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欧日:中国不高兴也得邀约的舞伴

    by  • December 11,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12月11日是中国加入WTO十五周年纪念日,但在纪念日前夕,美国、欧盟与日本相继宣布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地位,让中国舆论充满了愤怒。《人民日报》微博号侠客岛发表《紧跟美国欧洲,日本也用这个议题挑衅中国》,网易将其内容提炼出来做成标题:“我们搞市场经济,为何要人家承认?”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十五年前中国欢庆入世成功的狂欢盛况,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中国为啥特别不高兴?

    这次中国未获美欧日承认“市场经济国家”地位,主要是因为北京认为这是稳稳到手的应得之物。回放一下去年以来的相关大事,就会发现,2015年上半年,在人民币入篮与市场经济国家地位...

    Read more →

    川普时代中美关系新棋局

    by  • December 8,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12月2日川蔡一通电话引发的巨大波澜至今还未止息,美国外交界、智囊群、知识精英圈与媒体认为这是川普对“一中政策”的危险挑战,批评声如潮涌,上演了一出“华府精英力驯狂龙”的大戏。与此同时,《时代》周刊却将川普列为2016年度风云人物,并幽默地称他为“美利坚分裂国总统”。但在中美关系这块大棋盘上,台湾其实只是一着闲棋,今后中美双方如何布子博弈,才事关大局。

    川普对外关系的战略思维

    谈中美关系,得先看川普这位候任总统的战略思维。很多评论者都轻蔑地断言川普缺乏战略思维,但他们可能错了。应该说,川普有战略思维,只是他表述时没经过太多的修辞包装,听起...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堡垒战:“保卫外汇储备”

    by  • December 4,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可能惊现动摇世界经济的“黑天鹅“,成为国际投行界的热议话题。中国政府也丝毫不敢懈怠,对于金融长堤上最薄弱的外汇市场,尽全力守望。但控制人民币汇率易为,至少目前已经成功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阻击在破七大关。而防止资本外流却难,几乎演变成政府为一方,无数资本拥有者与金融机构及“地下钱庄”为另一方的三角攻防战。

    央行关紧“帝国红利”套现之门

    资本外流的主力之一是在华外资。外资银行得行业近水楼台之便,竞相套现清场,陆续成功撤资。中国外汇储备连续四个月下降,10月份外汇储备为3.12万亿美元,较9月份下降457.27亿美元。尽管央行...

    Read more →

    人民币贬值会不会引发货币改革?

    by  • December 2,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在11月29日的时事大家谈节目的最后一批听众提问中,有人问及一个问题:人民币持续贬值会不会引发中国货币改革?当时我回答说不会,因为今年几个国家货币都出了严重问题,中国会吸取教训,继续通过控制汇率稳定人民币。本文分析中国政府近期内为何不会实施货币改革。

    2016年:三个国家遭遇本国“货币诅咒”

    自2016年初以来,委内瑞拉、蒙古与印度三国先后陷入通胀危机。

    先简述委内瑞拉的情况。自从查韦斯当政以来,依托本国主要资源石油的收入建立了所谓“社会主义高福利体系”,让拉美左派联盟一众国家羡慕不已。近几年,国际能源供求格局大变,委内瑞拉...

    Read more →

    世界悼念卡斯特罗凸显的左右鸿沟

    by  • November 28,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古巴的革命总指挥”卡斯特罗于11月25日辞世,除了“古巴人都在哭泣”之外,拉美左派国家联盟及中俄等专制国家表达深切的哀思在预料之中,但是,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在致哀之时对这位“硬汉英雄领袖”奉上的溢美之辞,却让人觉得时间作用于人类历史,最后产生了一种是非错置的魔幻效果:整个90年代被世界视为异类的社会主义硕果的古巴独裁者,今天成为一个生荣死哀的伟大英雄。

    左派联盟痛失榜样与座标

    卡斯特罗不仅生逢其时,青年时期赶上了社会主义大潮席卷亚非拉美等受西方压迫剥削之地,还罕见地死逢其时:世界在“阿拉伯之春”变为“阿拉伯之冬”后发生了几大变化:独裁政权...

