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何清涟’

    德国的戏剧:“政治正确”高于国家安全

    by  • January 10, 2016 • 世界与中国 • 2 Comments

    何清涟

    一个国家是否健康,除了日常秩序的维持,更重要的观测指标是社会危机发生之后,政界与民间是否能够达成一致有效应对。号称“欧洲脊梁”的法德两国,面对危机时的表现有所不同。巴黎恐怖袭击事件让法国的政治神经恢复痛感,但德国的政治神经却处于严重紊乱状态,当政的政界精英对德国现状的认知采取了鸵鸟姿态,采取的姿态是继续对政治正确负责,而不是对民众安全负责。

    “政治正确”切断了政界的社会痛感神经

    德国科隆新年夜性侵事件远比最初曝光的严重。《南德意志报》1月9日消息,警局披露,科隆刑事报案379个,性侵犯占40%。据报案者,作案者绝大多数来自北非国家,且大部...

    Read more →

    中共洗脑教育的遗祸 ——从《洗脑的历史》作者入狱谈起

    by  • December 13, 2015 • 传媒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最近,撰写《洗脑的历史》一书的作者傅志彬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参与该书出版的其他三人分别被判6个月至1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这本《洗脑的历史》涉及人类社会几千年,从基督教、伊斯兰教直到法西斯与共产主义的红色洗脑,并非针对中国而写。但中国政府显然对此书名特别感冒,因为此时此刻的中共政府,还在乐此不疲地对全体国人尤其是青少年加强宣传教育。“宣传教育”,在中国就是“洗脑术”的官方说法。

    洗脑术中必不可少的惩罚

    极权政治的洗脑从来就包含软硬两大块。软工程主要内容有二:一是通过国家教育系统灌输的意识形态;...

    Read more →

    中国房地产之愁:千万买家无处觅

    by  • December 11, 2015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1月10日发话“要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市健康发展”,各地政府纷纷响应,媒体上各路专家出动,都在预测房地产的“繁荣”将再度降临。可惜的是,房市并未随着权力的指挥棒进入繁荣。本文将分析几个问题:一是中国政府为何一定要救房地产;二是谁能成为中国房地产的买家。

    中央政府为何要救房地产?

    中央政府要救房地产,是为了救地方政府的钱袋。综合国土资源部、国家统计局、财政部数据,自2004年至2013年10年间,中国土地出让金收入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普遍超过40%,最高的一年是2010年,比重达69.4%,以后各年依次为:2011年59...

    Read more →

    媒体札记(2):ISIS的意识形态之魅

    by  • November 26, 2015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毫无疑问,19-20世纪是西方世纪,是西方先后用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征服世界的世纪。ISIS出现之后,让西方最为尴尬的是:ISIS立国之后,其圣战士不少来自欧盟国家。最莫衷一是之处则是如何对待ISIS,这究竟是一个恐怖组织还是一个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的恐怖国家?它的横空出世,到底是一班疯子的聚合,还是意识形态的强力粘合?

    欧洲青年奔赴ISIS并非因为贫穷与失败

    据英文维基百科的统计,截至2014年9月,约有2600-4000名欧洲人加入了叙利亚战争,其时,ISIS的圣战士才只有20000–31500 名。欧洲文明养育的穆斯林二、三代成了圣战士...

    Read more →

    媒体札记(1):巴黎恐袭,欧盟大同梦碎

    by  • November 26, 2015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近一向有关伊斯兰国的各种新闻如海潮般汹涌,关于伊斯兰国想要干什么,一些欧洲青年为何像朝拜圣地一样,前往这个新立了“哈里发”的“国度”,还需要时间沉淀,但有些大事却已经非常明确地预示了欧盟本已岌岌可危的前途。

    反恐四国联军即将形成

    欧盟各国的难民潮让人担忧。11月13日的两条新闻,让人对欧盟主要领导人的判断能力发生怀疑。

    被德媒称为“迷雾女王”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接受德国二台采访时,表示继续坚持自己的难民政策,并宣称“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几个小时之后,她在难民政策上曾经的盟友、法国总统奥朗德却因11.13巴黎系列恐怖袭击事件而焦...

    Read more →

    ISIS与欧洲穆斯林化对中国人的影响

    by  • November 26, 2015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巴黎11·13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北京人氏樊京辉惨遭杀害。这一残酷事实终于让中国人放弃幻想,不再象前几年那般自吹自擂“阿拉伯国家对中国很友好”。但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ISIS离中国太远,基本不关心,只有少数对国际事务敏感一些的人,开始关心伊斯兰、欧洲的穆斯林化这一问题。

    我想在这篇文章中谈三点,这三点都与中国人有关。

    ISIS与新疆“反恐”有无关系?

    中国政府当然认为有关系。在巴黎恐怖袭击后,立刻表达了慰问,并抱怨国际社会对中国反恐双重标准。海外那些并非中国大外宣系列的中文媒体,几乎都将“新疆反恐”当作北京的民族压迫,只有《纽约...

    Read more →

    2015年金融反腐(2):权力与资本的关系能否重构?

    by  • November 26, 2015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话说习总救A股市场,结果是市没救成,但救市三军连同两主帅及钦命救市首席券商全都进了天牢,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也于近日黯然退休。剩下的问题是:中国股市的腐败与内幕交易是否就此消声匿迹?中国证券行业是个高度依赖资本与人脉的系统,习王反腐是否能重构这个系统中权力与资本的关系?

    监管者与被监管者为何“猫鼠一家亲”

    要想了解中国股市,必须从了解中国证券金融利益集团的构成开始。这个利益集团围绕中国股市而形成,其有五类角色:1、行使市场监管职能的证监会;2、为上市公司服务及从事证券交易的中介机构,比如交易所、证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及律师事务所;3、上市公...

    Read more →

    2015年金融反腐(1):救市三军尽入狱

    by  • November 26, 2015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11月10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要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持续健康发展。此言一出,国内媒体一片欢呼,认为御驾亲征房市,中国房市将去沉疴而获重生。鉴于习总曾亲率国家队勇战中国股票市场,总结那一轮权力与资本恶战的成果很有必要,因为它不仅关系到今后中国权力与资本的关系重组,还关系到房地产利益集团的命运。

    “恶意做空中国”罪名横空出世

    放眼世界各大股市(除中国之外),无不是投资与投机并存,多头与空头搏杀。不管投机者如何进进出出,股市除了为企业融资这一功能之外,也还让中小投资者获得一定回报。从政府与股市的关...

    Read more →

    香港普选权抗争是持久战,非速决战

    by  • November 2,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香港占中已经一月有余,由于习近平要求香港做到“不妥协、不流血”,香港特首梁振英只好端着这个炭火盆,希望它慢慢凉下来。占中运动一开始,北京已经算定“时间不在占中者”这一边。

    但占中行动“去中心化、无组织化”这一特点,在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时就显露出其集体行动的弱项了。据《华尔街日报》10月31日消息,“香港的学生领袖表示,他们考虑在下个月中国高调举办全球峰会的时候,去北京向中国领导人表达民主诉求。”

    *香港学生北上抗议可行性述略*

    对香港学生刚宣布的这一决定,《华尔街日报》评述说,“此举将代表抗议活动显著升级”,但我还真不这样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