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中国政府’

    中国政府発表ジニ係数の疑問

    by  • January 21, 2013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HeQinglian 氏

    Translated by @Minya_J 東京

    2013年1月21日

    ①この十数年来、中国人はGDP、ジニ係数、レントシーキング、インフレ等専門用語に耳タコ、高等教育受けた人は大体意味が分かっている。

    ②最近、ここ何年もジニ係数を発表しなかった国家統計局がこの10年の数字を発表した。2008年の0.491を最高として、2012年には0.474に減ったという。が、すぐさま疑問の声が上がった。

    ③【政府の数字が信じられないのは、政府の信用がガタ落ちだから】胡温体制の10年間、生態環境...

    Read more →

    中国GDP高增长,两大泡沫仍“坚硬”

    by  • January 30, 2012 • 经济分析 • 8 Comments

    在经济增长速度上,中国再创“世界奇迹”。2011年,中国GDP总量为人民币47.1万亿元(合7.4万亿美元),全年GDP增速为9.2%,名义增长高达17.5%,

    这一增长率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算得上非常“火爆”。但它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在稳步发展,因为GDP增长除了说明中国经济规模在扩大之外,并不表示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难题得到解决。

    中国经济结构需要调整,这是从2008年以来中国政府、学界直至国际观察者的共识。所谓调整有最重要的两条,一是要房地产降温,不能再让房地产承担拉动经济的“龙头产业”重任。二是经济结构要升级换代,主题是要从劳密型向技术(资本)密集型转变。把握中...

    Read more →

    被“数据迷宫”绕晕的北京

    by  • July 15, 2011 • 中国观察 • 21 Comments

    话说中国的数据迷宫,其实并非海外“反华反共势力”营建,而是北京自个倾力倾情打造。不幸得很,近年来北京营造的数据迷宫,越来越不能迷惑住外国人与本国国民,倒是官府自身经常被那迷宫折腾得晕晕忽忽,温家宝总理至少被绕晕过好几次。

    先说刚发生的事例。6月24日温总理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中国已成功地遏制国内通胀,抑制住价格压力。此论让温粉们兴奋了十余天之后就高兴不起来了。7月9日,国务院下辖的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6.4%,创近三年来新高,显示在货币紧缩政策之下,通货膨胀触顶过程仍在继续——国家统计局这一数据否定了其上司温相此前的对外宣告。

    ...

    Read more →

    中国政府心中的“茉莉花”

    by  • March 17, 2011 • 中国观察 • 423 Comments

    截至上星期,由一条推文引发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终于完成了第四轮。外界虽然没看到多少集会者现身,却清楚地看到北京当局心中那束“茉莉花”已经成了一把巨大的芒刺,不仅将不少与茉莉花完全无关的人士关进了监狱,还折腾得警察便衣维稳队伍连轴转。

    也许是北京当局觉得“革命”的主角即集会者永不出场,只有警察便衣列阵以示威慑,再辅之以大规模抓捕这种暴力政治,其结果是将自家队伍的人心折腾得七上八下,维稳之前先使自家人的信心丧失大半,于是由总理温家宝与《人民日报》海外版先后发表“不能把中国比作北非”的讲话和“中国不是中东”的评论,一则以示中共的镇定,二则也算是为自家心中的“茉莉花革命”作个收科。...

    Read more →

    风流纵被风吹雨打去

    by  • February 25, 2011 • 中国观察 • 135 Comments

    尽管“2.20茉莉花革命”只是一次亦真亦幻、更象行为艺术的行动,但针对这一虚拟行动的应对举措,中国政府完全处于“体制性防范过当”状态。我这里所说的“体制性防卫过当”,其实就是指中国政府滥用体制化暴力,导致国内一片肃杀之气。

    博讯2月24日发布一条消息,说最近在多部门参与的维稳会议上,北京当局提出三条重要举措:一、对2.20茉莉花革命一定要找出源头,找出发起者、策划者,予以重惩。二、对国内宣扬成是有人恶搞、开玩笑,使民众不重视、不关心。三、将2.20茉莉花革命归为美国操纵。

    我无法判断这条消息的真假,但我确实知道这条消息所谈的所有三点,就是中国当局此时此刻正在做...

