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失地农民’

    辛亥百年话民生

    by  • October 6, 2011 • 历史与文化 • 0 Comments

    今年适逢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国内学界及参与讨论者对这个问题的解读又让人想起克罗齐的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中国是否应该告别革命、革命与改革的关系等饱含现实焦虑的议题,与辛亥革命的各种话题一道成为讨论焦点。但辛亥革命正当性的标志物,即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中的民生主义在这百年间落实的状态,反而缺位。

    因此,我想来谈谈辛亥百年以来的民生。因为无论是民族主义还是民权主义,都不是社会运动的目的,而是保证“民生”即人民安宁幸福生活的手段。无论是“革命”抑或“改良”,最后都得通向改善民生这条道路上去,否则就失去了目标。回首百年,被认为是阻碍中国进步的帝国主义外部势力的压迫,早在60多年...

    Read more →

    农民的生存权与中国的社会稳定

    by  • January 13, 2011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钱云会之死发生在浙江温州乐清,但这次事件却无情地将1亿多失地农民的生存权暴露于社会公共视野。

    钱云会历经的6年艰难上访抗争路,让世界看到了乐清市政府掠夺民众土地并将其逼至绝境的丑恶。但更大的问题是:全国究竟还有多少个“乐清”?九州大地上还有多少个“钱云会”?

    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与农民失地的关系

    考察中国近10余年的社会反抗事件,就会发现社会抗争类型与经济增长模式之间有极强的相关性。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中国“财富寻宝图”上的“四大金刚”分别是地产、矿产、股市与金融,尤其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高度依赖土地出让金及与房地产相关的各种税收(资源大省则是...

    Read more →

    中国失地农民知多少?

    by  • January 10, 2011 • 中国观察 • 117 Comments

    这文章的标题其实想说的是:中国有多少个钱云会?自从关注中国的“圈地运动”以来,我就想了解到底有多少农民失去了土地。

    诚如费正清所言,“中国是统计学家的地狱”,要弄清这一数据,对于看不到中国绝密级资料的研究者来说,还真是极为困难。记得约从2003年开始,北京中央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各省对失地农民数量及就业安置等情况摸底,但缺乏全国性资料。

    就我的阅读范围所及,最早在调查的基础之上对全国范围内失地农民总数做了估算的是浙江师范大学教授王景新。报载出自王景新的数据有两个,2003年,浙江师范大学教授王景新在河北、山东、湖北、广西、浙江、云南等11省134个县所作抽样调查,...

    Read more →

    被剥夺者不会永远是“零的集合” ―― 从钱云会之死所想到的

    by  • December 28, 2010 • 中国观察 • 135 Comments

    近几天,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长钱云会之死成了中国有良知者的心头之痛。这痛,完全来自于这个生命消失的原因。官府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谋杀一个无辜的国民,这种暴政让每个人都看到了生存环境的危险,看到了个体在权力面前的无助与渺小。环视今日世界,除了与中国同为暴政俱乐部成员的北韩等少数国家之外,还有哪个政权能够以国家的名义如此谋杀国民?

    “村长怎成轮下人”(http://view.news.qq.com/zt2010/qyh/index.htm)这组报道已详细叙述了这一国家谋杀的前因后果。我现在只想探究一点,在各地的农民领袖当中,钱云会的命运究竟是个别还是普遍?

    ...

    Read more →

    构成人权的各项基本权利应处于平等地位

    by  • May 25, 200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两三年,是中国人权利意识逐渐苏醒之时。而由于每个人所处的阶层很不一样,从自身出发考虑并申张权利之层次,自然也很不一样。

    对于失地农民来说,要求合理解决其附着于土地之上的各种权利自然是头等大事。失地农民在中国高达6,000万之巨,这个群体现在最迫切的要求是生存权利,以及他们申张生存权利时必不可少的结社权利。与他们境况相仿佛、因而权利要求也相仿佛的还有下岗工人。这些无权者加起来,至少有一亿几千万人。

    中国的知识分子群体要求的当然不再是生存权,因为他们的生活大多早已进入小康,部分已经奔往富裕。对于这个阶层来说,目前最紧迫的事情自然是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与新闻自由。...

    Read more →

    当代中国农村社会的再组织过程分析

    by  • December 12, 2003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由于中国农民在中国总人口中高居70%,中国农村社会的面貌即决定中国社会的基本面貌。上个世纪的一百年,中国一直在进行以政治革命为核心内容的社会革命,社会革命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从孙中山的“耕者有其田”到共产党的“打土豪分田地”,在农村重新组织人地关系。政治革命以改朝换代为标志,以共产党夺取政权为成功标志,但社会革命却由于中国的农村社会的重组过程失败而一直停滞不前,所以中国迄今还未完成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这一政治转型。改革以来,中国实际上进入农村社会再组织这一过程,再组织包括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社会制度和文化重构。但核心还是围绕着人与资源的占有关系进行。从当时短期来看,相对于人民公社制度而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