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境外势力’

    时光倒流90年:“工运之星”师承林祥谦

    by  • December 26, 2015 • 中国观察 • 2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中国政府在忙着处理广东的劳工NGO,头号国媒新华社发布消息:《广东警方打掉维权组织拘7人,主犯被称“工运之星”》,这说明广东不仅有如火如荼的工运,还产生了星级人物。看了新华社记者邹伟 的深度揭批之后,我不禁“遥望南天,浮想联翩”,恍恍然回到了1923年的“二七大罢工”。

    新华网广州12月22日消息曰:“近日,广东公安机关根据群众举报,打掉一个以‘免费维权’为幌子、长期接受境外组织资助、在境内插手劳资纠纷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践踏工人权益的非法组织,抓获曾飞洋等7名犯罪嫌疑人。”

    这位曾飞洋所从事的事业,与中共革命烈士林祥谦当真“...

    Read more →

    党支部空降NGO,“两新组织”尽染红

    by  • June 11, 2015 • 中国观察 • 1 Comment

    何清涟

    北京于6月4日宣布,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一次政治局会议决定,应在社会、文化和经济组织中设立党组织。这意味着继私企、外企之后,党支部将空降最后一块未被党控制之地——外国在华NGO。

    严管NGO,意在拒绝与西方文明接轨

    让外国NGO登陆中国,是当初中国要加入WTO、不得不扮出对外开放姿态的无奈之举。正如我在多篇文章中所指过的那样,中共从未放松过对外国NGO的警惕,先是将外国NGO当作“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和平演变的工具;2004年乌克兰发生“橙色革命”之后,俄罗斯开始防范“颜色革命”,北京立刻紧跟着换个说辞,称外国NGO为是美国在中国...

    Read more →

    中国“依法治国”史上的“外部势力”身影

    by  • October 21,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主题词是“依法治国”。由于这四个字在十七年前曾是治国方针,因此被解说成“依法治国升级版”。在中国官方评论当中,《环球时报》的社评最为直接,用《推进依法治国莫受西方舆论干扰》这一标题,就将中国最近流行的两个政治热词串在一块了,所谓“西方舆论”当然是“外部势力”之一种,北京与香港特首梁振英此时正同声指责“外部势力”操控“占中运动”。

    *被封存的往事:美国对华法律援助项目*

    环球社评抓到了要害:“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反复提出在中国‘党大还是法大’的问题,这对有的人理解这次会议可能形成误导。在这些西方媒体的分析中,党的领导和依法治...

    Read more →

    境外势力在中国政治中的前世今生(2):政权颠覆者

    by  • June 30, 2014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中国面临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一度陷于孤立。邓小平以其特有的灵活,于1992年“南巡”之后重启改革,对外加大开放力度,力图缓和与西方国家关系,以便吸引外资。西方国家也有了台阶可下,各国外资纷纷在中国抢滩登陆。

     *外国NGO:“渗透、颠覆、窃密的工具”*

    这一时期,中共对“外部势力”的策略是外松内紧。当时中国政府也缺银子,于是采纳“用外国人的钱办中国的事”这一进言,允许外国NGO与中国政府机构、教育学术机构以及各种受官方控制的NGO合作,通过这种形式注册机构或设立办事处,加入扶贫、爱滋、妇女儿童权益等公益性项目。外国NGO对此均感欢...

    Read more →

    境外势力在中国政治中的前世今生(1):麻烦制造者?

    by  • June 28, 2014 • 世界与中国 • 1 Comment

    “境外势力”一词就象个政治幽灵,每逢中国进入多事之秋,就在中国上空游荡,不仅让中国政府的敌情神经崩得很紧,还让中国一些老百姓感到全世界对中国都不怀好意。最近这段时期,“境外(敌对)势力”重返中国政治话语系统,尽管中国官方并未指明“境外势力”的构成,但只要经常阅读官媒如《人民日报》、《求是》、《学习时报》、《环球时报》,就会立刻想到这句耳熟能详、万用不厌的官方用语:“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境外)反华势力”。

    *“境外势力”成为中国所有麻烦的根源*

    “境外势力”在中共统治60多年期间,一直在给中国制造麻烦。在各个时期,视麻烦大小与中共在国际社会的处境,境外势力的名称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