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资本外逃的“天堂”

    by  • October 20, 2002 • 0 Comments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就是成功地吸引了数千亿美元的外资。当人们把眼光放在大批外资企业为中国提供了新的技术和就业机会,并大幅度增加了中国的出口时,却很少有人指出,如果不是外商送来了数千亿美元的外资,中国的大量资本外逃足以动摇经济稳定。最近,海外和国内媒体相继开始讨论中国的资本外逃现象,其实,这从九十年代就开始了,而且已经持续多年。这个问题现在终于引起了舆论的注意,虽然晚了一些,但毕竟还是启发国人反思一个问题,如果“改革”的结果是一方面造成越来越多的中低阶层收入萎缩、生活困窘,另一方面却为权贵们向国外转移数百亿美元的资产开辟了通道,这到底是为谁谋利?

    资本外逃之所以值...

    Read more →

    中国改革的得与失

    by  • March 31, 2002 • 1 Comment

    一、对中国改革得失的几种算法
    二、对改革的反思
    三、谁享受改革成果?谁付出改革代价?
    四、关于“保守派”与“改革派”的政治神话
    五、20世纪的中国革命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六、政治利益集团、经济利益集团与一些外商相结合,联合统治广大中下层人民

    “改革到底为的是什么?我们在改革中究竟得到了什么?”

    回顾持续了23年的经济改革后,许多中国人都不由自主地要提出这一问题。尽管在80年代民众曾因改革而普遍受益,但90年代以来经受种种痛苦的人却远多于获益者。...

    Read more →

    中国还要发展工业吗?

    by  • March 3, 2002 • 0 Comments

    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始终难以摆脱萧条的局面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尽管各级政府把经济增长速度视为主要政绩,各省的GDP数字灌了不少水分,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经济增长速度仍然呈现出缓慢下降的趋势。虽然中央政府连年扩大借债规模,仍然无法有效拉动内需;现在债务规模已接近警戒线,显然,继续扩大借债不但难以为继,而且其效果不彰也是十分明显的。

    事实上,由于国内需求无法大幅度扩张,中国的经济增长已越来越依靠出口和引进外资;而从连续多年大规模吸引外资的结果来看,中国城市高达20%的失业率和上亿农村劳动力谋生无门的状况并未得到缓解。可以预期的是,只要中国继续维持目前的经济状态,失业问题将越来越...

    Read more →

    在农民抗税的背后

    by  • January 10, 2002 • 0 Comments

    去年秋末冬初,农民因抗交苛捐杂税而与基层干部发生的小规模冲突此起彼伏。近年来,这类现象呈逐年增多的态势。国内也有一些人对基层政府一味弹压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去年《山东公安专科学校学报》第3期就发表了一篇文章“正确认识和处理群体性事件”,主张要从民心的角度去关心民众的疾苦,认为民众心不平气不顺的主要原因在干部行为不当,应当尽量顺应民意、化解矛盾。确实,连年来农村经济一片萧条,农民收入萎缩,而基层政府的腐败和横征暴敛则逼得农民不得不挺而走险,冒死抗争。中央政府虽然在安徽试行了“费改税”、减轻农民负担的改革,但这一努力却遇到当地干部的阻力而流产了。国内有学者提出,应当“精兵简政”、裁减基层干部队...

    Read more →

    已走到尽头的小农经济 ——关于中国农村、农民与农业的对话

    by  • December 2, 2001 • 1 Comment

    何清涟(美国芝加哥大学访问学者)、程晓农(本刊主编)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1年第3期

    中国与印度:现代化道路上的迟到者

    何清涟(以下简称“何”):上一世纪中人类经历的社会变革相当多,但对人类生活产生久远影响、堪称最伟大的变革可以说只有两项:首先是民主政治制度成为人类政治制度当中带有普适性的形式;其次当推小农阶级的萎缩乃至消亡,这一变革永远切断了人类与以往世...

