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中国模式’

    中国模式:共产党资本主义

    by  • August 6, 2016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发布于: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6年06月22日

     

    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红色政权“结婚”了,因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独特政治经济制度结构,既非社会主义,亦非民主资本主义,而是共产党资本主义;笔者首次提出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真谛。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中国的改革中就出现了明显的权贵资本主义特色。近30年来,海内外一直在谈权贵资本主义,但对它的评价始终围绕着腐败这个话题转悠,却没有进一步深入下去,因此也留下了一些值得思考...

    Read more →

    7•21暴雨淋坏了“中国模式”的纸衣

    by  • July 26,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北京是中国首都,当今“圣上”们龙栖之地。在帝制时代,对这地方的称呼为“帝都”,被视为全国“首善之区”。该地的行政长官,自然是帝王心腹、股肱重臣。帝都的居民,也一向以自己能做“天子脚下”臣民自豪。住在这里,与圣上们共一城风雨,单说那份安全感,岂是非帝都的城市所能相比?

    但7·21雨灾,却淋坏了以高速、高效自居的“中国模式”那层镀金的纸糊外衣,人们终于看到了“中国模式”徒有华丽外表。

    当局再演“死亡人数”封顶大戏

    这场大雨中有到底有多少人罹难?官府说的37人死亡,北京市网友不肯相信,正忙着通过互联网打捞真相。因为他们亲眼看到的,以及听闻...

    Read more →

    国际社会不再相信诚信缺失的中国——中国模式在海外(二)

    by  • February 6, 2012 • 世界与中国 • 16 Comments

    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除了前文所述的权力寻租(这套把戏主要用之于同类国家),在欧美等民主国家遭遇到的障碍,则是中国企业及其产品从娘胎里带来的先天疾病:缺乏诚信。

    说中国企业及产品缺乏诚信,中国自己恐怕也无颜否认。据中国商务部2011年8月在建立企业信用档案时所公布的相关信用资料,中国每年签订约40亿份合同中,履约率只有50%。中国企业每年因信用缺失导致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高达6000亿元;中国企业坏账率高达1%至2%,且呈逐年增长势头。与之相比较,成熟市场经济国家企业坏账率通常为 0.25%至0.5%。

    在2006年末入世五年“观察期”未满之前,中国对内对外销售...

    Read more →

    中国海外投资为何饱受诟病? ——中国模式在海外(一)

    by  • February 2, 2012 • 世界与中国 • 10 Comments

    中国近年海外投资步伐非常快,据普华永道(Price Waterhouse Coopers)今年1月中旬公布的一份报告,2011年中国公司所收购(全部收购或收购部分股份)的资产总值攀升至429亿美元,较2010年增长12%,交易总数升至创纪录的207宗,较上年增长10%。仅从数据上看,似乎中国资本在全球很受欢迎。

    但今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亟待改变海外投资负面形象”成了讨论主题。1月26日,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拉米在该论坛的一个讨论会上说,“外界有这样一种看法:中国是资源掠夺者、新殖民主义者,以及技术盗用者,也就是说,中国是个不按规则行事的国家”。

    ...

    Read more →

    贪官外逃话题的是是非非

    by  • September 22, 2011 • 中国观察 • 6 Comments

    从去年开始,中国贪官外逃话题就成为一个经常被中央政府部门不断“关照”的话题。每逢某政府部门或研究者对外发布贪官外逃的相关报告,不久后就会有其主管部单位称这一研究是“谣言”或“严重失实”,甚至还逼迫当事人出面收回原来所言。今年6月份网上流传一份《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旋即被中国金融学会出面否定,说该报告所言并非事实。但三个月之后,中纪委、监察部宣布启动省级防逃追逃协调机制试点工作,等于再次承认官员外逃现象严重。

    贪官携巨款外逃曾被北京列为国家级研究课题,给予研究者经费资助并提供查阅资料的的便利。既是事实,中央政府各部门之间为何又要如此不顾形象地互掐...

