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埃及’

    埃及制度变迁中的“结构锁定” ——阿拉伯之春三周年回顾(2)

    by  • February 5, 2014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何清涟

    埃及革命三周年大庆的参加者,很大一部分是当年庆祝穆巴拉克军政府倒台的革命青年。塞西元帅在未来的选举中当选埃及总统似乎毫无疑义,军政府当家已经隐然成形。埃及青年希望通过革命一揽子解决的问题,除了穆斯林兄弟会再次被枪炮逼回地下状态之外,政权还是军政府,失业问题比革命前更严重,经济困境更甚于革命前。

    用路径依赖学说来解释,就是埃及进入了制度锁定状态。

    *埃及军方离权力最近*

    埃及军政府轮回转世,其实是埃及政治势力结构所决定。2011年1月31日,我在《埃及政治局势的“场景想定”》一文中指出,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军方手握最大的政治砝...

    Read more →

    埃及经验:民主化“所能”与民主化“不能”

    by  • July 5, 2013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日埃及的军事政变再次将这个古老国度推至世界媒体的聚光灯下。

    *认识埃及民主化于中国的意义*

    对埃及这场政变的看法人言人殊,有人认为这是不尊重民主程序,并担心埃及军方卷土重来,操纵政治;有人则将其称之为“好政变”,因为它符合民意(2200万人联署要求穆尔西下台),并预测埃及军方将如同土耳其的凯末尔将军一样,让军队在正确的时候干政,成为国家的守护神,成功后悄然身退。

    前一种看法符合民主制度的程序正义,但目前的埃及反对派不可能接受;后一种看法则有点一厢情愿。无论如何,这场政变将埃及拖入了不可知的未来。

    中国也在讨论...

    Read more →

    普京、北京别高兴,穆巴拉克在招手

    by  • March 20, 2012 • 世界与中国 • 5 Comments

    以这两位在不同国度掌权的强人做比较,是因为2012年普京赢得俄罗斯总统选举与2005年的穆巴拉克胜选情形太过相似。

    在一片反对声中,普京当选为俄罗斯总统。与普京一样高兴的有北京以及中国几大喉舌官媒,除了乐见一强权政治得以延续之外,他们还从中看到了世界格局将会发生对中国极其有利的变化,并作出预测:“毕竟俄罗斯仍是自冷战以来军事实力最可以和美国抗衡的。随着目前全球局势变化,普京未来12年在总统宝座上一定程度上会给世界格局产生影响,不管是在亚洲、中东地区、还是南海地区。”

    其实,无论是普京还是北京都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2012年俄罗斯大选情形让我想起了中东强人穆巴拉...

    Read more →

    赖斯:为埃及民主化努力过的人

    by  • February 1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92 Comments

    2月7日,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莎.赖斯(Condoleezza Rice)在旧金山的Moscone中心发表演讲。针对埃及目前的局势,她指出,埃及社会目前的动荡正是专制造成的,“如果没有民主,民众无法以和平的方式来替换政府。这对极权专制者也是不幸的。民众的恐惧是支撑极权专制者掌权的因素;但当民众突然不再恐惧时,对极权专制者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她还强调,美国必须对外输出民主。

    由赖斯女士来讲这个题目,真是再合适不过。这不仅是由于她曾具有的政治身份(美国前国务卿)与专业身份(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还在于她在美国国务卿任上时,曾为推进发展中国家的民主事业做过不懈的努力。Read more →

    埃及政治局势的“场景想定”

    by  • January 31, 2011 • 世界与中国 • 162 Comments

    这几天非洲地区的局势波云诡谲,但前景已隐然若现。只是这前景与国际围观者期望的可能不太相同。在此不妨来一个“场景想定”(Scenario,战略学用语)。

    突尼斯局势现在已基本稳定,总理加努希在同所有政党和民间组织举行会谈后决定了新政府的阵容,他向世界宣布这个过渡性的临时政府只负责完成领导国家迈向民主的任务,在半年后完成选举并移交权力,届时他将退出政坛。突尼斯“复兴运动”的领袖冈努基在流亡国外22年后已于30日返回突尼斯。据研究伊斯兰运动的专家说,“复兴运动”的意识形态比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要温和一些。对于突尼斯的各种政治力量来说,今后这半年就是他们集结力量、争取选民支持以获取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