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农村’

    被剥夺者不会永远是“零的集合” ―― 从钱云会之死所想到的

    by  • December 28, 2010 • 中国观察 • 135 Comments

    近几天,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长钱云会之死成了中国有良知者的心头之痛。这痛,完全来自于这个生命消失的原因。官府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谋杀一个无辜的国民,这种暴政让每个人都看到了生存环境的危险,看到了个体在权力面前的无助与渺小。环视今日世界,除了与中国同为暴政俱乐部成员的北韩等少数国家之外,还有哪个政权能够以国家的名义如此谋杀国民?

    “村长怎成轮下人”(http://view.news.qq.com/zt2010/qyh/index.htm)这组报道已详细叙述了这一国家谋杀的前因后果。我现在只想探究一点,在各地的农民领袖当中,钱云会的命运究竟是个别还是普遍?

    ...

    Read more →

    税费改革真是“农村第三次重大改革”?

    by  • June 3,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4年5月26日,中国农业部再次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切实做好“农民负担监督卡”工作,该通知还指出,没有发放监督卡的农村,农民有权拒交税费。通知发出后,通知的受惠者农民们并未激动,而媒体又照例激动了一次,从中看到了中国解决“三农”问题的希望。

    农民们的沉默可以理解,多年以来,他们对地方政府那些远远超过中央政策规定的税费已经司空见惯,知道中央政策只不过是代表国家形象的“明规则”而已,没有几个地方真将税费控制在中央政策规定的数目之内;真如此,乡村干部们都喝西北风去?中央政策虽然三令五申,但他们还得按照地方政府的“潜规则”办事,负担那些由地方政府摊派的“二税”“三税”,而这类税收...

    Read more →

    在农民抗税的背后

    by  • January 10, 2002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去年秋末冬初,农民因抗交苛捐杂税而与基层干部发生的小规模冲突此起彼伏。近年来,这类现象呈逐年增多的态势。国内也有一些人对基层政府一味弹压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去年《山东公安专科学校学报》第3期就发表了一篇文章“正确认识和处理群体性事件”,主张要从民心的角度去关心民众的疾苦,认为民众心不平气不顺的主要原因在干部行为不当,应当尽量顺应民意、化解矛盾。确实,连年来农村经济一片萧条,农民收入萎缩,而基层政府的腐败和横征暴敛则逼得农民不得不挺而走险,冒死抗争。中央政府虽然在安徽试行了“费改税”、减轻农民负担的改革,但这一努力却遇到当地干部的阻力而流产了。国内有学者提出,应当“精兵简政”、裁减基层干部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