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生命资源——为《中学生百科》而作

    by  • January 3, 1999 • 0 Comments

    中学是多梦季节,站在未来的歧路口,年轻人有着许许多多的憧憬与幻想。而惟有智者才明白,一个人终其一生能做好一件事就非常了不起。

    上天赋予人类的生命资源有智慧、财富、美貌、健康、爱情、友谊……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拥有这些生命资源的全部,能够拥有其中两三种生命资源的人就非常有福了。然而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是这样的现象:有的人拥有丰富的生命资源却不知善用,而有的人虽然只拥有极其有限的生命资源却能发挥到极致,将自己的一生演绎得有声有色,风生云起。而能否对自己的生命资源善加利用,全在于一个人对自己的认识与对环境的把握,这种认识发轫于青少年时期。

    现代社会中,一个人通向成功的道路有...

    Read more →

    今年以来大规模资本外流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by  • November 30, 1998 • 0 Comments

    今年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表明,中国的资本外流突然反常地比去年增加了百分之七十。目前,中国大规模的资本外流尚未引起国际媒体的充分注意,但如此大规模的资本流失已使中国政府不得不从十月份开始严格管制外汇。这一现象会不会持续下去,对中国的经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值得密切注视的。

    中国经济的发展对外资有相当高的依存性。从1992至1997年,中国引进的外商直接投资达到1,958亿美元,这一巨额外资使中国得以维持经济增长、扩大出口、增加就业机会,可以说,没有大规模的引进外资,中国就不会有过去几年的经济繁荣。中国和许多国家的媒体多年来已经习惯于谈论中国吸引外资的数量,但是很少有关于资本大...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断裂带——关于我国经济危机隐患分析

    by  • October 20, 1998 • 0 Comments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一直以其高速增长引起世人瞩目,但到了90年代以后却因为虚拟经济的超速发展而产生大量的泡沫。可以说,这20年来支撑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主要因素是超高速的投资,这种“投入投入再投入”的经济扩张技术水平低,而长期无效供给累积的“泡沫”实质上已向我们发出预警信号,兆示着我国经济发展潜藏着深重隐患。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前,欧美学者拉鲁什和EIR曾发出过警告。拉鲁什理论研究的分析方法从经济过程的双重性开始,他认为,经济过程包含两个方面:一、金融和货币过程;二、实物产品的生产、分配和消费的过程,包括技术进步。在拉鲁什和EIR看来,当今世界上巨大的金融财富价值,其形式...

    Read more →

    适者生存与有闲阶级

    by  • October 20, 1998 • 0 Comments

    “……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的思想,无论对错,都远比一般人更具影响力。而事实上,除了这些伟大的思想外,也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更能左右这个世界了。许多务实之士自以为能免除知识的影响,其实他们往往是为过时的经济学者所摆布。”

    凯恩斯:《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

    人只要生存于世,就无法回避几个带有终极意义的人生问题:生和死、贫和富、爱和恨。一个人终其一生,其行为实际上就是对这几个问题的不断解构和回应。大多数人的解构都平淡无奇,...

    Read more →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集权体制的大门?

    by  • October 20, 1998 • 0 Comments

    作者 程晓农

    (本文在国内《书屋》杂志发表时用的标题为“是谁导致了苏联解体?”)

    1991年,苏共内的保守派发动了反改革的政变,因回应者寥寥无几、又不敌叶利钦的挑战而告失败。这场政变充分暴露了苏共保守派领导人的愚昧、无能和孤立,最终结束了苏共的政治生命,继而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和原苏联各共和国的独立。作为共产主义阵营的发源地和中坚的苏联,顷刻之间突然分崩离析,号称强大无比、党员达人口十分之一的苏共,竟然找不到多少支持者而迅速土崩瓦解,对全世界来说,这确实是一场完全出乎意料的世纪性变化。<...

