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提“三个不出现”,实现难度有多大?

    by  • June 13,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6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郑秉文的《从国际经验看如何长期保持增长动力》,比较乐观地展望了中国即将进入高收入社会的美好前景。但文中那段“三个不出现”的假设前提条件,却让这幅“最新最美的图画”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霾。

    “三个不出现”中,变数最大是哪个?

    作者在对比中外经济发展道路之后,引领读者展望中国即将“跨过高收入门槛后向中等发达国家迈进”的美景之前,提出了这三个“只要不出现”。原文录之如下:“经过几十年的持续快速发展,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只要政治上不出现颠覆性错误,经济上不出现毁灭性打击,制度上不出现断层式波动,再过六七年,我国成功跨越‘...

    Read more →

    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by  • January 16, 201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人民日报》15至16日接连发表评论员文章,先指腐败没有“铁帽子王”,再称“腐败问题和政治问题相互渗透,严重危害党的领导和党的团结统一”。凤凰网则发文暗示“今年将要抓的大老虎级别不会比去年低”。这就带出了一个问题:谁是《人民日报》所指的“铁帽子王”?

    *“铁帽子王”与传说中的“免罪丹书铁券”*

    中国近两年的反腐,我概括为“传言先导模式”,由于《人民日报》的特殊政治地位,因此该报释放的信息绝对不能忽视。

    所谓“免罪丹书铁券”之说,指坊间流传的 “入局不死,入常不罪”。因为有了周永康案,算破了“免罪丹书铁券”后面一条规则,因此《...

    Read more →

    没有社会痛感神经的中国喉舌媒体

    by  • January 3, 2012 • 传媒观察 • 17 Comments

    2011年12月末,《人民日报》照例评出年度十大新闻。不幸的是,今年我在《人民日报》选取的十大新闻里,发现这最高级别喉舌的社会痛感神经已经完全失灵,这张报纸已经快变成了北京给自己粉刷脸面的胭脂粉饼了。

    且请读者耐心看我罗列一下人民日报评选出来的国内十大新闻。按其重要性,依次为:1、“国八条”加大楼市调控;2、中央举办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4、“十二五”规划纲要通过;5、中央部门首次公开“三公”经费;6、庆祝中共成立90周年大会隆重举行;7、国务院查处“7•23”甬温线动车事故;8、十七届六中全会部署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

    Read more →

    虚幻荒谬的政绩考核指标:让人民幸福

    by  • March 8, 2011 • 世界与中国 • 61 Comments

    2月20日以后中国也发生“茉莉花革命”,因此中国的“两会”只能在军管状态下召开,但这并不影响党与国家领导人率领“两会”代表跟着《人民日报》齐声高唱“春天里,幸福出发”。

    中国人民的“幸福”从哪里来?从国家领导人的嘴巴里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召开前表示:现在对官员能力的评判标准是能否“让人民幸福”。据《人民日报》一篇文章称,增强中国民众的幸福感是中国下一个五年计划的主旋律。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幸福”成了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媒体的一大热词,不少地方领导人纷纷畅想”幸福地区”、“幸福城市”、“幸福社区”。中国北方某省一位官员对英《每日电讯》表示:“这些天...

    Read more →

    风流纵被风吹雨打去

    by  • February 25, 2011 • 中国观察 • 135 Comments

    尽管“2.20茉莉花革命”只是一次亦真亦幻、更象行为艺术的行动,但针对这一虚拟行动的应对举措,中国政府完全处于“体制性防范过当”状态。我这里所说的“体制性防卫过当”,其实就是指中国政府滥用体制化暴力,导致国内一片肃杀之气。

    博讯2月24日发布一条消息,说最近在多部门参与的维稳会议上,北京当局提出三条重要举措:一、对2.20茉莉花革命一定要找出源头,找出发起者、策划者,予以重惩。二、对国内宣扬成是有人恶搞、开玩笑,使民众不重视、不关心。三、将2.20茉莉花革命归为美国操纵。

    我无法判断这条消息的真假,但我确实知道这条消息所谈的所有三点,就是中国当局此时此刻正在做...

    Read more →

    从亚细亚孤儿到世界孤儿

    by  • February 9, 2011 • 世界与中国 • 51 Comments

    从突尼斯开始燃烧的自由民主之火,终于燃烧到非洲与中东地区。中国政府利用其对媒体娴熟的控制手法,在有关埃及的报道上,主要突出中国政府派专机接回远在埃及的中国人,以示中国政府对本国子民的关心。再用春节的各种喜庆祥和的镜头暗示中国离埃及的骚乱是多么遥远。于是北非中东那让世界兴奋不已的革命,在情况相类的中国却波澜不惊,只在海外的中文网上成为新闻题目,推特圈内成为话题。

    我相信这场革命会使中国执政者调整国内外战略。任何国家在制定战略时,通常要考虑到来自两方面的压力,首先是国内各种“压力集团”和舆论的要求,来自势力较大的压力集团的游说与压力是影响执政者决策的重要因素。其次则是来自国际政...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