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构造基础,还是建造空中楼阁?——谈“知识经济论”的误区

    by  • April 3, 1999 • 0 Comments

    近一年来,我国知识界人士谈“知识经济”、“信息社会”已蔚然成风。似乎谁不谈这话题,就与时代脱节,成了“过气”人物。最有趣的是居然还有人凭着“天下文章一大抄”的功夫,开始“写作”有关“知识经济”的“专著”。《知识经济学》又与当年的《旅游经济学》、《信息经济学》、《产业经济学》等著作一样,成为某一时期知识界(尤其是经济学界)捕捉的热点。有人很“学术化”地“创造”了一个“知识资本”的名词:“知识资本是能够用来创造财富的一切智慧素材——包括科学知识、信息、知识产权、经验等;也包括消息、建议、聊天、交流、看电影和电视等。”——这已经有点像前几年谈“文化”一样,将“知识资本”变成了一个筐,什么东西都...

    Read more →

    共享社会财富的增长

    by  • March 13, 1999 • 0 Comments

    前一向从报纸上看到两条对比强烈的报道,一条是广东《新闻人物报》1998年12月登载的一篇报道:四川某县一个下岗工人家里因生活困难,1997年妻子自杀,1998年17岁的儿子自杀。另一条消息则罗列了广西合浦以原县太爷何建林为首的腐败官僚群体榨取民脂民膏,挥金如土,腐化奢侈的事实。作为一个研究经济学与当代中国问题的学者,从这两条对比强烈的消息里看到的是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社会收入分配体制确实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纵然不敢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但确实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而这两极分化是因为权力与市场相结合而形成。

    权力与市场结合作用下的两极分化

    自1978年...

    Read more →

    叩问生命的尊严——读筱敏的《风中行走》

    by  • March 11, 1999 • 0 Comments

    广东有几位写得一手漂亮文章的女作家,那呢喃儿女情态,旖旎都市风情,在她们的笔下演绎得倒也有滋有味,另有一番慧黠情致。偶于剪报之时浏览一两篇,总是浅浅一笑——人类文化的花园里有玫瑰、蔷薇,也有紫罗兰、矢车菊和数不清的无名花草,多样性才是宇宙生命的原生样态。

    但筱敏的《风中行走》读后,却为她对生命意义,特别是她对人类社会中女性生命在终极意义上的感悟所深深震撼。心想她与我一样,也是女儿国里少有的一类人,于是一直想为她写点东西,但因年来事情繁多,奔走不暇,不知不觉间搁了下来。有时到广州,事先思谋应该给她打个电话,见见面,但到时却总因时间铺排不开,至今也就缘悭一面。直至在《天涯》19...

    Read more →

    学者与生存环境——答《中国图书商报》记者杨盛轩问

    by  • March 9, 1999 • 0 Comments

    杨盛轩:在你的书中,我感受到一种深切的社会批判精神,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你似乎很少提出意见:譬如你说“我们必须重建经济伦理”,(《现代化的陷阱》,第215页)文章到此戛然而止,让读者看了痛快之后却又留下悬念,你关注的是让人们认清问题所在吗?我相信这并不是你没有具体的看法,只是这种看法一旦写在文章中,恐怕没有报刊敢发表?不知我这种感觉是否是一种误解,我想证实一下。

    何清涟:理解任何思想性学术著作,都没法离开具体语境的限制。我们现在到底享有多大的话语空间,是谁都明白的事情。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之难想必读者也略知一二。记得黑格尔曾经说过:我可以说出我所知道的东西,但有权利有所保留。中...

    Read more →

    社会公正:中国的改革模式面临的挑战

    by  • January 10, 1999 • 0 Comments

    目前,中国面临着两大问题,第一是经济改革徘徊停滞,第二是糜烂性腐败引起了越来越大的社会不满。在这两个问题的背后,实际上隐藏着一个在中国的改革模式中长期被忽略的问题,即单纯强调经济发展而忽视改革中出现的严重的社会不公现象,会不会最终妨碍中国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甚至直接危及政治社会稳定。现在看来,对这个疑问的回答似乎是肯定的。

    例如,目前国有企业改革中最困难的、社会阻力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对待下岗职工。在改革过程中,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难以维持下去,只好通过裁员、下岗来压缩支出、降低成本,有不少企业甚至已经难以逃避破产倒闭的结局。但是,过去三年来大规模的下...