    Read more →

    中国会勇扛全球化领军大旗吗?

    by  • November 26,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美国候任总统川普终于宣布上任后要立即废止TPP,让那些还在冀盼他手下留情的国家完全绝望,智利、秘鲁终于转投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替代贸易协议而去。世界很不情愿地意识到,主张美国优先的川普最后可能会将“世界总统”一位慷慨让贤。英国《金融时报》立刻将“世界总统”这一位置的职能分拆为二,其网站首页上两篇文章赫然并列,一是《中国将引领全球化》,另一篇是《默克尔是西方衣钵的继承人》,将全球化的经济领军大任降之于中国,西方价值的接班大任赋予了德国总理默克尔。

    日前美国总统奥巴马访欧时,已经将价值观火炬传递给默克尔,她也表示要竞选总理的第四个任期。但北京是否愿意接过全球化...

    Read more →

    TPP航船是否出港与亚太国家的忧虑

    by  • November 22,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大选过后,美国的国际政策中,被讨论得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TPP(跨太平伙伴关系)协议可能夭折。在近日于秘鲁首都利马举办的亚太峰会上,各国领导人也呼吁美国不要抛弃环球贸易协议,希望美国批准TPP,向世界各国实行最高程度的开放。专家们的预测更是异彩纷呈:英媒大谈“白宫易主 中国将主导亚太经济一体化”,还有一些专家希望川普当选后只落实一半竞选承诺或者干脆放弃其中四分之三。

    如果将TPP协议成立的初衷加以简要剖析,以及它在美国为何遭到强烈反对,将它与美国亚太战略的关系稍作剥离,亚太国家也许不需要这么担心。

     TPP是为了增强亚太国家对美国的向心力<...

    Read more →

    美国精英联盟为何败给了“乌合之众”?

    by  • November 17,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这次美国大选,被中国网友戏称为“农村包围城市”。这形容十分形象,因为正是美国乡村社会的中产成为支持川普的主力,才打败了希拉里代表的政治精英、经济精英与知识媒体精英三者结合的强大联盟,不仅为川普铺设好了入主白宫之路, 成功守住参众两院多数党地位,还将全美三分之二的州长位置收入囊中。这与大选日之前,民主党阵营与主流媒体一致认定共和党将出局的预测完全相反。

    媒体精英反思:以《纽约时报》为代表

    因为失败是全方位的,直到几天之后,媒体与民主党精英们才从震惊中逐步恢复过来,开始了艰难的反思。

    不可否认,这种反思的第一动力是出于失败感,并...

    Read more →

    修改数据后的选情民调只能误己

    by  • November 14,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落幕,除了全世界掉眼镜之外,还比往年多了一些余兴节目,其中最重要的一幕就是媒体与民调受到的质疑及他们的自省。

    这场质疑游戏刚开始

    应该说,美国媒体还没打算自我检讨,但来自外部检讨却开始了。按日期来排,这场质疑游戏的开始来自于中国那些加入了预测队伍的专家的检讨,比如《美国大选结果,我们为什么预测错了?》 ,文中检讨了三大原因:精英意识的缺陷、媒体和民调的误导、 价值倾向在现实的映射。美国媒体对2016年大选报道的反思,最早始于11月10日MSNBC《早安,乔》节目,针对当天《纽约时报》头版头条文章发出抗议,反思美国主流...

    Read more →

    2016美国大选:庶民的胜利

    by  • November 13,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11月8日,美国大选在全球关注下落幕,川普这个被美媒塑造出来的科西嘉怪物终于走完通往白宫的最后一级台阶,成为第45任白宫主人。纵观这次大选背后的美国政治社会背景,可以说,是美国中产阶级、自食其力的蓝领阶层用自己的选票与坚定的支持,为他铺就了进入白宫之路。

    川普的支持者究竟是哪些人?

    关于川普的支持者,由于媒体刻意误导,说其绝大多数是没受过高等教育的失意蓝领,许多评论者未经核查就经常这样引用,久而久之,三人成市虎,“经济困难、收入低、未受过高中以上教育”就成了川普支持者的经典标签,《纽约时报》与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些作者就经常这样说。但《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