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全球化’

    中国为何准备与经济全球化半脱钩?

    by  • July 14, 2020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最近,中南海在关注中国经济未来走向的同时,做出了一个重要决断,那就是,要做好充分准备,以便从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退回到与经济全球化半脱钩的格局。其原因是,中共在对美冷战和经济全球化的二选一当中,只能选前者;北京启动冷战,并非决策失误,而是红色政权生存的政治需要。

    一、中美冷战开始后中国经济大格局如何演变?

    我6月3日在本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中美新冷战正式开始了吗?》,分析了中美之间今年进入冷战状态的背景和原因。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维新闻网》 6月19日刊登的文章明确表示,“大国崛起之路从来不是一条一马平川的坦途……如果中国需要以战争来树立...

    Read more →

    中美冷战对中国经济和民众生活的冲击

    by  • July 13, 2020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中国崛起的余音未绝,中美就进入了冷战式对抗状态,开始面临严重的外贸困境。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最近提出,中国经济要准备向“国内循环为主”转变。这个说法的隐含意思是,过去20年里中国源源不断的外汇供给快要终结了。外贸困境之下,三成经济活动深受冲击,全国失业人数大幅度上升,同时必然外汇吃紧。中共可能会进一步卡紧民用外汇开支,以便为扩军备战和军工研发保留外汇储备;同时减少饲料粮进口数量,因此今后物价的攀升不可避免。

    一、中美冷战开始,经济退到“内循环”

    6月18日上海举办了第12届陆家嘴论坛,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发表了书面致辞,其中的一个关键用语引起了国...

    Read more →

    中国的经济全球化之路:艰则易,顺则难

    by  • March 23, 2020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为什么全球供应链重组时中国首当其冲,仅仅是因为中国经济实力太强吗?这显然说不通,因为经济实力强本来有利于全球产业链更集中于中国,而不是离开中国。实际上,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国应对经济全球化的基本战略存在着一系列偏差,或者说是失误。

    中国加入经济全球化的30年中,其“学习过程”总是“每个阶段考试不及格”,要靠事后“补考”。根本的原因在于制度束缚和思维偏执。有趣的是,每当中共处于困境时,其对经济全球化的态度会比较积极,也表示尊重国际规则;一旦其经济情势比较顺利,它对经济全球化的立场就变成可欺则欺,违规钻隙,无所不为。这就是“艰则易,顺则难”之所指。

    ...

    Read more →

    武汉肺炎:旧体制在全球化时代遇到新问题

    by  • January 23, 202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日祸延中国并殃及澳门、台湾、泰国、日本、韩国,甚至美国的武汉肺炎,无论从病毒来源、政府的危机处置与公关方式、民众的恐慌应对,一切都在重演2003年的Sars事件。这让我想起黑格尔那句名言:“ 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经验,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政府的危机应对仍然处于“前全球化时代”

    这次疫情最早于2019年12月31日由武汉卫生部门通报,但未指出是何种病情,因此错过了控制疫情的初发期。中国政府这次的危机应对失误在于:

    第一,将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当作武汉的地方性疫情,直到世界各国发现,所有的感染者都去过武...

    Read more →

    全球化政治之翼断折 ——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活动落寞缘由

    by  • November 13, 2019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德国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活动,与五年前相比太过落寞,不仅冷战时期强权国家的领导人缺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纪念活动前一天离开德国,法国总统马克龙干脆缺席。这当然不象有些人勉强解释的那样:30周年并非什么重要的活动。真正的原因是柏林墙倒塌之后紧接着开启的全球化如今受到广泛质疑,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一书里所做的结论虽然在将近20年的时期内备受全球化拥护者的钟爱,还是难免寿终正寝。

    “历史终结”是痴人说梦

    经历过柏林墙倒塌之后全球政治狂欢的人,其中不少都知道日裔美籍学者福山在其名著《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中的结论:人类历史上的意识形态斗争正走...

    Read more →

    乱:全球化大潮遇到回水湾

    by  • January 31, 2017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川普履任之后,政令频出,诸多重要的话题当中,暂禁以穆斯林为主要人口的七国之人进入美国成为最抢眼球的焦点,由此激活了全球的街头政治。如果要用一个字来概括目前的世界状况,只能用一个“乱”字。这“乱”,既显示了长期主导美欧政局的左派政治之乱,还涉及价值观与利益的本末关系、全球化理论的贯彻、以及民主政治的本义及路径等各方面,意味着全球化潮流遇到了回水湾。

    本末之乱:价值观让位于利益

    乱中之最,莫过于中国被西方政经媒三界精英共同推举为全球化新旗手。这类文章很多,其中写得最直接的是《纽约时报》1月28日那篇《特朗普时代将为中国带来机遇》,这篇文章的主...

    Read more →

    全球化背景下的各国青年失业潮

    by  • September 21,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如果要开一个世界青年大会,让他们谈目前的困惑,一定会令人沮丧地发现,无论来自欧美发达国家的青年,还是来自亚非拉美等发展中国家的青年;无论他们信奉什么宗教或意识形态,现在都被失业问题所困扰。前年,《经济学人》根据几组数据测算,全球在 15-24 岁的年轻人中,大约有3亿没有工作也没在上学,约占同龄人口的4分之1。

    美国与中国是世界上仅有的GDP总量超10万亿的两个国家,一个是资本主义强国,一个是新兴经济体的No.1,但在全球化时代,两国青年的失业困境却极其相似。

    中国GDP总量居第二,青年就业却艰难

    中国青年一代中的精英,不少...

    Read more →

    支撑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动摇

    by  • August 18, 2016 • 世界与中国 • 2 Comments

    何清涟

    从2015年开始的欧洲难民危机,以及2016年的英国退欧与美国大选的极度不正常,少数愿意做宏大思考的学者及观察人士,都不约而同的在思考民主制的危机。由于第三波民主化之后,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已经与民主制度在全球的推广紧密联系在一起,因此这种反思多从全球政治秩序受到强烈挑战切入。前大摩高管罗奇因为政治上要与美国主流精英保持一致,总体上否定特朗普,但在有一点上他却坚持:“特朗普说的没错,全球化体系已支离破碎”。

    全球化与本土利益的冲突

    今年5月,前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和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约...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