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公民权利’

    中美两国拆迁户霄壤之别的命运

    by  • August 12, 2011 • 世界与中国 • 25 Comments

    常有人用宏大叙事方式比较中美两国的差别,有比较政治制度的,有比较人居环境的,也有比较教育制度的,当然更多的是比较收入水平。但我近日看到的两篇有关拆迁的报道,却比上述几个角度更能直观地说明美国人与中国人生存状态之差异,这差异就是:在以人权为本的美国,公民权利得到法律强有力的保证;在权力至上且肆虐无边的中国,政府本身成了剥夺人民各种权利(包括生存权在内)的罪魁祸首,民众即使用生命维权也只能为世间留下又一幕人间惨剧。

    先说一个中国人听了会感到象天方夜谭的美国拆迁故事:10美元购买纽约曼哈顿区的高级公寓。这个故事的背景如下:纽约曼哈顿区东村火星酒吧曾是公认的最好的平价酒吧之一,因而...

    Read more →

    法律之问:国家利益至上还是公民权利至上?

    by  • August 9,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几个因言获罪的案例再度向世界表明:中国政府永远面临一个民主政府没有的问题,即如何控制公众的言论。

    先是济南“红钻帝国事件”,一位20余岁的年轻姑娘在网上跟贴要求公布当地一地下商场水淹事件真相,因而被拘留数天;继而发生了海南省儋州市两位教师因反对该市政府将那大二中高中部迁到海南中学东坡学校的决定,以对唱山歌的形式在网上发帖,因而被儋州警方以涉嫌对市领导进行人身攻击、诽谤市领导名誉为由,将两位教师处以15日的行政拘留。

    上述两起案件并非针对中国当局严禁攻击的国家领导人与社会主义制度,只是针对地方政府的一些行政作为与官员,与2006年重庆彭水县秦中飞因一首“沁园...

    Read more →

    在援助他国与本国人民的经济权利之间

    by  • March 8,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写这篇评论,缘于近日一次电台CALLING节目。

    3月3日在自由亚洲的民主沙龙做嘉宾时,一位听众在电话里谈到他读到一些国内书籍没记载的历史:毛泽东为了满足其当国际共运领袖的欲望,花费大量金钱造原子弹,援助越南等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导致国内3800多万人饿死。这位听众表达了他的惊讶:过去从不知道中国还有这样一段历史。毛主席怎么能不管本国人民死活,一意孤行?

    于是我问这位听众,他知不知道以下事实:中国目前有一亿多人每天依赖不足一美元的钱生活,而中国却支持柬埔寨政府花4900万美元修建了一座政府办公大楼;中国大多数中等城市(包括一部分省会城市)都没有现代化体育场馆,而...

    Read more →

    在强权面前,所有人都是弱者

    by  • November 17,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从中美两国拆迁户的命运看制度环境

    比较中美两国民权状态,一些小故事往往比长篇论文更有说服力。本文从中国著名军队作家阎连科与美国一位护士在面对政府拆迁时的遭遇切入,分析两国不同的制度环境与人的尊严及权利的关系。

    中国式拆迁:法律缺位与政府任意释法

    《南方人物周刊》(2011年11月11日)刊登了一篇报道,著名军队作家阎连科遭遇拆迁,他在两年前入住的新房将获得该房市场价约一半的价格补偿,与他同样命运还有30多户。

    文中展现的拆迁过程,中国人应该相当熟悉:先是拆迁办通知补偿款,住户们认为补偿不合理并反复找拆迁办磋商。拆迁方将补偿提高到...

    Read more →

    小人物的悲剧与大人物的政治秀

    by  • September 22, 200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有助于人们了解中国是个什么性质的国家。

    一件事是9月上旬披露的甘肃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王斌余兄弟两人向包工头讨要一年半的3,000多元血汗工资而不得,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愤而连杀四人。另一件是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于9月14日在联合国总部宣布,中国将免除所有同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重债穷国2004年底前对华到期未还的全部无息和低息政府贷款;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亿美元优惠贷款;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的相关援助;在3年内为发展中国家培养3万名各类人才等五大支持举措。

    两场社会戏剧中的两个主角,一个是卑微如尘埃的社会最底层、被社会无情抛弃的可怜人...

    Read more →

    由上访制度失灵看中国宪法的缺失

    by  • September 30,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世界上大概很少有政府能够像中国政府这般言行不一。就在胡锦涛以国家主席与中共总书记这双重身份不断声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始终做人民的公仆”,且安然领受舆论大赞其“亲民、重民”情怀之时,天子脚下的中央政府各机关,如“两办”——中办、国办,“两高”——高检、高法,“两中”——中纪委、中组部门前,却布满了大批警察、便衣,甚至还有花钱雇来的地痞流氓,专门拦挡阻截上访的芸芸众生。这一切表明,中国信访制度的功能正在发生根本性的逆变,由解决群众疾苦冤情变成了抓捕上访者的陷阱。

    在中国政治生活中,上访制度的变味正好与中国的“改革”的变味同步,当一切掠夺民众利益之举假“改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