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报拾趣:美国大选缘何引发世界焦虑

    by  • November 5,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在今年大选之前,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其实已经不太稳当,欧盟大国政府早就对美国不满,盟友关系虽在,但经常搞点小动作让美国不快。中国更是时时要挑战一下美国的领导地位,比如要求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新兴国家也觉得美国繁荣是昨日黄花,早就不像往日那样服从。但美国2016年大选中,主张新孤立主义的川普竟然成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并向选民承诺当选后一定“少管外国闲事”,从此担心美国不再领导世界的各种忧虑多如潮涌。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突然意识到:我们一度那么讨厌的美国如果主动放弃“带头大哥”地位,不带大家玩了,我们怎么办?

    西方世界表达忧虑情真言直

    英国《...

    Read more →

    人民币汇率管控依旧,国际风评有变

    by  • November 4,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国政府从未放松过对人民币汇率升贬的管制。如果要说有变化,那也是在管制松紧,即上下浮动幅度的大小,而不是管制有与无的问题。对中国的汇率管制,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一直持批评态度,但10月中旬美国的财政部报告对中国外汇管制不仅不再批评,反而有所肯定,这几乎是破天荒之举。

    美国说了什么?

    10月14日,美国财政部再次确定中国为“非汇率操纵国”,虽然还指出中国应该继续放松汇率政策,但却特别强调,尽管人民币在过去一年持续贬值,但原因是市场压力,中国并没有通过操纵汇率贬值获得贸易优势。不仅如此,在这份向国会提交的主要贸易竞争对手货币汇率情况半年报告中,...

    Read more →

    国际社会为何对“习核心”如此反感?

    by  • October 28,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曲终人散,人们期盼的人事调整消息杳然未见,倒是看到了会议公报宣告:“全党同志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坚定不移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海外舆论哗然,普遍看法是:这意味着政治和机构改革的大后退,习近平将建立毛邓式的强人政治。

    在习之前,江泽民早就是“核心”了,但无人据此将江泽民称之为政治强人,原因何在?

    “江核心”与“习核心”,形成条件不一样

    称习近平为核心其实并不突兀,相关的舆论工作一直在做,比如今年年初,一些中共地方大员...

    Read more →

    2016年:民主与专制政治的隔空较量

    by  • October 27,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人类政治史上,像2016年这样的年份实在不多见,美国是大选年,两党候选人公开角力,声势惊天动地;中国正为领导层换届,暗箱作业,静水深流。这些国家虽然都在各忙各的,但眼角都瞅着另一方,时不时批评一下对方:美英媒体竞猜中国习近平将破规矩寻求超过两届的连任、批评中国恶劣的人权状态之时,北京也非常惬意地看着美国大选那满天飞的丑闻,时不时地来上一篇“选举闹剧让美国政治失去吸引力”。

    2016美国大选:中国看到了什么?

    社交媒体上关于美国大选有很多评价。BBC中国总编辑凯瑞(Carrie Gracie)采写的《丑陋的美国竞选是中国民主的糟糕示范》一文...

    Read more →

    《永远在路上》究竟传达了什么?

    by  • October 24, 2016 • 3 Comments

    何清涟

    自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开播始,我就非常认真地逐集观看,目的是想了解中国最高权力层怎样定位中国政治腐败的性质,以及解决的方向与手段。看完五集之后,观感是:

    一、明显回避了“制度性腐败”这一本质问题,将腐败产生的根源置换成官员对自身要求不严、放松思想改造

    我在1998年出版的《现代化陷阱》中就指出,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源于中国政府垄断了一切资源,从土地、森林、江河湖海、矿产等自然资源,直到寺庙、文物、旅游景点等文化资源,再到行业准入门槛、各种资源开发权审批等软性资源,全由政府掌管。因此,政府官员成了“造就国王的人”,一家两制,通过妻...

    Read more →

    中国“大撒币”时代行将终结

    by  • October 19,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到今年9月底为止,中国的海外投资总额早已超过1.13万亿美元。但中国资本雄心勃勃的海外扩张计划,却被一项研究浇了一盆冷水。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中国“大撒币时代”得考虑调整策略,否则其中援助贷款部分的投资将无法回收。

    一、中国援贷成了发展中国家的免费午餐

    这个新报告叫做《加速增长与融资危机——中国在全球能源国发展融资的收益与风险》(Fueling Growth and Financing Risk:The benefits and risks of China’s development finance in the global ene...

    Read more →

    债转股:中国股市“生力军”之考查

    by  • October 14,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等两个文件,债转股将正式铺开。这意味着央行前一向流往房市这个储水池的货币已经过多,政府嗅出危险气味,于是一边让各地政府出台限购令,一边准备打开另一个储水池股市的阀门。

    债转股的“市场化、法治化及政府不兜底”

    国内媒体已经没有原来那么自由,一向还能乍着胆子谈点问题的财新网最近因为“刊发导向存在问题”的报道被罚,因此,国内只能看到对债转股的一片叫好声。从对《指导意见》明确债转股“三个鼓励”、“四个禁止”,到AMC(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将因债转股大赚一笔的利好消息,给各种股民的印象似...

    Read more →

    世界对全球化的爱与恨

    by  • October 11,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2016年的世界大事件当中,应当首推全球化进程逆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与WTO的年会,向来是全球经济领袖这些精英的聚会,但最近这次三大世界经济组织召开的会议上,这些全球化推手们开始讨论长达20余年全球化进程遭遇到的抵制。这倒并非他们改变了观念,而是急剧变化的世界形势迫使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

    经济领袖们如何表述全球化的困境?

    有关全球化影响的经典陈述如下:全球化与自由贸易,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让人才的国际流动更容易;富国、发展中国家、穷国将在这一进程中统统受益。当然,随着全球化版图的扩张,随着全球化打包发送还有普世价值,只是中国拒不...

    Read more →

    藏金窟的变迁:从瑞士银行到各国豪宅

    by  • October 8,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法广以《外交部发言人疑敦促瑞士银行以人类安定团结为责任不要公布非瑞士人账户隐私》为题,发表一条网友恶搞的信息,成为网络热闻,最后由《环球时报》出面声明这是谣言。这条消息缘于一个误会:瑞士银行2014年承诺的外国帐户公开,其实只是与几十个签约国政府信息交换,但外界误以为是对公众公开。此外,各国(尤其是中国)富豪、权贵海外藏金的方式早已变化,从瑞士这个顶级避税天堂的银行保险箱变为各国豪宅。

    瑞士银行的信息交换,是各国政府而非公众的知情权

    一些网民相信法广这条以“疑”字开头的恶搞新闻并非无因,这几年无论是《纽约时报》等海外媒体曝光中共权贵...

    Read more →

    中国债市将迎来外资“解放军”

    by  • October 6,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西方国家反全球化思潮开始出现,中国作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一直在反对普世价值,但临到反全球化思潮涉及经济层面时,中国大概会坚决捍卫全球化。且不说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时的昔日辉煌,就以中国金融系统的第二轮天量坏帐的化解并扭亏为盈为例,就是依靠西方金融巨头做为“战略投资者”来解救的。如今,中国债市可能又需要外资成为“解放军”,而机会也真来了,据《金融时报》9月30日消息,德银(Deutsche Bank)调查显示,外国基金经理打算在未来一年将其对人民币债券的投资增加一倍。

    外资将充当中国债市“解放军”

    中国的国家债务很庞大。仅2015年全年,...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