    Read more →

    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by  • February 17, 2011 • 传媒观察 • 148 Comments

    近两天,最让人吃惊的新闻莫过于美国之音中文部的广播电视节目可能将被裁撤的消息。考虑到这一行动正好发生于中国为争夺国际话语权而花费巨款推行“大外宣计划”之时,我觉得有必要谈谈自己在中国人权(纽约)做的一项研究课题中的一部分,以让人们了解今天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

    中国官方一直认为,“世界上话语权的分配很不平衡,80%的信息被西方媒体垄断”。自从中国政府改革开放积聚了财力之后,就开始通过资助或者直接出资创办貌似独立的华文媒体、华文学校,并鼓励开办各种华人社团,作为统战工作的主要工具,并将这三者合称为中国政府的“三宝”。从三年前大张旗鼓地全力推行“大外宣计划”。这一计划分为中、...

    Read more →

    艾未未发掘的一块时代拼图

    by  • January 20, 2011 • 中国观察 • 56 Comments

    9年前我着手研究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之时,感到缺少一块拼图,即中国媒体人对政府控制媒体的经验自述。我当年虽然存有6本工作笔记,但一则本人是著述者,不能强调个人经验;二则我所供职的媒体并没有全国影响,因而这一块就只好留白了。但我心存希冀:中国有成千上万个媒体人,说不定会有某位有心人为历史留下一套详细的工作笔记。

    艾未未2010年12月2日对16位媒体人的采访,从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陷。他采访的媒体人均供职于现阶段有全国影响的媒体,其中既有南方系列,也有在属于“外宣刊物”的《凤凰周刊》,还有新兴媒体互联网的总编。作为采访者的艾未未能够针对不同的访谈对象机智地设问与追问,将媒体...

    Read more →

    从77元廉租房风波看政府公信力

    by  • January 6, 2011 • 中国观察 • 72 Comments

    讨论中国政府的公信力问题倒不是民间所热衷,只是官方学者隔三岔五地要就此规劝一番。至于政府自个倒是早就将自己当作一个公司对待,而且还不是西方那讲究社会责任的公司,只注重公司的效益即GDP的增长,却将政府的服务功能弃之不顾,先是将住房、医疗、教育等当作包袱甩给了公众,让他们深受“新三座大山”压榨之苦;继而是为了保增长而乱采资源、引进污染项目,征地拆迁,全国到处发生自焚抗争事件。至于民众如何生存,政府只在口头上表示关心。所谓公共健康、社会保障、环境保护等本属于政府权责范围内的事情,政府更是雷声大、雨点小。与此同时是腐败日渐蔓延成了政治之癌。政府的公信力也就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损耗,所剩无几。Read more →

    最富裕的政府为何总患“财政饥渴”?

    by  • December 27, 2010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看到几条多少有点矛盾的新闻:一是政府有大笔的钱花不完。承接多年财政收入增速高于GDP增速之势,中国财政收入今年将超过8万5千亿,但全国财政支出在前11个月只完成了73.8%,还有近两万亿的巨款,需要在最后1个月花掉。根据以往的历史经验,这种“突击花钱”就是各级政府巧立名目乱花钱。 二是中国政府始终存在严重的财政饥渴。各级税务官员为罗掘税源巧立名目,全年都在为完成税收增长8%的目标而“努力奋斗”。到12月份进入税收密集调整期,车船税、购置税、关税无不上调,还有不少新税种行将开征,如房产税。

    政府的钱都花哪去了?

    更让人纠结的是,中国政府尽管成了全世界最富裕的...

    Read more →

    民富国安之梦何时圆?

    by  • October 20, 2010 • 经济分析 • 22 Comments

    中国政府郑重宣告,“十二五”期间中国的发展方式将从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被列为“十二五规划”的重点之一是改善收入分配。

    其实,改善收入分配在“十五”与“十一五”期间均被列为规划重点。只是那时中国人大多没想到国富与民富并非同一回事,总相信党的宣传“大河涨水小河满”,以为国家富了,民众的收入自然会水涨船高。

    今年8月初那条中国GDP总量跃居世界第二的消息,终于让中国人看到了自身的真实处境:亲爱的Motherland虽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人均GDP却排在世界第103位。按市场的美元计算,中国的人均GDP仅相当于日本的1/10;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日本的人均GDP仍...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