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国有企业’

    中国银行、国企与职工深陷“囚徒困境”

    by  • April 3,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4月3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高官宣布,为化解产能过剩造成的银行不良资产,首批债转股规模约为1万亿。2015年10月中国财政部月报显示,截止到9月30日,中国国有企业整体债务总额达到77.7万亿元人民币,超过中国GDP的总量。如今中国政府师法朱镕基时期的“债转股”故智,表明中国的银行、国企与国企员工三者通过政策性贷款的利益捆绑,已陷入一种难以解脱的囚徒困境。

    中国政府为何不计成本地救国企?

    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是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以往,以保住国企职工饭...

    Read more →

    中国的金融危机为何总不爆发?

    by  • January 27, 2016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股市持续下跌,外汇市场险情频出,一个疑问浮上世人心头:中国金融危机什么时候爆发?本文要谈的是两点:一、中国金融危机迫在眉睫;二、危机暂时不爆发的原因。

    危机潮涌之前溜掉的几只小鸭子

    最近,中国农村商业银行的股东纷纷在淘宝网上抛售股份。屈指算来,从去年4月以来,在淘宝网上拍卖部抛售股份的已有11家银行的股东。对于中国金融业来说,这种抛售是投资者在危机前的逃遁。

    为什么没有引发金融股的清仓甩卖潮?这是因为金融行业的门槛高,资本进出需要监管部门审批。农村商业银行处于中国金融体系的底部,是当年金融扩张时地方政府急需吸金所形成的产...

    Read more →

    中国有无数个石燕飞

    by  • August 27,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剖析邵阳石燕飞纵火悲剧的社会背景

    8月27日,我的故乡湖南省邵阳市再次以一件恶性事件成为中国的新闻焦点。这天上午10时多,邵阳市自来水公司清泉大厦6楼会议室发生纵火案,造成3人死亡,4人烧伤。纵火者是公司内休职工石燕飞,因不满公司未同意招收其第二名小孩(一名小孩已安排进公司工作),冲入会议室,对正在开会的公司党委班子成员泼洒汽油并点火所致。石燕飞纵火后跳楼自杀未遂,送往医院后死亡。

    就业难,中国二三线城市的共同痛苦

    如果将石燕飞的行为仅仅归结于她个人性格比较极端,可能不会理解这一事件蕴含的社会意义。据我观察,这一事件至少牵涉到两根敏感的社会神...

    Read more →

    国企工潮的症结:工人地位阐释的“罗生门”现象

    by  • August 30,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最近的几次大工潮均发生于国有企业,比如辽宁通化钢铁公司、河南林州钢铁厂,以及武汉锅炉厂与重庆涪陵金帝集团等。多数评论将国企工潮产生的原因判定为“未能妥善处理劳资关系”或者“国有资产流失、工人利益受损”。这些固然是工潮中常见的口号,但未能廓清国企工潮产生的制度原因。

    国企工人的“失乐园”

    中国国有企业发生工潮的由来很长,大都经历过这样的过程:

    第一个阶段,企业因产品(或其提供的服务)尚有市场需求,效益较好,无需大规模裁员。此时“国企病”如经理层的腐败行为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等虽然存在,但因下岗者少,经理层与工人之间的矛盾并不尖锐。即使有个别职员揭发...

    Read more →

    谁来协调国有企业的劳资关系?

    by  • April 15, 2001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在中国的经济改革过程中,有一个事关社会不同利益集团利益协调机制的大问题,始终未得到重视,那就是谁来代表职工利益,谁来协调劳资矛盾。

    眼下的中国,与其他国家一样,也存在着相当明显的劳资矛盾。这里讲的资方,不单指私营企业里的资方代表,也包括国有企业里国有资产的资方代表。随着经济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国有企业不得不相对独立地运行,再也不能象改革前那样被当做统一的国有部门中的一个单元来管理。而政府也不再象改革前那样把国有企业职工当做“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当然成员来保护。为了防止国有企业被冗员和高福利掏空,避免国有企业拖垮财政和银行、进而威胁政府自身的安全,执政党不愿再长期提供“铁饭碗”、...

    Read more →

    中国企业改革的历史命运

    by  • July 26, 199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从工业化的历史角度来看,可以把世界工业化过程分为4代。以产业资本为轴心的英国工业化为第一代,依靠金融资本进行工业化的德国、美国为第二代,国家承担工业化的日本和苏联为第三代,第二次大战后获得成功的新兴工业国家或地区(NICS)的工业化为第四代。第四代工业化的国家在以美国和日本为中心的国际分工中,除了获得资金以外,还能获得机械设备、技术和市场。正是利用了资本主义体制中的这种国际分工,这些新兴工业化国家的经济获得了长足发展,创造了经济奇迹。中国工业化的历史过程相当漫长,开始于19世纪70年代的洋务运动可以被视为早期工业化运动,而自本世纪50年代开始的以重工业为主要内容的工业化可以被纳入苏联式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