    Read more →

    鲁迅《药》之新解——人血馒头的另一种吃法

    by  • September 10, 2001 • 0 Comments

    “西安打假”归来后,不断有朋友打电话来安慰我,末了总不忘补上一句:希望这事不要太影响你的心境,耽误你的研究。一些了解冒我的名出书的朱健国的品格及为人者还进行预测:朱已经将贾平凹、余秋雨、袁庚、张志新、何清涟通吃了一遍,下一个目标不知轮到谁?

    与刚在西安打完假回来时相比,心情相对轻松了一点,身体疲惫也略为恢复了一些。于是做学术研究的“积习”又抬头了,开始思索中国社会的“生态平衡”问题:一个人成了名,便有不少人要来吃“名人”,吃和被吃,就构成了一种社会生态。而且这“吃”分成几种,第一种是假称与“名人”是朋友,比如朱在动员书商出书时,便称与我“私交很好”,并且“是永远的好朋友”—...

    Read more →

    当前中国妇女地位变化的社会环境分析

    by  • June 30, 2001 • 0 Comments

    影响当代中国妇女人生价值取向变化的社会压力
    压力之一:失业率高、就业难
    压力之二:工作中的性骚扰
    压力之三:婚姻家庭的脆化
    婚姻的实用化与性的商品化
    妇女生存状态对社会的影响

    早在八十年代就有研究者发现,中国妇女的地位并没有随着经济改革的进展而上升,相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妇女的地位出现了很不乐观的劣化趋势。根据世界上常用的衡量妇女社会地位的七项指标来判断(即妇女就业率、对待男婴女婴的态度、男女青少年入学比例、男女青年就业比例、妇女在国家机构重要领导岗位上的职...

    Read more →

    21世纪中国面临的挑战

    by  • June 10, 2001 • 0 Comments

    五六十年代形成的经济发展观明显落伍在经济全球化方面的竞争,重要的是制度建设的竞争只有通过制度改革才能找到解决中国变革难题的出路全面制度创新适应经济全球化21世纪中国面临的挑战。

    在20世纪最后的十年中,经济全球化已经成为一个主导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在这个大趋势面前,五六十年代形成的经济发展观明显落伍了,并正在被一种新的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方针所替代。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这个大趋势的压力和挑战,而与那些已经建立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体制的第三世界国家和原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相比,中国面临的压力更大。中国能否凭借相对落后的制度条件,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中获得成功...

    Read more →

    谁来协调国有企业的劳资关系?

    by  • April 15, 2001 • 0 Comments

    在中国的经济改革过程中,有一个事关社会不同利益集团利益协调机制的大问题,始终未得到重视,那就是谁来代表职工利益,谁来协调劳资矛盾。

    眼下的中国,与其他国家一样,也存在着相当明显的劳资矛盾。这里讲的资方,不单指私营企业里的资方代表,也包括国有企业里国有资产的资方代表。随着经济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国有企业不得不相对独立地运行,再也不能象改革前那样被当做统一的国有部门中的一个单元来管理。而政府也不再象改革前那样把国有企业职工当做“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当然成员来保护。为了防止国有企业被冗员和高福利掏空,避免国有企业拖垮财政和银行、进而威胁政府自身的安全,执政党不愿再长期提供“铁饭碗”、...

    Read more →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by  • March 30, 2001 • 0 Comments

    我作为一位社会化的学者,我经常有幸接触到各阶层人士,并听到来自各阶层的不同声音。正是这些诉求各异的声音,使我深深触摸到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我真切地感到,这些声音引起的社会关注有大有小,原因倒不在于声音本身的高低,而在于发出声音的人背后的实力支撑。

    人类社会从来就是靠实力排座次。在国际事务中,各国完全凭借以武力、经济实力为主要内容的国家竞争力发言;在一国的内务中,各阶层则凭借其拥有的实力发言,这实力,既有他们在社会阶梯上拥有的政治权力,也有货币赋予的权力。与这两项权力完全无缘的阶层,其利益诉求则有可能被湮没在历史的滚滚烟尘之中。

    几种利益的诉说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