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的尴尬:从全球经济引擎沦为绊脚石

    by  • September 4,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杭州 G20峰会上,中国竭尽全力扮演“好东道主”这一角色,希望藉此提升国际地位,但还是面临难以摆脱的尴尬。这份尴尬不是来自于海外对中国人权现状的批评,而是缘于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地位的变化:2009年,中国是拯救世界经济的挪亚方舟;2012年,中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如今,全球化格局支离破碎,中国被西方国家视为破坏全球化的罪魁祸首。

    中国成为本轮峰会的众矢之的

    8月30日,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学者、前白宫国际经济负责人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在小组讨论中表示,在全球经济衰退和崩溃的背景下,奥巴马自200...

    Read more →

    中国海外矿产投资遭遇资源民族主义

    by  • August 26,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一篇《中国海外买矿失败率或高达95%》的文章在网上盛传,该文的主题是反思中企海外矿业并购为何基本失败,归纳的原因还是以前各种分析不断指出过的,例如收购前的调查工作不细致深入,在击鼓传花游戏里,中企大多充当接盘侠,接了盘后才发现收购的资产有大问题;收购后遇到国际市场发生变化,矿产资源价格大跌;中方为了管理方便,喜欢自带劳工,没给当地创造就业机会,等等。但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即中国矿业投资失败的根本原因是遭遇了资源民族主义,却几乎只字未提。

    国际国内因素催生中国资源外交

    冷战结束于20世纪90年代初。到了90年代中期,中国开始对外交战略...

    Read more →

    中国的三种怀旧:毛粉、膜蛤与民国当归

    by  • August 20,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从胡温时代开始,中国的三种怀旧热陆续登场,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毛粉、民国当归与膜蛤文化。三种怀旧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十多年,相通之处却只有一处,即对现实不满,通过怀旧否定当下,表示理想在过去。有心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三者承载的社会理想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共存。

    毛粉的理想是重建动物庄园

    毛粉的理想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从社会阶层分布看,其主体是中国的社会底层、已届退休年龄的党政事业机关干部,以及少部分文革结束后被当作“三种人”清算的人士。从地域分布看,主要集中在老少边穷地区。由于没有全国性的调查,只能以《纽约时报》2014年4月16日的...

    Read more →

    支撑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动摇

    by  • August 18, 2016 • 2 Comments

    何清涟

    从2015年开始的欧洲难民危机,以及2016年的英国退欧与美国大选的极度不正常,少数愿意做宏大思考的学者及观察人士,都不约而同的在思考民主制的危机。由于第三波民主化之后,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已经与民主制度在全球的推广紧密联系在一起,因此这种反思多从全球政治秩序受到强烈挑战切入。前大摩高管罗奇因为政治上要与美国主流精英保持一致,总体上否定特朗普,但在有一点上他却坚持:“特朗普说的没错,全球化体系已支离破碎”。

    全球化与本土利益的冲突

    今年5月,前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和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约...

    Read more →

    “庞氏增长”,经济舵手换人是否有救?

    by  • August 15,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8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掌舵大国经济 习近平引领中国经济开启新航程》, 这篇文章正式宣告:盛传了几个月的“南北院之争”暂告一段落,中共一哥习近平正式接掌中国经济之舵。从民间角度来看,今上喜欢揽权专断,李相温和亲民,后者所获同情分较高。但如今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困局,最好着眼于一点:目前中国经济的庞氏困局是否可解以及谁能解决。

    “庞氏增长”造成的金融空转现象

    “庞氏增长”这一词,是从美国庞氏骗局引伸而来。高度依赖金融活动的现代经济体系与庞氏骗局有着相同的运行机制,其本质就是设计一个宣称能够获得高收益的投资活动,吸引大量投资者参与其中,用...

    Read more →

    一封写错收信人的联名信

    by  • August 13,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8月10日,在华美国商会等46个全球商业团体联名致信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中国的《网络安全法(草案)》等法规影响商业正常运行表示关切,希望中国修改相关法规,因为“这些法律法规将使中国孤立于全球数字经济之外”。

    这封信是在全球行业协会游说无门情况下的最后一搏,但一是写错了收信人;二是没弄清习近平这位中南海主人的国家安全思维。

    收信人为何应该写习近平总书记?

    中共是个讲“政治规矩”的组织,在十八大权力交接前后,这“政治规矩”曾被破坏过,后来又被总书记习近平给立起来了。由于习总担任的小组长计有13个之多,多数人很难记全这些小组都...

    Read more →

    欣克利角核电项目搁浅,后果有多严重?

    by  • August 12,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英国唐宁街易主,中法联合投资的欣克利核电站协议延期,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立刻就此发表文章,称这将影响中英互信。中国投资遍布全球165个国家与地区,其中麻烦项目非常多,但很少有大使级官员为此发表专文,将项目搁浅上升到影响两国邦交的程度。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笔者因经常追踪中国海外投资信息,知道在中英关系这盘棋上,欣克利角核电项目虽然是一枚重要的棋子,但两国却不会因此最终翻脸,还会继续合作,但中国要想不再遭遇麻烦项目,应该吸取教训。

    两国对项目的安全评估各自言说

    英国首相特丽莎·梅对暂停这个项目的原因直言不讳:一是出于安全,二...

    Read more →

    官员多有共青团干出身,但无“团派” ——分析中共的“共青团政治”(2)

    by  • August 8,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几年中国政治的分析框架主要是权力斗争,斗争的双方不再是1980年代以来的保守派与改革派,而是江曾一系、团派、包括已经入狱的周薄等派。之所以认定“团派”的存在,是因为60、70后的省部级干部不少出身共青团系统。

    我从不认为这些出身共青团系统的官员在中共政坛构成了一个派系,即使在胡锦涛任总书记的十年内,共青团出身的官员,例如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等都获大力拔擢,但也不构成“团派”。以下是我的理由,供读者参考。

    从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到共青团中央

    中共改革以来的政治变迁,只有一事曾经成功,即结束老人政治。江泽民、曾庆红退而不休,在胡...

    Read more →

    一叶知秋话炎黄

    by  • August 6, 2016 • 0 Comments

    程晓农 发布于: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6年08月05日

    中国艺术研究院奉命接管控制了声誉卓著的《炎黄春秋》,这个杂志事实上被判了“死刑”。虽然知识界不少人联署声援《炎黄春秋》杂志的原社委会和编辑部,但终难扭转局面。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拒绝受理《炎黄春秋》杂志原工作人员对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民事起诉,而中国艺术研究院则宣布,已经完成了对该杂志社的人事改组。至此,《炎黄春秋》这面旗帜终于被推倒了,但是,它的精神永在。

    《炎黄春秋》遭扼喉,政治气氛逆变

    过去多年来《炎黄春秋》越办越好,它关于中国现代史和苏联模式的很多文章都广为流传,成为国人了解国史真相的...

    Read more →

    中国模式:共产党资本主义

    by  • August 6, 2016 • 0 Comments

    程晓农 发布于: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6年06月22日

     

    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红色政权“结婚”了,因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独特政治经济制度结构,既非社会主义,亦非民主资本主义,而是共产党资本主义;笔者首次提出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真谛。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中国的改革中就出现了明显的权贵资本主义特色。近30年来,海内外一直在谈权贵资本主义,但对它的评价始终围绕着腐败这个话题转悠,却没有进一步深入下去,因此也留下了一些值得思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