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习近平’

    西方社会为何亟盼习近平改革?

    by  • November 15, 2012 • 世界与中国 • 55 Comments

    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将西方民主视为“邪路”的说法,让中国人暂时对政改死了心,有人愤而批评“政改期待症是一种新型斯德哥尔摩综合并发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群体性发作一次”。但有趣的是,国际社会对习近平的“政改期待症”却正在发酵,而且也是群体性的。

    国际社会对习近平的“政改期待症”有多高?请看《华尔街日报》11月12日发表的“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这篇与“光芒四射的中国未来第一夫人彭丽媛”等多篇文章一起组成了持续的期待。

    该文分析习近平将从哪里找执政灵感。先断言习不会钟情于毛泽东,再努力发掘习近平将带领中国进入新时代的几个积极因素:一、在西方国家眼中,习近平比...

    Read more →

    十八大后的政改话语与政改方向

    by  • October 26, 2012 • 中国观察 • 41 Comments

    观看十八大人事变化的一个重要指标是中央军委的席位安排。10月25日,中国军队四总——总政治部、总参谋部、总后勤部与总装备部的部长同时换将。外界注意到,从新任空军司令到最新的四总部首脑全部都是近年胡锦涛任内授封的上将级将领。这表明今年令胡温等高层忧心的“军队忠诚”问题已获解决。

    中共党内权力分配大盘已定,不少人开始呼吁政治体制改革。其中比较有名的是《财新网》总编胡舒立的三篇文章,这三篇文章是从薄熙来践踏法律切入,最后引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已势在必行”。此前,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提出“新政治观”说,提出应设计新政治观下的体制制度,规定执政党及其成员行使权力的边界、履行责任的...

    Read more →

    从谷案到薄案的几个费解之处

    by  • October 2, 2012 • 中国观察 • 15 Comments

    最近,薄熙来被中共中央正式宣布“双开”,按照新华社通稿中列举的罪名,比较主要的罪名有三:滥用职权、收受贿赂(据放风,数额2000万)、与多名女性发生或者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对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我从来就持奚落反对态度,但薄现在受惩,我也并无半点高兴。因为我很清楚,这无非是中共政治史上又一个“成王败寇”的故事,无论是中共的腐败还是今后的政治路向,不会因此发生什么改变。

    薄的受贿金额仅为区区2000万,我认为这是中共高层慎重考虑之后定下的数额,目的是为了外界对中国政治高层腐败产生联想时有个边界,他的真实受贿数字只会比这里多得多。薄的百位情妇之数也不算破纪录,在薄倒...

    Read more →

    亚稳定+亚忠诚=高度不稳定

    by  • July 5, 2012 • 中国观察 • 17 Comments

    最近,北京不再密集地向外媒放风喂料,但将中国国内党政军龙头媒体的新闻、评论与海外一些报道结合起来读,就会知道北京的权斗不仅没有消停下来,反而已经到了图穷匕首现的地步。

    我如此认为是基于两点:

    第一,权力斗争已经触及到中央A与中央B双方原来都不想触碰的人物,如一直被视为下届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习近平,以及备位总理李克强。彭博社6月29日那篇“习近平家族中的财富精英”算是给习王储的一项警告。喂料者的目的很明显:你的态度必须有所改变,否则也有好看的——当然,最能读懂警告意涵的应该是习本人。

    第二,军中喉舌《解放军报》于6月19日发表了一篇“军队...

    Read more →

    “红色家族”的财富传奇缘何又被翻晒?

    by  • July 3, 2012 • 中国观察 • 14 Comments

    最近,中国的权斗又起波澜,这一次波及的对象是一直被认为接班毫无疑义的王储习近平。招术是中央A已加之于薄熙来身上的一招:揭其亲属的财富传奇。且看中央B如何出招:

    6月29日,美国彭博通讯社(Bloomberg)网站在中国被屏蔽,很多中国的用户无法登陆该网站。彭博通讯社认为,这是因为该网站报道了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家人经商并拥有价值数亿美元的资产。类似的外媒报道以前曾发生在胡、温两家公子身上,在中国得到的待遇当然是一律屏蔽,所以彭博社网站被屏蔽在中国乃是天经地义。

    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Xi Jinping Millionaire Relations Reveal ...

    Read more →

    虚假信息背后的真实民意

    by  • May 9, 2011 • 传媒观察 • 95 Comments

    互联网时代,人们才算是进入了“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麻烦就是如何辨识信息的真假?

    以5月6日一条被新浪网转载的消息为例,这条标题为“习近平提重大议案:取消毛泽东思想”的消息,其实于近半个月以前已经在一些博客与网站上流传,主要内容是“据消息人士称,去年12月28日,习近平和吴邦国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议案并获政治局通过”,并言之凿凿地称,该决议“编号(179) 号,又称(170179)号”。

    曾有好几起人就此问过我,希望我判明真假。

    最开始是十多天前一熟人来电讲此事,我说是假的,他问我有何根据?哪有造谣这么具体的,连文...

    Read more →

    千年不变的社会单位:从什伍里甲制到居委会

    by  • December 14, 2010 • 中国观察 • 46 Comments

    居委会这一中国城市基层组织在“文革”中曾以“小脚侦缉队”而恶名昭著,弱化其功能曾是改革开放以来放宽社会控制的政绩之一。但在沉寂多年后,居委会近几年又开始活跃起来。为了让居委会更好地成为中国维稳链条的底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于11月30日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的意见》,明确规定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经费、人员报酬以及服务设施和社区信息化建设等项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即使在极度倚重居委会进行社会控制的毛泽东时代,该组织也从未纳入财政预算体系。这说明中国政府将借重居委会的“人民战争”方式来强化社会控制。

    居委会作为侦缉队重归社会控制体系有个渐进的过程。...

    Read more →

    炫耀国威还是展示国耻?

    by  • November 2, 2010 • 中国观察 • 37 Comments

    广州亚运会将于11月中旬开幕。由于借鉴了“奥运安保模式”,广州民众在欣赏盛会之前,饱尝了各种严格管制之苦。网上因此有言:“人生最悲剧的莫过于:奥运会时人在北京,世博会时人在上海,亚运会时人在广州。”

    所谓“奥运安保模式”,是中国储君习近平任奥运会工作小组组长期间所创立。这个模式就是在特定时期,将某个区域视同于军管区域,视所有民众如潜在的破坏因素,在日常的管控手段之外,再加上诸多临时的严厉管制措施,以区域内民众失去许多行动自由为代价,以防范任何事故的出现。由于其“维稳”效力奇佳,后来成为上海世博与广州亚运全力效法的模式。随着维稳形势的日益严峻,中国政府启动“奥运安保模式”的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