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北京孤注一掷豪赌为哪般?

    by  • February 8, 2012 • 世界与中国 • 29 Comments

    2月4日,北京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上投反对票,与其说是出于“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考虑,还不如说是为中国保留国际生存空间这一利益考量。至于叙利亚的争端将旷日持久、充满惨烈血腥的争斗而引起的人道灾难,根本不在北京考量之列。西方国家与阿盟对北京此举的愤怒,以及各国媒体的强烈谴责,从北京现在那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应对方式来看,都未超出其算计之外。也许俄罗斯的投机表现有点出于北京意料,不过这不影响北京在叙利亚内乱上的表态。

    不明白北京盘算的一些中国人议论纷纷,认为中国政府此举相当愚蠢。这一议论大致分为两派:

    一是道义派,认为中国这次在道义上输得太惨。这次...

    Read more →

    中国海外投资为何饱受诟病? ——中国模式在海外(一)

    by  • February 2, 2012 • 世界与中国 • 10 Comments

    中国近年海外投资步伐非常快,据普华永道(Price Waterhouse Coopers)今年1月中旬公布的一份报告,2011年中国公司所收购(全部收购或收购部分股份)的资产总值攀升至429亿美元,较2010年增长12%,交易总数升至创纪录的207宗,较上年增长10%。仅从数据上看,似乎中国资本在全球很受欢迎。

    但今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亟待改变海外投资负面形象”成了讨论主题。1月26日,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拉米在该论坛的一个讨论会上说,“外界有这样一种看法:中国是资源掠夺者、新殖民主义者,以及技术盗用者,也就是说,中国是个不按规则行事的国家”。

    ...

    Read more →

    邓小平南巡讲话20年后再回首

    by  • January 19, 2012 • 未分类 • 20 Comments

    今年1月18日正逢1992年邓小平南巡20周年。年轻一代论及邓开创的改革开放大业,完全不知其在上世纪80-90年代之交差点夭折,是他在1992年1月的“南巡”及其讲话让改革开放再度焕发生命。

    “南巡讲话”对中国人的疗伤效应

    1990年代初期,由于“六四”事件的影响,整个中国从南到北,政治方面人们如惊弓之鸟,经济方面乏善可陈。1992年春天邓小平的“南巡”,确实扫去了弥漫在中国上空那种沉闷、彷徨、疑虑和无所适从的阴沉之气。

    我至今还记得当时在深圳通过公开与小道两条途径流传的各种消息。当时的中国,最害怕重归“鸟笼经济”的是深圳、珠海等几个经济特区,而...

    Read more →

    中美“婚床”缘何会裂开 ——中美关系变化之回溯(一)

    by  • November 25, 2011 • 未分类 • 12 Comments

    种种迹象显示,中美婚床正在迅速裂开,而且在短期内并无弥合可能。除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夏威夷亚太峰会上批评中国不遵守国际规则的强硬讲话及亚太九国TPP协议中国“未获邀请”之外,更重要的方向性指标是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年度报告。报告共列出了43条建议,第一条建议就是,美国国会应委托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对现行对华政策开展评估。

    我注意到该委员会主席William Reinsch特别指出,美国已经意识到,指望中国彻底融入西方...

    Read more →

    独裁者的财富为何最后化为泡影?(二)

    by  • August 29,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8 Comments

    在“独裁者的财富为何化为泡影(一)”里,我介绍了瑞士《独裁者资产法》的来龙去脉。本文将介绍英美等西方国家冻结中东北非等国独裁者资产的法律依据。

    英美等西方国家在这一轮冻结独裁者资产的行动中,所依据的是联合国安理会第1970、1973号协议,这两项协议的合法性源自《联合国宪章》第41条“安理会为了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可以采取武力以外的行动”,冻结独裁者资产当然属于武力之外的行动。今年2月26日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第1970号决议》规定,所有会员国都应该毫不拖延地冻结决议附件所列的个人或者实体在其境内直接、间接拥有或控制的资金、金融资产和经济资源。而在联合国第1973号协议中,...

    Read more →

    独裁者的财富为何最后化为泡影?(一)

    by  • August 26, 2011 • 世界与中国 • 6 Comments

    今年中东北非革命之后,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即本阿里、穆巴拉克与卡扎菲穷大半生之力聚敛的巨额财富,凡存放在西方民主国家的都被英美各国及瑞士先后宣布冻结。这些西方国家一致承诺,在突尼斯、埃及及利比亚等国的新政府办完相关法律手续后,上述几位独裁者的资产将被归还给其原来统治的国家。其中利比亚因为陷入长达数月的武装冲突,反对派成立的新政府虽然胜利在望,但却因手中缺钱而向西方呼吁请求经济帮助。联合国安理会刚刚通过决议,解冻卡扎菲约 15亿美元的资产,以满足紧急人道需求。第一批解冻的是卡扎菲存放在南非与意大利两国的资产。

    瑞士的《独裁者资产法》

    美国冻结独裁者资产不足为奇...

    Read more →

    从革命者到独裁者:卡扎菲最象谁?

    by  • August 2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23 Comments

    经过2011年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世界独裁者构成的“暴政者俱乐部”又减少了几位成员。

    所谓“独裁者”通常指在独裁或专制的政权下,取得国家最高权力的领导人。盘点这些独裁者如何登上权力宝座,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结果,虽然有部分人是通过民主制度成为领导人,成立内阁后实行独裁统治,但更多的是通过革命之路走向独裁统治,由革命者成为独裁者,其间几乎不需要思想与行为的转换,区别只在于掌权还是未掌权。

    亚非拉国家的独裁者,有不少还是当年忠实的毛粉。这一巨大“成就”,由何明星骄傲地写成文章展示,这篇文章标题是“毛泽东著作在世界的传播——‘红色世纪’留给当代中国的巨大文化遗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