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地方债务’

    “新常态”:中国经济面临的六大瓶颈

    by  • May 9, 2015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说明:本文是我于5月3日在加拿大温哥华“咸氏国际论坛”的公开演讲。由于《世界华人周刊》5月7日登载的“国际新媒体合作组织首席记者萧元凯”的报道《何清涟:新常态下的政经突围》 一文错误太多,特意将讲话稿写出,以备查谬。温哥华《都市报》(《星岛日报》旗下)记者董清霞根据同一场演讲采写的《何清涟:细数影响中国未来的六大瓶颈》,基本符合原意(只去掉了一些尖锐的批评),可作为本讲稿佐证。】

    今天,有幸来到温哥华这个美丽的地方,感谢主办方与温哥华中领馆,能容忍我这样的“反革命”在这里公开演讲。在美国大纽约地区举办我的公开演讲几乎不可能,比如纽约领馆,只要听说我在...

    Read more →

    【两会观察】:三笔糊涂帐,“解决”有妙方

    by  • March 6, 2015 • 中国观察,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年“两会”当中,与国库这只“钱袋子”直接相关的话题主要有三,一是反腐没收的赃款的流向,二是养老保险的缺口如何弥缝,三是地方债务这窟窿如何填。这次政府倒是非常爽快,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了这三大问题。

    大老虎赃款收归中央国库

    先说腐败赃款问题。十八大以前,上亿的老虎不是特别多,因此赃款流向虽然也有人追问,但由检察院方面用官式回答敷衍一下就算完事。我曾于2014年7月在VOA发表《中国腐败赃款的流向》,对此做了分析,并指出官方回答远远不能解释疑惑。鉴于近两年揪出的大老虎动辄涉案几十亿、甚至逾百上千亿,这方面的追问就更多了。3月5日,全国政协委...

    Read more →

    中国经济逼近悬崖

    by  • February 14, 2015 • 经济分析 • 2 Comments

    何清涟

    2014年中国货币发行大放水,货币供应量达122.84万亿元 ,与2013年末的110.7万亿元相比,净增11%,明显高于经济增长。2014年新增的12.14万亿货币80%以上用于贷款,全年新增贷款达9.78万亿元,不仅比2013年增加8900亿元,更比2009年创下的9.59万亿元最高纪录还高了1900亿。增发了这么多钞票,究竟流到哪里去了?有一个事实是公认的,即大部分贷款并未流向实体经济,而是流向了非生产领域,即金融市场。

    大量印钞支撑了2014年中国股市

    今年1月24日,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研究中心发布《2014年A股市值年度报告》...

    Read more →

    “天然气预购”的背后是什么?

    by  • March 31, 2013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因4月份天然气涨价的传闻在中国不胫而走,全国多地出现市民排长龙集中购买天然气的现象,各地都出现了一次预购2000-3000立方米的用户。我已经在微博上指出:这是一些地方政府与企业很“聪明“的将生活必需品变成了期权交易,等于发行了一次1至10年期的债券。

    这一敛财新术反映中国各地政府陷入极度的资金饥渴,中央是否继续开动印钞机来缓解资金饥渴,则关系到当政者是否继续以往的发展道路:透支中国未来实现当前的政府稳定。

    企业新招敛财后面的政府身影

    国内对这一现象的评价多从两方面着眼:一、这是中国公众被持续的通胀折磨多年后的必然反应,每年的收入增速远远低...

    Read more →

    中国:2012年有几个难过的坎?

    by  • January 12, 2012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12年,对于中国来说注定是波涛汹涌的一年。外媒认为今年中国这条船要换舵手是个很大的不稳定因素,比如美国《外交学者》1月8日发表一篇题为“2012年,北京当局面临的12个挑战”,其中作为首要的挑战就是“领导人更替”,其次才分别为经济放缓、地方债务、房地产下跌、出口受阻、中西部发展、通胀率超高、资金外流增加、南海冲突等问题。

    其中除“领导人更替”与“南海冲突”是个可以单列分析的因素,其余大多互相之间有很强的关联,而且直接影响到“经济发展”,因此可以说有关经济的所有问题共同构筑了一道硬门槛。

    中国病在制度,高层换届难有冲击效应

    从中共第三代领导“核...

    Read more →

    中国地方债务的泥潭有多深?

    by  • June 17, 2011 • 经济分析 • 65 Comments

    最近北京是真急了,沉重的地方政府债务让他们陷入焦虑之中。在虚幻的“世界经济拯救者”光环中飘忽了两年多以后,中国的银行系统资产负债表显露出潜藏已久的危险困境。银监会刚宣布要严控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就发现铁道部的资金负债率又触及承受极限,蕴藏极大风险。

    地方债务的规模有多大?

    所谓“地方融资平台”其实就是各级地方政府设立的向银行借款的机构。这两年,全国各银行借给地方融资平台的钱到底有多少?最权威的报告是最近央行网站公布的《2010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该报告透露,截至2010年年末,全国共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1万余家(省、市、县三级),较2008年末增长25%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