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世纪的飘泊──戊戌变法百周年祭

    by  • April 17, 1998 • 0 Comments

    100年前,中国部分志士在“变法图强”的意念驱使下,开始了以变革政治体制为主要内容的“戊戌变法”,而这次变法的失败,中断了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上层资源,从此以后,中国不可避免地开始了在现代化道路上的惶惑旅程。决定了中国百年飘泊历程的两个相关主题是“法统”(政治制度)和“道统”(意识形态)的创新。

    戊戌变法前的中国,除了面临西方列强的侵略之外,还有几个亟待解决的深层次社会问题:社会的过度不平等(包括政治、经济)、农业内卷化、人口过多、教育水平低下、政府的极端腐败。只是当时的思想家与政治家们没有适当的解释工具,将这些问题均概括为“积贫积弱”。由于对抗西方列强的侵略成为“保国保种”的...

    Read more →

    “巴西病”的教训

    by  • April 6, 1998 • 0 Comments

    本世纪以来,后发展国家在发展的岔路口上,总是面临着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增加了所有集团(包括穷人)的收入,但是相对来说富人的收入却有了更大的增加,这就恶化了收入分配状况;第二种选择没有增加穷人的收入,但是它降低了富人的收入,因此收入分配状况虽然改善了,但贫穷的程度依然如故。这就是长期以来困扰经济学家们的“公平与效率”之间的两难选择。在这方面付出最惨重的社会经济代价的典型要算是巴西。

    巴西的经济发展道路是在以追求经济高速增长和采取对外开放为核心的发展哲学的指导下进行的,这种片面的发展哲学曾使巴西经济在短期内获得高速增长,但却留下了许多隐患,使巴西很快就由世人称羡的“经济奇迹”成...

    Read more →

    社会危机挑战“夹生饭改革”──对发展中国家现代化道路的反思

    by  • January 23, 1998 • 0 Comments

    1994年末墨西哥金融危机使墨西哥踏上“去地狱度蜜月”之途,至今这个国家还在那场灾难的阴影中徘徊;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南韩,经济虽然获得了长足发展,但韩国人民却长期生活在社会性腐败制造的痛苦之中,韩国也因此获得“腐败、舞弊的罪恶王国”这一“美称”。高度腐败最终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世界银行在1992年年度报告中将韩国从“四小龙”队伍中剔除出去;1997年7月泰国发生的金融危机又震撼了世界,这场危机对整个世界影响的“边界”在何处,至今还没人能准确预测。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两国,人称“遍地都是腐败”,而这两国政府还严格控制传媒,极少有贪污腐败案件曝光,并被提交到法庭进行审判。总之,“夹生饭”式...

    Read more →

    经济全球化趋势下制度转型道路的选择:二十一世纪中国面临的挑战

    by  • December 20, 1997 • 0 Comments

    中共十五大再次确认了邓小平的“加快经济发展、维持政治架构”的方针,并希望通过贯彻这个方针、维持下一个世纪中国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这个方针基本上是“六四”以后政策方向的延续,其追求发展和稳定的出发点主要是确保现行政治体制不变。但是,关系到今后经济发展走向的国际国内经济政治环境,已经发生重大转变,中国能否适应这一转变,是今后能否维持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的关键。

    在二十世纪最后的十年中,经济全球化已经成为一个主导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在这个大趋势面前,五、六十年代形成的经济发展观明显落伍了,一种新的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观念开始占据主导地位。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这个...

    Read more →

    世纪之交中国面临的金融危机

    by  • September 13, 1997 • 0 Comments

    中泰两国经济背景比较

    1997年7月2日泰国中央银行宣布泰铢实行浮动汇率制以后,当天泰铢应声下跌20%多,由此引发的金融危机像台风一样席卷东南亚,随后又袭击了新加坡、台湾和韩国,整个世界为之震憾。应该说,这次泰国的金融危机是多年来泰国经济高速发展积累下来的问题的总爆发,整个东南亚世界都受到这次泰铢贬值的株连。而这次危机袭击的下一个目标将是哪个国家或哪个地区,谁也无法预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政策研究部的负责人杰克.布尔曼指出,金融危机很可能会从一个国家蔓延到另一个国家,从而危及整个国际市场金融体系。可以说,这次泰国金融危机的爆发,不仅是对东南亚“经济奇迹”的挑战,也是对中国的一...

