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反腐’

    《永远在路上》究竟传达了什么?

    by  • October 24, 2016 • 中国观察 • 3 Comments

    何清涟

    自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开播始,我就非常认真地逐集观看,目的是想了解中国最高权力层怎样定位中国政治腐败的性质,以及解决的方向与手段。看完五集之后,观感是:

    一、明显回避了“制度性腐败”这一本质问题,将腐败产生的根源置换成官员对自身要求不严、放松思想改造

    我在1998年出版的《现代化陷阱》中就指出,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源于中国政府垄断了一切资源,从土地、森林、江河湖海、矿产等自然资源,直到寺庙、文物、旅游景点等文化资源,再到行业准入门槛、各种资源开发权审批等软性资源,全由政府掌管。因此,政府官员成了“造就国王的人”,一家两制,通过妻...

    Read more →

    习近平与规则之间关系的迷思

    by  • August 3, 2015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最近,论及中国政治与习近平,“规矩”(或曰“规则”)一词出现的频率加大,对习近平与规则之间的关系之分析则莫衷一是。中共中央通报令计划不讲“政治规矩”,《世界日报》评称“这个‘政治规矩’词语首次在官方文告使用,带有习近平个人风格”;美国《民主》杂志发表《改革时代以后的中国》(China After the Reform Era),说习近平“撕毁现有的规则,逆转很多党内的规范”;《纽约时报》的采访标题则是“习近平强势重塑中国政治规则”。

    那么,习近平究竟是党规的破坏者还是重建者?这得从中共政治文化中明规则与潜规则并存入手分析,方能破解这一迷思。

    <...

    Read more →

    中国反腐为何多成“瓜蔓抄”?

    by  • July 27, 2015 • 中国观察 • 3 Comments

    何清涟

    令计划案件结局初现,周永康案余震还波及了封疆大吏周本顺。有人感叹,这些故事再度演绎了寒门子弟励志向上,终至卿相,在位极人臣之后又惨罹灭门之祸的王朝故事。这种感叹并非无因,从这些政治大事件的缘起、事件所涉人物的结局等来看,确实与王朝故事没有本质差别,分析这种现代版王朝故事,有助于人们了解中国政治属性,以及今后这类事件还会不会重演。

    周、令两案演绎当代版的“瓜蔓抄”

    薄、周、令三案,其实都缘于“不讲政治规矩”。但问鼎的核心人物薄家只有夫妻二人陷狱,周、令两家几乎是“瓜蔓抄”,周家只有儿子周涵因生母不明死亡之事与父亲断交,完全无涉,方保持了自由...

    Read more →

    习近平反腐引起的舆论波澜

    by  • August 8,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如今中共的宣传系统完全乱了章法,8月4日,首发于《长白山报》的《习近平:置个人生死毁誉于度外进行反腐》由凤凰网转载后广为流传,旋即又被大部分网站删除,此事引发了网民的猜测,认为习反腐又有变数,遇到极大困难。

    困难当然特别大,这从反腐引起的舆论波澜可见一斑。

    反腐重点是警军特

    这篇被删的文章其实还可以在网上找到“遗珠”。我认为该文较重要的信息是提到“这次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对反腐败形势有一个新提法,就是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坚决地讲到‘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既然党和国家...

    Read more →

    北京政治清洗后的政局

    by  • August 8, 2014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北京以周永康为主要目标的政治清洗,既给官场带来巨大的压力,让诸多官员害怕,也在民间引起一些不满,这不满倒不是针对维稳沙皇的被清洗,而是缘于习接任以来对民间维权及批评声音的强力打压。不少人看到了中国可能出现习近平的个人独裁。上述担忧都不是空穴来风。

    *政治清洗是社会主义的宿命*

    在社会主义阵营鼎盛时期,这些国家的政治家们就认识到,政治清洗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宿命。这种党与国家政权机器合为一体的体制必然要在统治集团内部实行最大程度的集权,即把全部权力集中在少数甚至一个中心人物手中,这就需要通过不断的内部清洗来排除党内障碍。在斯大林、毛泽东统治...

