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山西’

    荒谬的慰藉:美国百年前比中国还腐败

    by  • February 15, 2013 • 世界与中国 • 21 Comments

    山西贪官候伍杰提前出狱,一众昔日曾沾其雨露之恩的政府高官、煤老板与当地名流富商列队欢迎,欲鸣礼炮迎接,这场景,用“人妖颠倒是非淆”来形容实在贴切。

    候伍杰号称“卖官书记”,据说其经手卖掉的“乌纱”有逾百顶之多,此举培养了不少“袍泽故旧”;候任职阳泉多年,那地方产煤,依靠其致富的煤老板自然不少;候书记交友的原则是黑白通吃,因此与当地的黑社会势力称兄道弟,瓜葛甚深。

    山西省的政治精英与经济精英主要由上述三类人构成,这些人对腐败毫无耻感,难怪山西省成为中国矿难发生最多的省份,地下矿产与矿工生命化作金钱,源源流入煤老板与贪官们的私囊,留下一个地下采空面积超过全省土地面...

    Read more →

    我们需要一双没有死亡的眼睛

    by  • July 30,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山西黑窑工事件的全过程,与其说展示了被拐卖孩子及民工的悲惨遭遇,还不如展示了中国人的眼盲,一种由于心灵被厚厚积垢裹住而变得麻木冷漠的眼盲。

    “眼盲”这个词,出自于电影“盲井”的导演李杨对“盲”之解析。这位导演在“盲井”一片中揭示了由煤矿主与煤矿工人构成的边缘社会的黑暗之后,又将镜头对准了人口贩卖,拍摄了“盲山”。当记者问及他为什么要以“盲”为其电影起名时,他的答复是“‘盲’就是‘亡目’,眼睛死掉了,不是瞎掉”,是指人对周围的黑暗漠然无视。

    我觉得李杨这个譬喻很好,眼睛死掉,意味着不愿意面对现实丑恶。不过这眼盲起自于心盲,所谓心盲,就是已经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

    Read more →

    中国奴工现象的制度性思考

    by  • June 21,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舆论痛诟山西临汾窑厂奴工事件,众多论者从人性、山西地方特色等各个角度都做出了深刻的评论。但笔者却想指出,奴工现象并非只存在于山西,从2006年11月至今年4月,《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张君、刘立民对河北临西的同类现象作了一系列报道,如“河北临西惊现残疾‘包身工’”,“来自大巴山的血泪控诉”,“黑砖厂里的‘少女性奴’”,那些工人的遭遇与山西临汾奴工遭遇堪称伯仲之间,少女性奴的境遇更是悲惨。只是阴差阳错,河北的奴工现象被淹没在海量的信息之中,而山西临汾的奴工事件一则因为有大量外地媒体与互联网介入,二则有奴工原籍河南省政府出面吁请中央政府干预,才终于掀开这黑暗、令中国人蒙羞的罪恶一页。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