    Read more →

    2011年:中国告别盛世意味着什么

    by  • August 15, 2011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2011年,正当欧洲和美国的债务危机吸引着全球目光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情势表面上仍然令西方国家的投资者抱持着希望。然而,恰恰是在这一年,中国经济已经事实上陷入了严重困境,而中国社会中对前景的失望和绝望也日益弥漫,7月的动车撞车事故则令这种不满在媒 体和互联网上爆发出来。在国内民众的眼中,政府宣传的“盛世”已经成为“镜中月、水中花”,人们普遍担心的是今后将面临什么样的变局。当局其实也已经意识 到局势的严重性,早在去年年底之前就悄悄地停止了“中国崛起”的宣传,开始奉行以韬光养晦为主旨的新外交战略(详见拙作《中国外交重回“韬光养晦”的背后 ——中国政府的困中求存》,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44期,...

    Read more →

    高铁事故拷问中国模式

    by  • July 29,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高铁是将中国送进“世界一流高铁大国”行列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几乎凝聚了“中国模式”的一切特点,涉及了今天中国在知识产权、政府投资及危机应对等方方面面的品质。 7·23甬温铁路特大交通事故撕去的不仅是中国高铁的堂皇包装,更是“中国模式”的华丽外衣。因此,有必要从各方面剖析中国高铁。

    “拿来主义”(市场换技术)的陷阱

    中国模式经济方面的最大特点被总结为“自力更生”与“自主创新”。被当作“自主创新产品”并向他国输出的中国高铁,从诞生之日开始,就被相关的知识产权争议如影随形般地缠绕着。7·23甬温铁路特大交通事故发生之后,国际媒体几乎不约而同地再次指出中...

    Read more →

    越南经济改革:保障民权胜过中国

    by  • September 10, 201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8月21日温家宝深圳考察时的讲话“只有坚持改革开放 国家才有光明前途”, 尽管只是两度提到了“政治体制改革”这个名词,但由于中国目前经济发展牌已无效力,以一党专政与政府控制全部资源为特点的中国模式的各种缺点更显露无遗,社会矛盾蕴积状有如干柴烈火之际,所以这番毫无实际指向的谈话还是吹皱了一池春水。

    我想起了从2006年开始在中国时断时续对于越南政治经济改革的报道。越南从古代开始就一直是汉文化的学习者,现代则是中共社会主义革命的追随者,即使是比中国晚几年开始改革,中国方面也一直视之为是向中国学习的结果。只是近几年来,这位昔日追随于后的“小兄弟”有超过大哥的迹象,皇甫平的文章已经...

    Read more →

    缺民主、无自由的“中国模式”论浮出水面

    by  • June 18, 2009 • 学术思考 • 0 Comments

    《瞭望》杂志于2009年6月1日发表文章,声称“美国霸权衰落与自由主义式微,导致全球乱象丛生,世界不断沉沦”,要“以‘中国主张’推动和谐世界”。

    “中国主张”之说,让我想起了去年12月20日-21日北京大学举办的“人民共和国60年与中国模式”学术研讨会,那次会议的重心是要从理论上为缺民主、无自由的“中国模式”赋予政治合法性与道义正当性。“中国主张”则比“中国模式”更进一步,即要将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推广到国际社会。

    在《瞭望》发表这篇“以‘中国主张’推动和谐世界”的同时,全球各地正在举办各种活动纪念1989年民主运动20周年,政治民主这一话题不可避免地成为纪...

    Read more →

    中国经济的软肋:三个不可持续

    by  • November 20, 200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早在奥运之前好几个月,中国经济就险象环生,股市在下跌通道中惊险起伏,房市直线下跌,企业破产潮难以遏止。最让中国政府头痛的还不是失业人员骤增,而是财政收入连续几个月“跳水”。 尤其是房地产业的萧条,使支撑地方财政半壁江山近十年之久的“土地财政”濒临破产,各地政府不得不向中央政府发出“SOS”信号,求垦中央批准地方政府发行债券以渡难关,保证公务员的工资福利、教师工资等不致断流。

    重新包装的措施

    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慨然许诺今后几年拿出4万亿拯救中国经济,并将以往实行过的种种政策重新包装成“十项大政”推出。其实这“十项大政”不是以往实行多年的旧政(如加快铁路、公路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