    Read more →

    他们的成败皆因制度陷阱

    by  • July 26,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从去年开始,中国的“成功人士”成批倒下。其中有曾经贵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周永康,还有中央军委副主席。仿佛精英衰败曲只有这些主角还不够热闹,媒体明星芮成钢最近“被检方带走”,为这场戏剧增添了一些娱乐性。

    这些人没进去之前,都是“党国柱石”,千万人艳羡的“顶级成功人士”。人们看笑话之余,却很少去思考,这些人的成败皆因中国的政治体制。其兴,是借助于体制之弊,即政治保护关系的潜规则;其败,则因他们赖以立足的政治保护关系被摧毁。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何”。

    *在中国政治长跑中胜出有多难?*

    最近一年的反腐,先后有30多位省部级官员落马...

    Read more →

    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by  • July 10,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共官场的腐败肆虐,已严重扭曲了资源分配、财富流向及社会价值观,导致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扭曲,社会矛盾异常尖锐。习近平反腐,原想获得掌声,不料如今不仅引起权贵集团内部的强烈抵制,就算是中国民间,也抱着看笑话的态度。更出奇的是,少数外媒评论也对其反腐持否定态度。

    这其实并非习近平的个人悲剧,而是中共制度瓦解崩坏前的预兆。本文分析习近平的反腐为何陷入势孤力单之境。

     

    反腐要动政治高层家族的奶酪

    习近平的反腐,应该说是他与王歧山谋定而后动。以中石油系统与四川帮为目标的反腐,只是打击...

    Read more →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by  • June 21,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近一年以来,北京在政治上的动作,可以概括为“新三反”,即“反腐、反恐、反西方渗透”,这三项实施起来都不容易。以最得民心的反腐来说,堪称一波三折,其余“两反“,更是前景灰暗的艰巨任务。

    *反腐之难,难在超级腐败者都身居高位*

    如同我在《反腐鸣金收兵,萧墙干戈暂息》所做分析,反腐之难,难在党内身居高位者不少是超级腐败分子。江胡两位从未忘记宣示反腐败,但做法各异,江泽民连自己家人都不约束,胡錦涛则在清华同方集团威视公司在非洲納米比亚行贿事发之后,开始让其子女家人退出商界。其余的政治高层大多纵容子女利用父辈权力经商。

    习近平的核心家庭(其夫人女儿)并无类...

    Read more →

    习“武松”与大老虎间的危险平衡

    by  • April 16, 2014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本文的“大老虎”,主要指党内历届高层的“老同志们”。

    习近平的反腐大业推进至三峡集团,终于到了“龙虎相会、水火交济”的紧要关头,最后与“老同志们”达成危险平衡,4月14日,新华网“转载”《三峡集团换帅背后:领导层不和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李家终于暂时软着陆。当然,这凭的不是李家一家的力量,而是“老同志们”为保身家儿女而同仇敌忾的结果。

    “李老虎”并非“周老虎”

    自从广州《时代周刊》2月27日点出“三峡沦为私人订制的牟利机器”,“个别退休老领导”经常插手三峡工程事务,“三峡双雄”相继去职以来,人们期待着习“武松”将打虎棒抡向...

    Read more →

    政府垄断反腐凸显中国制度落后

    by  • February 15, 201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羊城晚报》记者刘虎2013年因网络反腐被捕,最近被诉以诽谤、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三罪。这三项控罪是否成立,国内司法界正在讨论。但刘虎当初确实是因网络反腐陷狱,考虑到中国司法经常为政治服务,我认为刘虎案件再次凸显中国政府垄断反腐这一特点:从腐败线索的举报到立案,政府都视为禁脔,不容他人置喙。

    政府垄断反腐,恰好证明中国的政治制度极其落后。

    *官员公示财产:中国自外于文明世界*

    政府垄断反腐,只可能出自一个目的,即便于选择性反腐,让反腐败为权力斗争服务。中国政治高度腐败,官场几乎容不下干净人,这就注定反腐只能由政府垄断,垄断之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