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中产阶级’

    川普现象背后:美国中产阶级在萎缩

    by  • March 7,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川普(Donald Trump)异军突起,在媒体集体围剿并努力丑化的情况下,选情一路看涨。待到“超级星期二”之后,共和党内一些精英终于对川普痛下杀手,逾50名美共和党资深外交政策人士签联名信抵制川普,罗姆尼则公开痛批川普为骗子与冒牌货,连英国知识分子也加入痛诋川普大合唱。

    与其骂战,不如了解美国社会正在发生的变化

    其实,美国的社交媒体上则是另外一番风光,除了拥护川普者在那里尽情表达意见之外,社会主义者桑德斯也有不少青年粉丝。因此,美国政界与知识分子最明智的做法,不应该是满足于开骂,而是了解川普的支持者...

    Read more →

    从中国阶层结构看社会转型的失败

    by  • May 23, 2015 • 中国观察 • 2 Comments

    何清涟

    偶然看到学者资中筠女士的一段话:“一百年了,没有长进,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这段平实的话,却说明了中国社会转型(核心是社会阶层结构转型)的失败。所谓“失败”,是指中国社会阶层当中,底层数量过于庞大,中产阶级人数占总人口比例偏少。

    中国社会阶层结构转型失败

    社会转型包括政治转型、经济转型与社会阶层结构转型等几方面。当一个社会的阶层结构发生变化之后,消费结构(从而带动生产结构)、文化形态、价值观念等都将发生深刻变化。中国现在最大的失败就在于社会阶层结构转型失败,即未能从底层为主转化为以中产为主的阶层结构。

    所谓“上面是...

    Read more →

    “中间力量”缘何成了政治夹心层?

    by  • August 11,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公盟许志永被拘押事件引起的社会反应复杂。该事件既标志着执政者对“中间力量”的打压与拒绝,而推特圈对该事件的反应则表明“中间力量”同样受到政治反对派的排斥。

    以中产阶级为假想社会基础的“中间力量”成了两头不讨好的“政治夹心层”,其实是支撑“中间力量”的三个政治幻觉先后消失后的必然反应,

    *政治幻觉之一:中产阶级壮大后必然产生权利要求*

    “中间力量”这一词汇曾在20世纪40年代国共内战时期出现过,指代由各民主党派组成的“第三势力”。当时国共逐鹿中华,谁得到第三势力的支持,就意味着谁得人心。不过,这一词语用于今天则不同于当年...

    Read more →

    俄罗斯的希望:中产阶级权利意识的觉醒-“六四天安门事件”23周年反思(二)

    by  • June 14, 2012 • 世界与中国 • 7 Comments

    中国近些年的外交有个特点: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如果有任何“不友好”的行动,中国政府必然提出强烈抗议;但俄罗斯对中国再“不友好”,比如俄国的中国威胁论时时泛起;中国商人及在俄侨民经常受到不公正不人道的待遇: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一波三折,中国经常遭到俄罗斯经常单方撕毁协议的羞辱,等等,但中国政府对此基本低调处理。中国媒体对这类事件也视而不见。在对待普京及西方各国元首的态度上更是泾渭分明,对西方国家首脑及政府丑闻从来不吝笔墨,对普京则除了赞扬,基本不加批评。

    普京何以得到如此礼遇?原因无它,只因中国政府将普京及俄罗斯视为反民主盟友。放眼滔滔世界,北京觉得很难再找到与自己如此相似的同...

    Read more →

    3亿多“中产阶级”为何消失了?

    by  • July 13, 2011 • 中国观察 • 54 Comments

    最近,北京又让世界看到了这个国家非常混沌的一面:全国人大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由2000元提高到3500 元之后,高达三、四亿之多的新兴中产阶级突然缩水为2400万人。按照中国物价水平,3500元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刚够维持低水平生存,在省会城市也很紧张。因此,这一结果意味着98%以上的中国人仍然贫穷。这幅图景与此前不久全世界都在兴致勃勃地讨论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5年将超过美国那幅繁荣富足的中国景象简直成了冰火两重天。

    富裕与贫穷,这两幅图景的主要画工都是中国政府,人们究竟应该相信哪一幅是真实的呢?

