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中共’

    WTOからTPPー中共は「世界と軌を一つに」から「世界の孤児」型へ

    by  • October 12, 2015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2015年10月12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r2mjc

    TPPが中国を仲間はずれにしたというのが大変中国人を刺激しています。中国政府はずっとTPPは米国の中国に対する陰謀だと宣伝してきましたから、この布石はしっかりと発酵期間を経て、TPP協議が基本合意に達した後は政府が前面で宣伝しないでも中国内の各界はしっかり強烈に反応しました。その唯一の共通点は中国が孤立化するという点です。でも、孤立した原因と結果についての見方は色々異なっています。これは中国人...

    Read more →

    中共歴代”大番頭”の3傑物

    by  • September 5, 2015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2015年9月1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Y8Vic

    中共が政権についてから、中国共産党中央委員会事務局長は楊尚昆(*1907年- 1998年、中国8大元老の一。文革で失脚、のち復活)が16年の長きにわたって1965年11月、「盗聴事件」 で毛沢東に忠誠心を疑われて職を解かれるまで務めました。楊尚昆の後、中共には10人の事務局長がおり、この職で迫力ある存在として楊尚昆に次ぐ任期をつとめたのは汪東興(13年)ただひとりです。胡启立、乔石、王兆国ら三人は...

    Read more →

    谷案审结的三个满意与两个不满意

    by  • August 22, 2012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谷开来的谋杀罪最终判以死缓,国际社会与国内网友舆论滔滔。外媒均认为审判过程许多关键事实尚不清楚,这种政治判案太将法律当儿戏。日媒甚至失去报道兴趣,认为中国一点也没变,还是刑不上大夫那套。

    我想了一下,凡对谷案判决有批评意见的人,大都是中共利益集团之外的人。他们没意识到,他们的错误在于把中共政府看作人类文明政府的一员。

    我现在来个换位思考,尝试从中共本身利益来判断这场审判的得失。

    权贵阶层包括警察在内,时不时杀个把人,在中国实在算不得大事。如果不是薄熙来没把王立军这小子按住,让王夜奔成都美领馆,将海伍德被谋杀的事捅给美国人,这事早就捂得严严实实,哪...

    Read more →

    从“三张网”下暂时逃遁的薄熙来

    by  • August 13, 2012 • 中国观察 • 33 Comments

    谷开来与王立军相继受审,外媒最希望看到的是薄熙来在此案中涉入多深、谷开来如何通过海伍德等人转移高达60亿美元的巨额资产,接下来还能看到中共当局追查这60亿美元来源之不正当,并以贪腐罪惩罚政治失败者薄熙来,因为这是今年3月份中共中央领导层的预留的“三张网”之一。

    但是所有媒体统统失望了,大批国际媒体——包括赫赫有名的《华盛顿邮报》、《时代》杂志等美国媒体记者赶到安徽合肥后,仅能在法庭外观察。外媒认为,全案缺乏阳光。庭审结果只让这个案子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连海伍德究竟是死于谷开来之手,还是另有更神秘的第三者杀手;以及海伍德被灌食的毒药是“毒鼠强”还是“氰化钾”,都留下了种种悬疑。...

    Read more →

    集体领导模式的缺陷:权威不足与内部分裂

    by  • May 7, 2012 • 中国观察 • 13 Comments

    中共以分散最高权威为目标的“集体领导模式”目前正遭遇严重危机。

    一向强调全体党员“紧密围绕在某某某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的中共,今年通过“倒薄事件”与“陈光诚事件”,向世界清晰地展现了自身内部严重的分裂。在如何对待陈光诚的问题上,外界至少看到有两个“中共中央”在死掐。以下戏以“中央A”指代公开化的、人们可见的中共中央,以“中央B”指代在暗中起作用、但其骨干与主要人物是谁,人们却只能猜测的中共高层人物。

    中美双方根据陈光诚意愿签订好协议,中央A保证陈光诚的自由与安全,同意他离开临沂,在国内选一城市携全家生活读书并保障他的基本生活;中央B却以他的家人安全在威胁他...

