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南海仲裁’

    解读南海争端国际仲裁

    by  • July 21, 2016 • 世界与中国,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程晓农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向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常设仲裁法院提出关于有关南海若干争议事项的仲裁请求,其中主要涉及中国关于“九段线”以及岩礁的领土属性等主张。在这场仲裁案中,中国是相关的另一方,但中国选择放弃应诉。今年7月12日,常设仲裁法院经过3年半的工作,宣布了仲裁结果。同一天,北京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认为,这个仲裁结果“是人们可以想象的‘最坏版本’”;与此同时,中国的媒体和互联网上掀起了一阵针对南海争端国际仲裁的批判浪潮。但是,不少批判此一仲裁过程和结果的言论仅仅是民族主义情绪的宣泄,缺乏对事实的了解;而这一话题又属于大多数人不了解的国际法领域,因此,即便是谬...

    Read more →

    是谁当年力主200海里经济专属区?

    by  • July 21, 2016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这次中菲南海仲裁案结果的颁布,虽然并未改变南海局势,但中国却大失形象分。中国方面有不少文章分析“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由何而来”,都只模糊地提到“菲律宾执意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实质目的是通过仲裁这种手段将其非法侵占的中国南沙岛礁据为己有,从法律上否定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但对引起这次仲裁的黄岩岛冲突却避而不谈。

    讳莫如深自有原因。200海里经济专属区这个坑原本是中国政府当年自己挖的。

    黄岩岛归属菲律宾,原本是中国赋权

    黄岩岛是南中国海的中沙群岛涨潮时唯一露出水面的岛礁,该岛距西沙群岛约340海里,离海南岛约500海里,距菲...

    Read more →

    中国的“战时状态”防备谁?

    by  • July 15, 201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南海仲裁结果公布之后,中国仍然重申“四不”(不参与、不接受、不承认、不执行),但北京市突发事件应急委员会却不事声张地发布了一项紧急通知,要求各单位进入“战时状态”。细读文件的内容,方才发现在北京眼中,南海仲裁这一外部冲突已悄悄化为“内战危机”,这“战时状态”要对付的敌人,竟然不是申请仲裁的菲律宾等“外敌”,而是无处不在的国内民众制造的“突发事件”。

    北京“京应急委发【2016】2号”文件防备谁?

    这份文件只有一页,共四条,第一条规定,从2016年7月12日8时至17日24时,各单位应急工作进入“战时状态”。“军改”还处在进行时,民心离散,...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