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反腐败’

    习近平驭马的缰绳空荡荡

    by  • October 17, 201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自从中国当局再度宣传“共产主义理想”,同时在北大召开了“21世纪的首次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中国这驾马车再度被漆成红色,习近平当然是这驾红色马车的首席驭手。朝野都很非常关注他手中那根缰绳是什么材质,因为这关系到这驾马车朝哪个方向奔跑。从习近平的一系列讲话来看,他手中抓住的缰绳上书“共产主义”四个大字,但社会各阶层想望的却是“金钱”。

    反腐转折:从权斗型进入公关型

    这驾马车阵容庞大,由30多匹省市自治区的各种“马匹”拉着,“马匹”们出不出力,全看驭手使用什么缰绳,喂他们什么“草料”。“马匹”们当然也关心,那些被拉入监狱待勘的“马匹”(即被捕...

    Read more →

    浅析“中国即将发生政变”的期望

    by  • March 19, 2015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从去年开始,关于北京将发生政变的传闻一直在海外中文网上流传,比如说去年北戴河会议上有可能废帝之类,虽然没成为事实,但花样翻新的传闻最后影响到美国的几位中国通,认为习如果再坚持反腐,将官员逼得太狠,对方有可能发动政变。对政变形式的预期虽然多样化,但不变的主角当然都是军队。传到如今,颇有人将政变看作中国民主化的契机。

    本文决定考较“政变”的可能性,以及“政变”有无可能成为中国民主化契机。

    政治集团内部是否有“政变”之心?

    因为王歧山反腐奉行“兵无常法,水无常形”,不让官员们摸清规律,加上宣称“反腐永远在路上”,有如在官员头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惶...

    Read more →

    中国经济下滑并非缘于反腐

    by  • August 30, 2014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中国经济正处在在持续下滑的过程当中,8月份汇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预览值下滑至50.3,低于7月终值51.7。但比较奇怪的是对中国经济下滑的原因之解说,《华尔街日报》发表《王岐山带领中纪委掀反腐风暴》等几篇文章,提到一些海外投行经济学家分析,强力反腐行动将使中国今年GDP增速损失0.6至1.5个百分点。

    认为反腐导致经济下滑确实是皮相之谈,但这皮相之谈后面却隐藏一个事实,即中国经济两大结构性缺陷都与政府行为有关。

    *反腐与政府投资与消费双下降的真实关系*

    中国的反腐确实导致两大后果,一是地方政府投资下降,二是国内最终消费率下降。这种相关性在其他国...

    Read more →

    北京反腐的影响及其“瓶颈”

    by  • July 8,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习、王强力反腐已逾一年,成果赫然,至今为止,已经有30余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落马,超过胡温当政十年之数。但这场反腐遇到的麻烦也远远超过以往任何一场反腐。

    反腐为何遭遇多重舆论压力?

    多重舆论压力之中,既有权贵集团的集体抵抗,也有中外舆论的怀疑观望,更有民间的冷漠以对。其中最普遍的指责就是习近平借反腐搞派系清洗,最终会危及政权,而且持这种看法的不止是权贵集团本身,包括外媒与国内各阶层。

    拿某些权贵集团开刀,这点其实很好理解。反腐当然要寻找切入口,从腐败高发的排序来说,能源、电力、金融首当其冲。改革近40年,中国政府仍然把持资源分...

    Read more →

    反腐鸣金收兵 萧墙干戈暂息

    by  • June 4, 2014 • 中国观察 • 2 Comments

    今年4、5月间,各种信息表明,北京围绕反腐的拉锯式斗争非常激烈,外界都知道习近平遇到的强大阻力来自几只超级大老虎。5月26日,中央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在中纪委官方网站在线访谈,释放了非常明确的信号:以大老虎为目标的反腐鸣金收兵,萧墙之内干戈暂时止息。

    *与权贵家族达成危险平衡*

    杨晓渡的讲话很长,但关键的话语就是以下这一段:“要加大案件查处力度,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

    有人联系以前中纪委官员出面讨论的“特赦腐败论”,说这就是特赦腐败。这话只讲对了一半,即暂时不...