    Read more →

    谁养活谁,中国人都来想一想

    by  • February 27, 2012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2月中旬以来,中国网络上疯传成都交警大队长吴宇佟的一条雷人语录。在处理一起交通违章的行政复议时,这位吴大队长很神气地对投诉者说:“我叫吴宇佟,你记住。我们这里不是西方,西方的警察是吃纳税人的钱的,纳税人养警察,我告诉你,东方的警察,我也是纳税人,我也交税。我们的经费来源于国家财政,和纳税人交的钱是两个概念,纳税人交的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录有这段话的视频在网上登出之后,事件本身已经退居次要位置,几乎没有人再关心行政复议的由来与这个需要复议的小案件本身,只关心这位吴大队长说的这句话“纳税人的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众多网友都对吴的话嗤之以鼻,但也有些网友认为,这位交警大...

    Read more →

    权力交接中胡温的最大顾虑是什么?——2012年中国政局分析(三)

    by  • February 15, 2012 • 中国观察 • 14 Comments

    薄督在重庆玩政治“蹦极跳“之后不久,“红二代”议政也渐成中国一大政治景观。这个群体的父辈之间恩怨纠结甚多,对中国未来政治出路的看法也并不相同。让他们坐到一起来的原因除了身份认同之外,还有以下几点:1、现阶段他们在利益集团中被边缘化;2、对目前的腐败高度不满,对中共统治有严重的危机感。在中国当局严厉控制言论与聚会的情况下,“红二代”能时常聚会批评时政,且不被当局扣上“阴谋颠覆政府”之类的罪名,国人谓之“讲真话的特权”。

    所有这些,都给现政治局常委这个拥有最高权力的群体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第四、五代权力交接在即。但在专制政治中,前一代交班时最大的愿望是“平安下车”...

    Read more →

    毛泽东“西学观”对中国政治的影响

    by  • October 10,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0 Comments

    最近我在思考中国为何行宪百年却依然无法圆宪政之梦。在查阅了大量资料方才发现,主要原因其实并非中国的东方文明属性拒绝接受西方文明,而与国人向西方学习的态度有关,直接一点说,是与毛泽东形塑的中共政治文化对西方政治文明的态度有关。

    这点感悟其实是阅读日本、韩国及印度制宪的文献后生发出来的。这些国家同属亚洲文明,但现在都实行了宪政,它们目前的政治观念与制度都不是从本土的前近代思想的提炼或再创造而产生的。尤其是深受中国古代文明熏陶的日本与朝鲜,其哲学、宗教、法律、政治等传统,没有任何关于宪政政治的因子。这些国家的国民,在近代以前,对“权利”“公民自由”这些词汇均闻所未闻。从近代以来,...

    Read more →

    中美之间的另类“文化交流”

    by  • July 7, 2011 • 中国观察 • 58 Comments

    身在美国,但对美国网络上对中国的评论看得不多。最近乌有之乡一篇愤怒的文章倒是让我去看了《纽约时报》两篇网文。这两篇网文一是裴敏欣写的“伟大的党,但共产主义在哪里?” (Great Party, but Where’s the Communism?)还有一篇是David Shambaugh写的“中共在90”。(China’s Communist Party at 90)。

    乌有之乡这篇署名“中云”的文章,其标题为“评纽约时报两篇‘祝贺中国共产党90岁生日的文章”。他先是对《纽约时报》网站上几篇庆祝艾未未与胡佳获释表示不满,然后对这两篇充满了对中共不敬之...

    Read more →

    女政治犯的尊严

    by  • June 7, 2011 • 中国观察 • 97 Comments

    题记:本文并非只为女政治犯而写,是为了中国所有的政治犯及一切还在囚笼中的同胞而写。

    写此文缘起于一场推上故事。多年来,尽管我对政治犯的尊严非常在意,却不敢触碰这个话题。因为这是中共统治下政治犯尤其是女政治犯一个永远在流血的巨大创口,我实在不忍心去面对它。

    多天不上推,5月31日上推后看到的第一条推文就是在中国“茉莉花革命”中被失踪三个多月的上海女律师李天天的一条涉性推文,一惊之下再翻查了她复出后的所有推文,其恣肆狂放完全与她失踪以前的言行相异,联想到近几个月有推友写信告诉我其推号被迫交出,此后推文非他本人所写一事,我于是推测,李天天的推号被盗,这是国保为了污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