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学理论和“屠龙术”──中国经济学的难堪和痛苦

    by  • March 20, 1997 • 0 Comments

    人类历史上至今为止已有过四种“显学”:原始社会中巫术至高无上,中世纪神学称雄,到近代哲学一跃成为众学科之王。而降及现代,经济学则成了“学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与学科尊荣相适应的是,这几门“显学”的大师级人物都分别是各时代天空中闪烁的明星。神学(后来演变为神权)的威势更非其它学科所能望其项背,连赫赫王权都曾被迫对它低下高贵的头颅。

    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学和社会学也日渐成为“显学”,不过这种“显耀”还仅仅只体现在传媒的渲染和部分经济学家的自我感觉上,并非体现在社会评价上。面对“时代呼唤大经济学家”的焦灼和急切,中国经济学界陷入了一种相当难堪和痛苦的境地。

    ...

    Read more →

    不要侮辱书与学者的名声

    by  • March 19, 1997 • 0 Comments

    走进深圳某著名书店,赫然有一排“精品柜”摆放于斯,里面陈列的书全都装帧考究,印制精美,让人乍见之下顿生爱意。但一翻开这些“精品书”,里面的内容却惨不忍睹,全是一些毫无思想的文字堆积,有的是作者多年来工作总结的重新包装,有的则是东抄西拼的大杂烩。据书店的作者介绍,这些“精品书”的作者,有的是从政多年现已离开政坛的“学者”,有的是经商发达的“企业家”。前者赋闲在家,已无当年做官时的风光,自然有点“门前冷落车马稀”,寂寥之时,便摇摇笔杆,写出一些自认为有“学术思想”的文字来(至于何者为“学术”恐怕这些人到死那天也未必明白);后者吗,反正有的是钱,前些年请人写某企业家的成功之路之类的已很不过瘾,...

    Read more →

    “灰色女性”及其他──原始积累时期的社会众生相

    by  • February 20, 1997 • 0 Comments

    所谓“灰色女性”这一颇有点学术化的名词,是近年来研究者用来称呼那些从事色情行业的女性,包括以谋取金钱为目的作人情妇、小妾(即深圳与广东谓之为“包妹”“小婆”,香港称为“二奶”,北京呼为“小蜜”,上海名之为“金丝鸟”者),以及按摩女、三陪女等一切与色情行业有关的女性。她们的“职业”即谋生方式和正常社会不一样,故此她们被社会视为“灰色”的。但她们的生存却恰恰与正常社会,亦即“白色世界”里的许多头面人物有密切关系,甚至可以说没有那些人千金买笑或万金藏娇,这个世界也就没有她们这一类人的存在。

    写这些人并不稀奇,这些年她们的存在已成为不少人的创作题材,但是却很少有人...

    Read more →

    寻找经济决策的政治基础

    by  • January 15, 1997 • 0 Comments

    ――重读布坎南《自由、市场与国家》

    在现代西方经济学家当中,始终存在两种分歧极大的观点:一种观点深信政府可以纠正市场缺陷,这一观点目前在发达国家中,已因国家债务失控、各种政府调节手段最终使经济窒息而受到各方面的质疑;另一批经济学家则始终对政府纠正市场缺陷的能力表示深刻的怀疑。美国经济学家詹姆斯•M•布坎南和其他几位开拓者,以他们创立的公共选择理论革新了经济学分析政府行为的工具。

    公共选择理论的基础奠定在一个十分简单但却很有争议的根本思想之上,即担任政府公职的是有理性的自私的人,其行为可通过分析这些公职担任者...

    Read more →

    繁荣从何而来?──中国经济现状和趋势的分析

    by  • June 30, 1996 • 0 Comments

    在人类迈向下一世纪之际,中国出现了经济繁荣,越来越多地吸引着世界的注意。中国的经济前景已经不再只是中国人关心的问题,而日益成为各国关注的一个焦点,很多与“中国热”利益关联的企业或团体期盼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繁荣。国际商界的“中国热”推动新闻媒体更多地关注中国经济,而媒体发出的一系列相当乐观的报导又反过来为“中国热”加温。经济繁荣已经出现了,为什么还要研究“繁荣从何而来”呢?因为,不懂得繁荣从何而来,就不了解繁荣能否持续下去。

    九十年代开始以来,中国顺利成功地走出了一九九零年的经济萧条,实现了经济的快速稳步成长,城市居民收入倍增,消费品市场繁荣,外资踊跃进入中国。中国的《亚太经济...