    Read more →

    珍惜生命资源——为《中学生百科》而作

    by  • January 3, 1999 • 0 Comments

    中学是多梦季节,站在未来的歧路口,年轻人有着许许多多的憧憬与幻想。而惟有智者才明白,一个人终其一生能做好一件事就非常了不起。

    上天赋予人类的生命资源有智慧、财富、美貌、健康、爱情、友谊……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拥有这些生命资源的全部,能够拥有其中两三种生命资源的人就非常有福了。然而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是这样的现象:有的人拥有丰富的生命资源却不知善用,而有的人虽然只拥有极其有限的生命资源却能发挥到极致,将自己的一生演绎得有声有色,风生云起。而能否对自己的生命资源善加利用,全在于一个人对自己的认识与对环境的把握,这种认识发轫于青少年时期。

    现代社会中,一个人通向成功的道路有...

    Read more →

    今年以来大规模资本外流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by  • November 30, 1998 • 0 Comments

    今年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表明,中国的资本外流突然反常地比去年增加了百分之七十。目前,中国大规模的资本外流尚未引起国际媒体的充分注意,但如此大规模的资本流失已使中国政府不得不从十月份开始严格管制外汇。这一现象会不会持续下去,对中国的经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值得密切注视的。

    中国经济的发展对外资有相当高的依存性。从1992至1997年,中国引进的外商直接投资达到1,958亿美元,这一巨额外资使中国得以维持经济增长、扩大出口、增加就业机会,可以说,没有大规模的引进外资,中国就不会有过去几年的经济繁荣。中国和许多国家的媒体多年来已经习惯于谈论中国吸引外资的数量,但是很少有关于资本大...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断裂带——关于我国经济危机隐患分析

    by  • October 20, 1998 • 0 Comments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一直以其高速增长引起世人瞩目,但到了90年代以后却因为虚拟经济的超速发展而产生大量的泡沫。可以说,这20年来支撑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主要因素是超高速的投资,这种“投入投入再投入”的经济扩张技术水平低,而长期无效供给累积的“泡沫”实质上已向我们发出预警信号,兆示着我国经济发展潜藏着深重隐患。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前,欧美学者拉鲁什和EIR曾发出过警告。拉鲁什理论研究的分析方法从经济过程的双重性开始,他认为,经济过程包含两个方面:一、金融和货币过程;二、实物产品的生产、分配和消费的过程,包括技术进步。在拉鲁什和EIR看来,当今世界上巨大的金融财富价值,其形式...

    Read more →

    适者生存与有闲阶级

    by  • October 20, 1998 • 0 Comments

    “……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的思想,无论对错,都远比一般人更具影响力。而事实上,除了这些伟大的思想外,也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更能左右这个世界了。许多务实之士自以为能免除知识的影响,其实他们往往是为过时的经济学者所摆布。”

    凯恩斯:《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

    人只要生存于世,就无法回避几个带有终极意义的人生问题:生和死、贫和富、爱和恨。一个人终其一生,其行为实际上就是对这几个问题的不断解构和回应。大多数人的解构都平淡无奇,...

    Read more →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集权体制的大门?

    by  • October 20, 1998 • 0 Comments

    作者 程晓农

    (本文在国内《书屋》杂志发表时用的标题为“是谁导致了苏联解体?”)

    1991年,苏共内的保守派发动了反改革的政变,因回应者寥寥无几、又不敌叶利钦的挑战而告失败。这场政变充分暴露了苏共保守派领导人的愚昧、无能和孤立,最终结束了苏共的政治生命,继而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和原苏联各共和国的独立。作为共产主义阵营的发源地和中坚的苏联,顷刻之间突然分崩离析,号称强大无比、党员达人口十分之一的苏共,竟然找不到多少支持者而迅速土崩瓦解,对全世界来说,这确实是一场完全出乎意料的世纪性变化。<...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