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六四’

    邓小平的滑铁卢和八九后遗症

    by  • August 6, 2016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发布于: 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cheng-xiao-nong-deng-xiao-ping-de-hua-tie-lu-he-ba-jiu-hou-yi, 2016年06月13日

     

    六四之后中国便陷入了八九后遗症,而邓小平这个八九后遗症的制造者,也一直为此后遗症所困。从六四延续到今天的八九后遗症表明,六四其实是邓小平的滑铁卢,此后直至去世,他再也没有办法走出自己挖的陷阱。

    迄今为止,关于1...

    Read more →

    无法超越的 “六四”运动

    by  • June 9,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每年“六四”前后的相关言论及活动,是我观察中国政经及舆情变化的一个重要窗口。今年“六四”期间,中国社会(包括香港)的躁动远大于过去每年的纪念日,而且显示了一种疏离中共的姿态,这是以往未曾出现过的现象。

    总结“六四”民主运动于中国的意义,正当其时。

    疏离姿态:习近平保守政治的产品

    在各种纪念活动当中,疏离感最强的首推香港。1989年之后,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地内唯一一块可以祭奠“六四”英灵之地,港支联等机构更是将此当作自己的责任,每年都认真履行。但港支联今年提出的“爱国爱民,香港精神,平反六四,永不放弃”口号中的“爱国”...

    Read more →

    邓氏时代虽盖棺,功业未到论定时——由傅高义介绍《邓小平时代》的数个“假如”说起

    by  • June 18, 2012 • 读书与随笔 • 19 Comments

    哈佛大学傅高义教授的《邓小平时代》中文版最近问世。尽管邓小平的传记已有多种版本,包括邓家女公子邓榕的《我的父亲邓小平》这种“亲民版”在内,史料方面实在难有多少新发现。但因传主是世界级伟人,传记作者是曾经兼跨学政两界的大牌China Scholar,这两个因素本身就足够吸引读者眼球。最近傅高义先生因为中文版发行接受记者采访时的一些有关邓的评述,尤其是那一连串“假如”,已经让人充分感知他对传主的钟爱与崇拜之情。其中最引起争议与腹诽的就是他对邓小平在镇压“六四”天安门运动决策失误的辩解。

    傅高义对中国现实政治和事理人情有自己的独到阐释。比如他认为在中国推动改革,“缺少威信不能做,...

    Read more →

    风流纵被风吹雨打去

    by  • February 25, 2011 • 中国观察 • 135 Comments

    尽管“2.20茉莉花革命”只是一次亦真亦幻、更象行为艺术的行动,但针对这一虚拟行动的应对举措,中国政府完全处于“体制性防范过当”状态。我这里所说的“体制性防卫过当”,其实就是指中国政府滥用体制化暴力,导致国内一片肃杀之气。

    博讯2月24日发布一条消息,说最近在多部门参与的维稳会议上,北京当局提出三条重要举措:一、对2.20茉莉花革命一定要找出源头,找出发起者、策划者,予以重惩。二、对国内宣扬成是有人恶搞、开玩笑,使民众不重视、不关心。三、将2.20茉莉花革命归为美国操纵。

    我无法判断这条消息的真假,但我确实知道这条消息所谈的所有三点,就是中国当局此时此刻正在做...

    Read more →

    中国当局为何不肯承认“六四”是国家罪错?――纪念“六四”事件18周年

    by  • June 7,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18年前的六四是刻在有良知的中国人心头永远的痛。我曾无数次想过:在什么情况下,中共当局才肯承认六四屠城是国家之罪?

    人们对“六四”屠城前的邓小平名言“杀他20万,换来20年稳定”这句话已经铭刻在心,但这句话后面的潜台词大家没有想过,那就是这稳定只是中共统治的稳定,人民的生命都已经成为为稳定支付的代价,遑论其它。如果说,此前,党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一直被中共的宣传捆绑在一起,给世人的错觉是二者本就是不可分开的利益共同体,那么邓小平的这句话其实宣告了人民的利益与党的利益其实本来就并非一体,必要时,人民的利益与生命应该为党的统治的稳定付出牺牲。

    应该说,邓小平此举确延...

    Read more →

    历史无情亦有情——为纪念赵紫阳逝世而作

    by  • January 20, 2005 • 读书与随笔 • 0 Comments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盖棺论定”,但这句话用于赵紫阳先生却不合适,这倒不是说所有的人都在等候中国当局为他做个结论,送上一堆“伟大的……”之类的美谥,因为那类美谥于活人的待遇有用,但于真正的历史评价却无太大的关系。人们纪念赵紫阳,是因为他曾经开启过的政治体制改革话题至今还未重新回到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来。

    生活中常有这样的现象:当人们拥有一件事物时,并不觉得这件事物有多珍贵,只有当失去它时,人们才会从对比当中感到失去的是多么珍贵。当年赵紫阳先生在位时,人们因胡耀邦去职而愤懑难平,这种愤懑无法针对逼胡耀邦下台的邓小平,于是都转移到赵紫阳身上来,这也是赵紫阳至死都在背负的一个道德包袱。...

    Read more →

    国家罪错与政治责任——写于“六――四”十五周年之际

    by  • June 10,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今年“六四”期间,中国当局让处以上干部观看“六四实况录相”,而所谓“实况录相”,却充满了精心制作的谎言。用谎言从中国人的记忆里剥夺了对“六四”的真实回忆,比沉默更让中国人蒙羞。历经劫难的中国人仍然只能在海外纪念十五年前“六四”事件中的死难者。

    “六四”事件,实质上是严重的国家罪错。中国共产党执掌中国政权以来犯下了数不清的罪错,它只是其中之一,绝不会因为中国政府刻意遮蔽歪曲而从历史上消失。毕竟,中国政府能够篡改的“历史”书籍只能限于中国境内。在各种传播手段日益发达的今天,要想从人们记忆里剜去那些血淋淋的回忆,仅仅依靠罗织文字狱以及秦始皇与希特勒式的焚书,并不能达到目的。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