    Read more →

    “刚柔相济”习近平

    by  • May 17,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5/16/2013

    习近平的强硬,从2009年墨西哥一番讲话后就闻名于世。有人就其强硬性格作了种种畅想,比如畅想他强硬对外,弘扬国威;畅想他重拳治腐,整顿吏治。还有人干脆将习总与普京相比,写了篇“习近平的铁腕与普京的强硬有何异同”,盛赞“从重拳反腐到厉行节俭,从南巡广东力推改革开放,到屡赴艰苦地区访贫问苦,从强势治军到和平外交,从依法治国,到经济发展注重质量效益,……习近平都展示出张弛有度,刚柔相济的治国风范。”

    “张驰有度、刚柔相济”这一评价是否正确?这得看评价者站在谁的立场。

    反腐败: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说“...

    Read more →

    习总的哈姆雷特之困:反腐败,还是不反?

    by  • February 7, 2013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陷入丹麦王子哈姆雷特之困。只不过,困扰哈姆雷特的问题是“生存还是死亡”,困扰习总的则是反腐败。这反腐败又分为是大反还是小反,是用雷霆手段还是比“润物无声”略强势一些的“和风细雨”。

    凭心而论,“不反腐败”那真不是习总的心思,否则他也不用亲率五常委至王歧山常委管下的中纪委,发表那番“既要打老虎又要打苍蝇”的讲话,因为这番讲话,无论如何也象是对王书记日前那番反腐要“润物无声”的纠正。习总遇到的难题其实是:老虎满山跑,苍蝇漫天飞,打击的标准不好定。以官员的“房子”为例,目前就是一个天大难题。

    “房子”在中国引发的戏剧,不仅是经济的,还是政治的,更因其...

    Read more →

    扒粪者人品决定“反腐正义性”?   

    by  • November 29, 2012 • 世界与中国,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雷政富事件引发的特色讨论之二

    雷政富不雅视频曝光引发的多重争论当中,除了“反腐败与保护隐私”何者更重要之外,还有揭发者“纪许光是真英雄还是伪小人”问题,批评者的理由主要是两点,一、纪的动机是想博名声;二,纪不是第一揭发者。从这点导引出一个全世界都没有的中国特色问题:“揭发者本人道德及消息来源不正当”,程序不正义,因此要追问这次反腐的正义性。还有一些人说这是2007年旧事,是建筑商为达到目的而特意拍摄的,希望造成一个印象:雷政富受人陷害。

    一时之间,对纪许光的人品、动机发出的质疑声音,其热度堪与雷政富案件本身相侔。反腐败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后形成的最后一道...

    Read more →

    一个搅浑水的反腐败宣传文本

    by  • November 1,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共十七大尘埃落定。海外关心的是权力的斗争与分配,国内的宣传主调是权力的稳定。为了不让民众对十七大太失望,个别媒体用正面讨论的方式突显了中共对反腐败的重视――尽管反腐败在胡锦涛的报告中,只是附着于“党建”之下的一个小话题,其重要性位列于执政党的理论建设、执政能力建设,党的组织建设之后。

    接受采访的官员与专家们倒也承认反腐败“事关党的生死存亡”――因为有关贪腐的资料俱在,近两年的一些研究成果指明,中国当前因腐败造成的直接损失达到13800亿元,未被发现的“腐败黑数”高达80-95%;一些具体案例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如吉林省李铁成在担任靖宇县委书记期间,一年因卖官位受贿竟占全县4...

    Read more →

    飘浮在云端的希望:跨国公司帮助中国反腐败

    by  • October 18, 200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前壳牌石油公司(Shell)的高级管理人员布里格斯(Paddy Briggs)发布题为“公司致力于人权的迷思”的文章,揭露壳牌石油公司表面上制订政策推进人权,实际上完全不顾某些国家侵犯人权的行为,持续扩大在这些国家的投资和生产规模。

    这篇报告让我想起了另一个流行已经久的命题,即跨国公司在促使投资国反腐败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它与跨国公司可以促进资本输入国的人权进步这两个命题,其实是西方社会对公司社会责任的两种表述。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排在前20名内的跨国公司的年销售额均在600亿-1,800亿美元之间,在向世界银行提供经济数据的约140个国家中,有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