    Read more →

    经济学理论和“屠龙术”──中国经济学的难堪和痛苦

    by  • March 20, 1997 • 0 Comments

    人类历史上至今为止已有过四种“显学”:原始社会中巫术至高无上,中世纪神学称雄,到近代哲学一跃成为众学科之王。而降及现代,经济学则成了“学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与学科尊荣相适应的是,这几门“显学”的大师级人物都分别是各时代天空中闪烁的明星。神学(后来演变为神权)的威势更非其它学科所能望其项背,连赫赫王权都曾被迫对它低下高贵的头颅。

    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学和社会学也日渐成为“显学”,不过这种“显耀”还仅仅只体现在传媒的渲染和部分经济学家的自我感觉上,并非体现在社会评价上。面对“时代呼唤大经济学家”的焦灼和急切,中国经济学界陷入了一种相当难堪和痛苦的境地。

    ...

    Read more →

    不要侮辱书与学者的名声

    by  • March 19, 1997 • 0 Comments

    走进深圳某著名书店,赫然有一排“精品柜”摆放于斯,里面陈列的书全都装帧考究,印制精美,让人乍见之下顿生爱意。但一翻开这些“精品书”,里面的内容却惨不忍睹,全是一些毫无思想的文字堆积,有的是作者多年来工作总结的重新包装,有的则是东抄西拼的大杂烩。据书店的作者介绍,这些“精品书”的作者,有的是从政多年现已离开政坛的“学者”,有的是经商发达的“企业家”。前者赋闲在家,已无当年做官时的风光,自然有点“门前冷落车马稀”,寂寥之时,便摇摇笔杆,写出一些自认为有“学术思想”的文字来(至于何者为“学术”恐怕这些人到死那天也未必明白);后者吗,反正有的是钱,前些年请人写某企业家的成功之路之类的已很不过瘾,...

    Read more →

    “灰色女性”及其他──原始积累时期的社会众生相

    by  • February 20, 1997 • 0 Comments

    所谓“灰色女性”这一颇有点学术化的名词,是近年来研究者用来称呼那些从事色情行业的女性,包括以谋取金钱为目的作人情妇、小妾(即深圳与广东谓之为“包妹”“小婆”,香港称为“二奶”,北京呼为“小蜜”,上海名之为“金丝鸟”者),以及按摩女、三陪女等一切与色情行业有关的女性。她们的“职业”即谋生方式和正常社会不一样,故此她们被社会视为“灰色”的。但她们的生存却恰恰与正常社会,亦即“白色世界”里的许多头面人物有密切关系,甚至可以说没有那些人千金买笑或万金藏娇,这个世界也就没有她们这一类人的存在。

    写这些人并不稀奇,这些年她们的存在已成为不少人的创作题材,但是却很少有人...

    Read more →

    寻找经济决策的政治基础

    by  • January 15, 1997 • 0 Comments

    ――重读布坎南《自由、市场与国家》

    在现代西方经济学家当中,始终存在两种分歧极大的观点:一种观点深信政府可以纠正市场缺陷,这一观点目前在发达国家中,已因国家债务失控、各种政府调节手段最终使经济窒息而受到各方面的质疑;另一批经济学家则始终对政府纠正市场缺陷的能力表示深刻的怀疑。美国经济学家詹姆斯•M•布坎南和其他几位开拓者,以他们创立的公共选择理论革新了经济学分析政府行为的工具。

    公共选择理论的基础奠定在一个十分简单但却很有争议的根本思想之上,即担任政府公职的是有理性的自私的人,其行为可通过分析这些公职担任者...

    Read more →

    繁荣从何而来?──中国经济现状和趋势的分析

    by  • June 30, 1996 • 0 Comments

    在人类迈向下一世纪之际,中国出现了经济繁荣,越来越多地吸引着世界的注意。中国的经济前景已经不再只是中国人关心的问题,而日益成为各国关注的一个焦点,很多与“中国热”利益关联的企业或团体期盼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繁荣。国际商界的“中国热”推动新闻媒体更多地关注中国经济,而媒体发出的一系列相当乐观的报导又反过来为“中国热”加温。经济繁荣已经出现了,为什么还要研究“繁荣从何而来”呢?因为,不懂得繁荣从何而来,就不了解繁荣能否持续下去。

    九十年代开始以来,中国顺利成功地走出了一九九零年的经济萧条,实现了经济的快速稳步成长,城市居民收入倍增,消费品市场繁荣,外资踊跃进入中国。中国的《亚太经济...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