    Read more →

    学术泡沫:“儒家资本主义”的破灭

    by  • October 10, 1998 • 0 Comments

    自70年代开始,东南亚五国取得的经济成就举世瞩目,经济上巨大的成功使得一个多世纪以来饱受资本主义列强欺压的东南亚国家深感骄傲。为了解释奇迹之产生,“儒家资本主义”学说应运而生,并在将近20年内发展成为一门有一定框架的“理论体系”,并对现代经济现象处处都能加以“解释”的“学说”。

    对于“儒家资本主义”这一产生于民族辩护情结的学说,曾有不少人深信不疑。但自1997年下半年以来,东南亚金融危机波及面之广,危机程度之严重,远远超出人们的意料。人们开始怀疑,东南亚国家的国家干预不符合经济全球化的自由主义逻辑,更不存在建立在所谓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亚洲价值观”基础上的发展模式。所谓“儒...

    Read more →

    中国企业的知识底座

    by  • July 26, 1998 • 0 Comments

    任何一个民族要进入现代化进程,首先得完成工业化,而工业化的主体是企业。企业的历史命运就是一个民族现代化命运的缩影。就在中国企业被产权改革、下岗、再就业、消除不良资产等一连串举措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又被“知识经济”一词弄得目瞪口呆。据说在发达国家中,知识和技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正在不断上升:20世纪初为20%左右,70-80年代为60-70%,90年代后则相对提高到90%。以此来衡量,我们虽然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前行了100多年,但仍然是迟到的后来者:世界经济论坛与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开发学院1996年发布的国际竞争力报告表明,在46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的科学技术要素排名28位。其它几个二级指标...

    Read more →

    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三部曲

    by  • July 26, 1998 • 0 Comments

    中国的企业改革,是由中国经济改革方略所决定的。

    有人曾形象地将中国与前苏联的改革动机作一概括:两个国家的改革都是为了一张“口”,前苏联是为了“口”的社会功能:言论自由-政治自由,而中国则是为了“口”的生理功能:吃饱饭。目标不同,由目标决定的改革方略、改革手段、改革路径等也就有了根本的差异。前苏联采取的是从难到易,由体制核心动手术,故此先从政治体制改革入手,然后再用很低的折价率将国有资产折价并量化到俄罗斯公民,以发展私有化生产,建立市场经济。而我国则是从体制外围入手,初始目的只在于重建和修补被一系列冒进政策及“文化大革命”破坏了的经济机制。

    这一历史选择并非出于...

    Read more →

    中国企业改革的历史命运

    by  • July 26, 1998 • 0 Comments

    从工业化的历史角度来看,可以把世界工业化过程分为4代。以产业资本为轴心的英国工业化为第一代,依靠金融资本进行工业化的德国、美国为第二代,国家承担工业化的日本和苏联为第三代,第二次大战后获得成功的新兴工业国家或地区(NICS)的工业化为第四代。第四代工业化的国家在以美国和日本为中心的国际分工中,除了获得资金以外,还能获得机械设备、技术和市场。正是利用了资本主义体制中的这种国际分工,这些新兴工业化国家的经济获得了长足发展,创造了经济奇迹。中国工业化的历史过程相当漫长,开始于19世纪70年代的洋务运动可以被视为早期工业化运动,而自本世纪50年代开始的以重工业为主要内容的工业化可以被纳入苏联式的...

    Read more →

    婚姻中的经济学──读格雷·贝克的《家庭论》

    by  • June 15, 1998 • 0 Comments

    生活在当代,再也没有任何社会的基本单元比家庭受到的挑战更严重。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各个民族国家的家庭行为和结构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离婚率的上升正在使家庭陷入分崩离析之中。这一现象引起社会学家广泛的关注,对此作了不少解释。在众多著作中,号称“经济学帝国的最大殖民者”格雷贝克的《家庭论》脱颖而出,成为研究家庭问题的一本划时代的著作,并以此奠定了以家庭为本体的微观经济学体系。在《家庭论》(A Treatise on The Family )一书中,贝克对人类婚姻、离婚、生育决策、儿童教育决策提供了标准解释,正是这些解释,使得这本书广受经济学者、社会学者、人口学家以及少数生物学家和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