    统计数字的“真实性”怕比较

    征...

    Read more →

    社会冲突激化的后果:中间地带的消失

    by  • June 13, 2011 • 中国观察 • 52 Comments

    这次广东增城事发,尽管当局动用了除开枪之外的一切手段以震慑,但据说至13日为止,在广东各地打工的川籍民工还源源不断地赶往增城支援。一名孕妇在一超市门口占道经营摆摊引发的冲突如此激烈,让中国社会各界从中闻到了一触即爆的浓浓火药味。

    对这种局面最感痛苦傍徨的其实是以知识分子、城市白领为主体的中产阶级。道义上,他们都知道这是政府多年压榨过度所致。老百姓比较怕官府,在与官府发生矛盾时,一般是退让避祸,只有退至无可再退之时才会起而反抗;但理智上,中产阶级更清楚地知道社会失序以后,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可能就是他们。

    在日益剧烈的社会冲突当中,中国的中产阶级注定将成为被殃及的池...

    Read more →

    中产阶级的行动能力与制度限制 ―― 有关中国中产阶级的断想(二)

    by  • December 21, 2010 • 中国观察 • 106 Comments

    最近《南都周刊》发表了一篇“中产万税”,描述城市中产阶级在日益沉重的税收压迫下的艰难生活。与早些时候相继发表的“今天的中产,明日将无力养老”、“中国白领压力重重,中产阶级梦或只是梦想”等文相比,这篇“中产万税”集中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产阶级在税收方面并不具备任何与政府讨价还价的权利。无论是政府开征新税种还是重新厘定税率,中产阶级(当然还包括全体国民)都只能被动接受,没有任何机会对这一事关国民经济权利的大事发表任何意见。

    在民主国家,税收是重要的社会公共事务,无论是增加税率还是开征新税,公民都有权讨论并充分表达意见,最后通过本选区的民意代表国会议员在国会会议上投票表达赞成或反...

    Read more →

    有关中国中产阶级的断想(一)

    by  • December 17, 2010 • 中国观察 • 94 Comments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一个阶级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之时,就被全世界赋予了承担中国社会转型的时代重任,这个阶级就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在中国,由于“中产阶级研究”这个领域有“红顶子”介入,在国内牵涉到政治上是否正确,在国际社会则涉及到研究者对华是否友好的重大立场,所以中产阶级的研究多少变得有点离奇,

    离奇之一是中产阶级的数量增长被按年份定了阶段性指标。2004年时,定下的中产家庭经济指标是家庭年收入1万至5万美元(8万至40 万人民币)左右,以此标准推算,到2010年时中产阶级占中国总人口比例将达多少,于是中国人皆中产。为中国中产阶级定指标的机构,既有一些当仁不让者,如中国社科院这类中...

    Read more →

    一个学术神话:中产阶级的兴起能够促进中国的民主化

    by  • November 17, 2005 • 学术思考 • 3 Comments

    近几年有一个在海内外被热烈讨论的话题:即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正在壮大,这个庞大的新兴阶级将推动中国的民主化。一个出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则干脆称中国已经形成了“洋葱头结构”,所谓“洋葱头结构”就是“两头小、中间大”,与橄榄形、菱形等同义,指的是一个由中产阶级占人口大多数的社会结构,今天欧美发达国家均属于这种橄榄型社会结构。

    中国官方学者论证这个问题当然不是为了论证中产阶级本身,而是为了论证中国正在进步,其社会结构正在接近西方民主国家的社会结构。而海外中国研究圈相信这一点,除了部分人可能不了解中国情况之外,更多地是为了抚慰自己的良心,表明自己赞美中国、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