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乌克兰’

    普京主义是如何炼成的(二)

    by  • March 30,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很多法国人并不真热爱自由;或者说,他们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只要一个强大能干的主子能让他们安心挣钱享乐,他们便会俯首帖耳,因为他们习惯于让国家和统治者替他们操心一切,从而让他们在自己的安乐窝里自在逍遥。

                                                                                        ——托克维尔 

    *勃列日涅夫统治为何成了“黄金时代”?*

    普京主义成形的过程中,有不少怀念政治先贤的活动,其中最出人意表的是重新塑勃列日涅夫。

    勃氏统治苏联长达...

    Read more →

    普金主义是如何炼成的(一)

    by  • March 29,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 

                                                ——卡尔·马克思

    何清涟

    目前,俄罗斯在乌克兰北部、南部与东部边境陈兵10万,对乌克兰实施威慑。无论普京是否对乌克兰采取进一步动作,克里米亚弃乌入俄之功,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已将普京视为带领俄罗斯重返世界的英雄。无论国际社会对俄罗斯重返世界是否欢迎,对内实施专制、对外奉行强权的普金主义已经隐然成形。

    普金主义...

    Read more →

    乌克兰“革命”将改写地缘政治版图

    by  • March 11, 2014 • 世界与中国 • 3 Comments

    何清涟

    在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推翻亚努科维奇政权后,世界为之沸腾,欢呼说这是“人民的胜利” ,认为“以革命推翻政权”就能带来一切。但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在极为短暂的革命狂欢之后,发现这场万众欢呼的“革命”终于将他们的国家带入一场前途难测的危机。

    一、“革命”之药不解乌克兰之痛

    革命并非医治百病之药,更何况,已经具有民主宪政形式的乌克兰面临的问题是以下几方面矛盾的纠结:

    1、乌克兰在国际地缘政治的特殊处境;2、与俄罗斯之间长达数百年、纠缠不清的历史恩怨;3、对外与俄的矛盾内化为本土一些俄语区俄罗斯人聚集区的矛盾。

    乌克兰挣扎于...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