    Read more →

    后冷战时期中俄关系的现状与前景

    by  • April 30, 1996 • 0 Comments

    当今世界正处在复杂而深刻的变动之中,旧的国际关系格局已经消失,而新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尚未形成。在这种变动过程中,中俄这两个世界大国的相互关系是世人关心的问题之一。近现代史上中俄两国的关系充满了令人难以理解的种种曲折。苏联曾经同时支持中共和国民党这两个在国内政治战场上撕杀的对手;当毛泽东满怀革命成功的豪气拜访苏共兄弟时,他却被冷落在莫斯科郊区的客宅,而久久进不了克里姆林宫;紧接着苏共与中共的“蜜月”的,却是牵动整个国际共运的翻脸相向,最后双方甚至走上战场、动刀动枪;为了应付苏联这个昔日盟友、今日仇敌,中共反而与美国这个宿敌牵起了手;中苏关系刚刚正常化就被划上了句号,而变成了中俄、中国哈萨...

    Read more →

    学术泡沫与国情研究

    by  • April 13, 1996 • 0 Comments

    从一堆“学术泡沫”谈起

    1996年4月接到《二十一世纪》杂志传过来的一篇标题为《国家与社会的权力互强:乡村中国的基层民主》的文章,让我写一篇回应文章。该文谈的是中国刻下正在开始的“乡村民主化进程”,作者为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系的一位博士候选人。其奇特之处在于列举了其他研究者大量有关农村社会混乱脱序的调查材料以后,突然峰回路转,认为1992年实行了新的村委会选举制度以后,广大农民从此“真正获得选举并监督其村级领导人的权力”,广大农村也“建立了有效的民主监督机制,从而减少了腐败现象的发生,增强了村组织的社会凝聚力”,国家也“加强了在农村地区贯彻其政策的能力”,从此“民主政治作为一...

    Read more →

    为经济学引回人类关怀

    by  • March 23, 1996 • 0 Comments

    ——读《世界贫困的挑战》

    1974年,和本世纪最杰出的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共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还有瑞典经济学家冈纳.缪尔达尔(Gannar Myrdal),他们获奖的理由除了“在货币和经济波动理论上的开创性著作”之外,还由于他们对“经济的、社会的和制度现象的内在依赖性”作出了前所未 有的精辟分析。哈耶克是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泰斗,缪尔达尔则是新制度主义学派的始祖。缪尔达尔对经济、社会和制度现象之间的关系之所以能有如此深刻的洞察 力,和他长期在政界担任重要职务有关。1948年,...

    Read more →

    维持稳定与深化改革:中国面临的抉择

    by  • April 30, 1995 • 0 Comments

    中国在本世纪最后几年中面临的两大难题是维持稳定和深化改革。这两个政策目标有一致之处,改革不深入就难有长久稳定;但两者也有矛盾,不触动既得利益就不可能深化改革,而触动既得利益又可能动摇稳定。几乎可以说,今天中国的民众、精英比以往更关注政治、经济的稳定,“中国不能乱”的说法相当深入人心。中国的亚洲近邻和西方的主要大国也无不希望中国能保持稳定,避免动荡。然而,要了解如何才能稳定,首先要明白中国改革以来稳定是如何维持的,而这个问题恰恰是国内国际学术界不常讨论的。本文将从剖析这个问题入手,运用西方的苏联问题学者提出的一个概念──“社会契约”,来解释中国改革中的稳定的实现机制,以及这个机制的制度、经...

    Read more →

    增长、稳定及其代价──市场社会主义支配下的中国经济

    by  • February 27, 1994 • 0 Comments

    一九九二年以来,美国、西欧、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经济陆续步入低谷,中国却以其经济的高速增长和活跃的商业机会吸引了世界的注意。一些敏感的记者大胆乐观地预测未来中国的增长潜力和国际地位。作为一个改革中的原计划经济国家,中国不仅避免了俄罗斯目前那种经济困境,甚至拥有比此刻东欧各国都要好的经济表现:高增长、高收入、城市的低失业率。能不能从中国目前的局势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走了一条改革的捷径、中国经济从此即步步青云、直追东亚四小龙?无疑,这会是一个可能引起广泛争论的问题,而焦点之一则在于如何估价经过十五年改革后形成的新经济体制。

    中国的经济改革至少有三个方面的成就可以得到公认,第一是...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