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乡村痞子化’

    乡村痞子化与县城政治黑社会化 ——中国乡县社会生态(2)

    by  • November 3, 201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乡村痞子化这一过程,几乎与中国县城政治黑社会化同步。中国的地区行政治权由中央、省、地(市)、县、乡(镇)五级构成,县级政治是决定中国地区政治生态的关键,县政府是乡(镇)、村的直接管理机构,县级政治生态则是乡村政治生态的高级版。

    湘北红镇:乡村社会痞子化的一个样本

    《当代青年研究》发表了一篇《中国农村后代之殇:从留守儿童到乡村“混混”》(2015-10-29),是作者对自己在湘北红镇的田野调查的一份简略介绍。作者揭示了一个事实:大量留守儿童成为乡村混混的主力军。

    红镇地处湘鄂赣三省交界,资源匮乏,近年来发展赌场经济与高利贷,衍...

    Read more →

    乡村沦落 “新工人”有家难归——中国乡县社会生态(1)

    by  • November 1, 201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两年,随着制造业企业大批倒闭、公共工程与建筑业的萧条,中国3亿农民工的出路再度成为话题。3亿多失业者,是美国人口的总数。失业者达到这个数量,占社会总劳动年龄人口的32%,无论是数量还是比率,对任何社会都不容小觑。

    他们为什么有家难归?

    今年7月,澎湃新闻发表了一篇《中国3亿新工人现状:待不下的城市 回不去的农村》,文中的“新工人”,是基于“政治正确”的考虑,对农民工使用的新称呼。文章列举了一组数据:2014年全国打工者共计2.74亿人,其中8400万人从事制造业,6000万人从事建筑业,2000万人从事家政服务。全国农村留守儿童610...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