“负债”,亦即负面的消耗,而且是那些没意思之极的只浪费精力,却没有收益的负消耗。

    看了《书屋》今年第四期上题为《经济学“来了”》的文章,不禁想起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一九九七年十月号上一篇题为《真痞子来了》的文章,文风相似,谈的内容也相似,“真”文谈的是前年那本《关键时刻——当代中国亟待解决的二十七个问题》,那本书是那一年的热点;而《经济学“来了”》谈的则是现在的显学——经济学在中国的散文化写作问题。文中有两句话与我有关,一是“文学解释现实的能...

    Read more →

    当代中国的社会认同危机–“法轮功”事件的启示

    by  • May 20, 1999 • 0 Comments

    “法轮功”在我国出现已有好几年,它的低级与粗糙,其实只要翻翻《法轮大功》一书也就了然于胸,学者们一般都对这种“类宗教”的神秘事物不感兴趣。但就在不绝于耳的有关气功真伪的争论声中,在司马南与胡万林的“斗法”过程中,在有关柯云路痴迷于气功的是非评说声中,作为气功极端形式之一的法轮功,竟然已经壮大到需要中央政府动员专政工具与全部新闻媒体的力量出面敉平此事。尤其令人不能轻视的是,在法轮功的信众当中,除了党政军干部之外,竟然还有不少研究员、大学教师等文化层次不低的人。这一事件下面蕴含的东西也就不能不引起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注意。

    法轮功的“类宗教”性质

    法轮功是不是宗教?...

    Read more →

    引进外资的关键在于国内的制度创新

    by  • May 15, 1999 • 0 Comments

    目前外资在中国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1998年中国的投资中外商直接投资占百分之十三,出口中外资企业占百分之四十三。去年下半年中国企业的出口下降了百分之十八,由于外资企业的出口仍能维持增长,使得中国的总出口避免了滑坡。继续引进外资和为已经在中国设厂的外资企业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不仅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技术进步的需要,而且,在当前中国内需不足、国有企业的投资意愿低落、非国有企业的投资大幅度萎缩的情况下,已经成了中国维持经济增长、出口创汇和就业的重要手段。

    但是,今年的头两个月,外商直接投资下降了百分之四十八,出现了历史上的第一次大幅度跌落。与此同时,从去年开始,...

    Read more →

    中国企业家的成长环境——漫话1860年以来的三代中国商人

    by  • May 10, 1999 • 0 Comments

    近两年关于“企业家”的话题一浪接一浪,谈的多半是企业家应该具备何种素质。出于对中国近代经济史的了解,从这个角度谈这一话题我认为无法切中要害。我始终认为,企业家的成长环境应该比企业家的素质更为重要。因为成长环境无时无刻地提出特定社会对企业家的要求,而企业家具备的素质就是社会要求的综合反映。

    现实是历史的延续,人是文化的沉淀。要想了解中国当代企业经营者们的痛苦与他们背负的重担,真还必须从他们的先辈们的生长环境谈起。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从近代以来的三代企业家们的生存环境在本质上是相同的。

    中国商人的历史地位

    中国的商人从其产生之日开始,就注定了要...

    Read more →

    贫富差距的核心问题是知识差距

    by  • May 3, 1999 • 0 Comments

    1999年3月下旬在杭州讲学,一位听课的大学生递上条子,讲他们这一代学生花费相当大的成本与代价才考上大学,但到了大学里以后,才发现一些大学教师传授给他们的“知识”是伪劣产品。作为消费者,他们本来有权拒绝购买这类伪劣产品,但由于教育是个垄断性市场,他们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被迫接受这类伪劣产品。据此,这位学生认为教育这个市场存在着明显的不公平。

    这位学生的指责很有道理,因为我们自己也曾经是落后的教育体制的受害者。但是这位学生的指责还只说出了一部分情况,因为中国教育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可以说,中国现在的社会发展状况与教育的落后有直接关系,教育的落后一方面体现在教育内容的落后上,另一方...

    Read more →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by  • April 10, 1999 • 0 Comments

    何清涟
    李辉(《人民日报》主任编辑,主要著作有《风雨中的雕像》,以下简称“李”)

    经济学的人文关怀传统

    李辉:读你的《现代化的陷阱》,觉得虽然是谈经济问题,但实际上还是从社会批判、文化批判这两大角度来谈,所以引起我的兴趣,因为在我看来它不是一个纯经济学的东西。

    何清涟(以下简称“何”):经济学近几十年崛起了一个制度学派,其中有几个著名的大师,这个学派的始祖是凡勃仑,他写了一本《有闲阶级论》,这本书将研究眼光延伸到经济学以外的领域去了。其实经济学研究一向就具有人文传统,被尊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一生有两本得意之作,一本就是大家都知...

    Read more →

    是构造基础,还是建造空中楼阁?——谈“知识经济论”的误区

    by  • April 3, 1999 • 0 Comments

    近一年来,我国知识界人士谈“知识经济”、“信息社会”已蔚然成风。似乎谁不谈这话题,就与时代脱节,成了“过气”人物。最有趣的是居然还有人凭着“天下文章一大抄”的功夫,开始“写作”有关“知识经济”的“专著”。《知识经济学》又与当年的《旅游经济学》、《信息经济学》、《产业经济学》等著作一样,成为某一时期知识界(尤其是经济学界)捕捉的热点。有人很“学术化”地“创造”了一个“知识资本”的名词:“知识资本是能够用来创造财富的一切智慧素材——包括科学知识、信息、知识产权、经验等;也包括消息、建议、聊天、交流、看电影和电视等。”——这已经有点像前几年谈“文化”一样,将“知识资本”变成了一个筐,什么东西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