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现代化的陷阱》’

    什么是真正的批评规则?

    by  • January 3, 2000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对张曙光先生《批评规则、交往理性和自由精神》一文有关事实的澄清与回答

    事情的缘起:我在1999年3月份就已听到传闻:张曙光先生要发表一篇对我进行摧毁性打击的批评文章。但最先读到的是《读书》1999年10期的校样,那是经过《读书》编辑们苦心改过的文章,只是张文的一部分,我认为这篇文章主要还是进行学术讨论,没太在意。但随后一位朋友给我寄来了张先生发表于他任所长的天则经济研究所的内部文稿上的全文的复印件,我立刻致电《读书》执行主编黄平先生,要求发表张先生的全文,黄平先生拒绝了我这一要求,理由有二,一是《读书》有自己的形象,...

    Read more →

    我的“资产负债表”

    by  • June 10, 1999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标题定为“我的资产负债表”,但其实并不谈净收益,恐有张扬之嫌,因为那些东西真真假假,外面也传得够多了。这里只谈“负债”,亦即负面的消耗,而且是那些没意思之极的只浪费精力,却没有收益的负消耗。

    看了《书屋》今年第四期上题为《经济学“来了”》的文章,不禁想起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一九九七年十月号上一篇题为《真痞子来了》的文章,文风相似,谈的内容也相似,“真”文谈的是前年那本《关键时刻——当代中国亟待解决的二十七个问题》,那本书是那一年的热点;而《经济学“来了”》谈的则是现在的显学——经济学在中国的散文化写作问题。文中有两句话与我有关,一是“文学解释现实的能...

    Read more →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by  • April 10, 1999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何清涟
    李辉(《人民日报》主任编辑,主要著作有《风雨中的雕像》,以下简称“李”)

    经济学的人文关怀传统

    李辉:读你的《现代化的陷阱》,觉得虽然是谈经济问题,但实际上还是从社会批判、文化批判这两大角度来谈,所以引起我的兴趣,因为在我看来它不是一个纯经济学的东西。

    何清涟(以下简称“何”):经济学近几十年崛起了一个制度学派,其中有几个著名的大师,这个学派的始祖是凡勃仑,他写了一本《有闲阶级论》,这本书将研究眼光延伸到经济学以外的领域去了。其实经济学研究一向就具有人文传统,被尊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一生有两本得意之作,一本就是大家都知...

    Read more →

    学者与生存环境——答《中国图书商报》记者杨盛轩问

    by  • March 9, 1999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杨盛轩:在你的书中,我感受到一种深切的社会批判精神,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你似乎很少提出意见:譬如你说“我们必须重建经济伦理”,(《现代化的陷阱》,第215页)文章到此戛然而止,让读者看了痛快之后却又留下悬念,你关注的是让人们认清问题所在吗?我相信这并不是你没有具体的看法,只是这种看法一旦写在文章中,恐怕没有报刊敢发表?不知我这种感觉是否是一种误解,我想证实一下。

    何清涟:理解任何思想性学术著作,都没法离开具体语境的限制。我们现在到底享有多大的话语空间,是谁都明白的事情。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之难想必读者也略知一二。记得黑格尔曾经说过:我可以说出我所知道的东西,但有权利有所保留。中...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