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俄罗斯’

    普京主义是如何炼成的(二)

    by  • March 30,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很多法国人并不真热爱自由;或者说,他们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只要一个强大能干的主子能让他们安心挣钱享乐,他们便会俯首帖耳,因为他们习惯于让国家和统治者替他们操心一切,从而让他们在自己的安乐窝里自在逍遥。

                                                                                        ——托克维尔 

    *勃列日涅夫统治为何成了“黄金时代”?*

    普京主义成形的过程中,有不少怀念政治先贤的活动,其中最出人意表的是重新塑勃列日涅夫。

    勃氏统治苏联长达...

    Read more →

    普金主义是如何炼成的(一)

    by  • March 29,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 

                                                ——卡尔·马克思

    何清涟

    目前,俄罗斯在乌克兰北部、南部与东部边境陈兵10万,对乌克兰实施威慑。无论普京是否对乌克兰采取进一步动作,克里米亚弃乌入俄之功,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已将普京视为带领俄罗斯重返世界的英雄。无论国际社会对俄罗斯重返世界是否欢迎,对内实施专制、对外奉行强权的普金主义已经隐然成形。

    普金主义...

    Read more →

    乌克兰“革命”将改写地缘政治版图

    by  • March 11, 2014 • 世界与中国 • 3 Comments

    何清涟

    在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推翻亚努科维奇政权后,世界为之沸腾,欢呼说这是“人民的胜利” ,认为“以革命推翻政权”就能带来一切。但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在极为短暂的革命狂欢之后,发现这场万众欢呼的“革命”终于将他们的国家带入一场前途难测的危机。

    一、“革命”之药不解乌克兰之痛

    革命并非医治百病之药,更何况,已经具有民主宪政形式的乌克兰面临的问题是以下几方面矛盾的纠结:

    1、乌克兰在国际地缘政治的特殊处境;2、与俄罗斯之间长达数百年、纠缠不清的历史恩怨;3、对外与俄的矛盾内化为本土一些俄语区俄罗斯人聚集区的矛盾。

    乌克兰挣扎于...

    Read more →

    中俄口水仗“裤子”典故两现的背后

    by  • August 9, 2013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新华社刊登王小石的奇文“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为了证明中共不政改是英明睿智,作者用了90年代初的数据说明俄罗斯人民生活远比中国人民悲惨,这下惹恼了俄罗斯之声,反唇相讥这篇新华社登载的文章“嘲笑别人裤子拉链开了,竟然忘了自己还光着腚。”

    *两用“裤子”是偶然也非偶然*

    “裤子”一词,在中苏(俄)两国的口水仗里,已经是第二次出现了。第一次使用这词是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1958年,毛泽东为了与世界共运领袖苏联争锋,发动了“大跃进”运动和人民公社化运动。这年5月提出“七年赶上英国,再用八到十年赶上美国”。同年9月初,毛干脆提出“五年接...

    Read more →

    俄罗斯的希望:中产阶级权利意识的觉醒-“六四天安门事件”23周年反思(二)

    by  • June 14, 2012 • 世界与中国 • 7 Comments

    中国近些年的外交有个特点: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如果有任何“不友好”的行动,中国政府必然提出强烈抗议;但俄罗斯对中国再“不友好”,比如俄国的中国威胁论时时泛起;中国商人及在俄侨民经常受到不公正不人道的待遇: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一波三折,中国经常遭到俄罗斯经常单方撕毁协议的羞辱,等等,但中国政府对此基本低调处理。中国媒体对这类事件也视而不见。在对待普京及西方各国元首的态度上更是泾渭分明,对西方国家首脑及政府丑闻从来不吝笔墨,对普京则除了赞扬,基本不加批评。

    普京何以得到如此礼遇?原因无它,只因中国政府将普京及俄罗斯视为反民主盟友。放眼滔滔世界,北京觉得很难再找到与自己如此相似的同...

    Read more →

    内生型共产国家为何排斥西方式民主? ——“六四天安门事件”23周年反思(一)

    by  • June 1, 2012 • 世界与中国 • 25 Comments

    今年逢6•4天安门事件23周年,前苏联和中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也逾21年。大多数“植入型”(或称“外铄型”)社会主义国家如东欧诸国,在一代人的老去之后,共产主义带给这个民族的耻辱与痛苦渐成历史;但在“内生型”(亦称“原发型”)社会主义国家,如俄罗斯及中国,前者还处在开明专制状态中,后者还未能进入开明专制。

    比较这两个国家的历史文化背景很有意思。

    共产党国家大体上有两类。一类是原发型。这些国家是共产革命的原发地,共产党政权是通过本国的武装革命建立起来的,如前苏联与中国;另一类是“外铄型”,如东欧国家那样,是在外国军队占领下,将由外国政府训练好的本国共产党干部输送...

    Read more →

    北京孤注一掷豪赌为哪般?

    by  • February 8, 2012 • 世界与中国 • 29 Comments

    2月4日,北京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上投反对票,与其说是出于“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考虑,还不如说是为中国保留国际生存空间这一利益考量。至于叙利亚的争端将旷日持久、充满惨烈血腥的争斗而引起的人道灾难,根本不在北京考量之列。西方国家与阿盟对北京此举的愤怒,以及各国媒体的强烈谴责,从北京现在那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应对方式来看,都未超出其算计之外。也许俄罗斯的投机表现有点出于北京意料,不过这不影响北京在叙利亚内乱上的表态。

    不明白北京盘算的一些中国人议论纷纷,认为中国政府此举相当愚蠢。这一议论大致分为两派:

    一是道义派,认为中国这次在道义上输得太惨。这次...

    Read more →

    俄罗斯双头鹰的头将朝向何方?

    by  • April 5,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18 Comments

    在前社会主义国家当中,游移于专制与民主之间的典范堪称俄罗斯。这种摇摆不定的姿态正好与俄罗斯帝国时期的国徽双头鹰的寓意相符。近20余年以来,这只“双头鹰”的头一会儿全朝向西方,希望民主化;一会儿又将两只头全掉向东方,反对任何形式的“颜色革命”。

    但最近的分裂发生在俄罗斯的政治双头之间。在2010年12月27日召开的俄联邦国务会议上,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与总理普京两人在民族问题上抬杠,目前二人的矛盾已经完全公开化。由于离下任总统选举只有一年,而普京为自己二度竞选总统修改宪法更为世人皆知。如今这场权力斗争正求助于意识形态的力量,在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支持下,苏联解体后的政治禁区——清算...

    Read more →

    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现实意义

    by  • March 24,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36 Comments

    至今距离前苏东共产主义国家倒台已有20余年,在捷克、波兰、东德等外铄型共产主义国家,清除共产主义污垢较为彻底。只有在共产主义政权最早出现且成为世界革命中心的俄罗斯,一是根基甚深,二是克格勃特工出身的普京执政,当政的政治精英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来自前苏联安全部门,从而导致该国的“除垢”工作根本不可能开始。

    因此,当我看到“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圆桌讨论会近日在莫斯科举行这一消息时,感觉除垢工作在前共产主义大本营那厚重密闭的帷幕上掀开了一只小小的角。

    这一圆桌会议由俄罗斯萨哈罗夫中心和纪念碑人权组织与捷克文化中心联合举办,会议的参加者包括了来自捷克,波兰,德国、俄罗斯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