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工业化’

    正视中国经济增长的瓶颈

    by  • April 20, 2004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率(GDP)平均为9%。然而,历经25年的持续增长,现在回过头来观察一下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果,却会发现一个令人十分惊讶的现象,那就是持续的经济增长并未加快中国的工业化进步。这一观察所揭示的经济结构问题与某些表象化的说法(如中国将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等)构成了鲜明的对照。对这个现象的深入分析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中国经济增长中的瓶颈。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其经济的现代化不可能绕过工业化阶段,高科技产业的出现实际上也无法代替工业化的功能。中国的农村人口仍然占总人口70%以上、上亿的剩余农村劳动力需要转移到非农产业,只有整个经济的工业化程度大幅度...

    Read more →

    中国还要发展工业吗?

    by  • March 3, 2002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始终难以摆脱萧条的局面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尽管各级政府把经济增长速度视为主要政绩,各省的GDP数字灌了不少水分,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经济增长速度仍然呈现出缓慢下降的趋势。虽然中央政府连年扩大借债规模,仍然无法有效拉动内需;现在债务规模已接近警戒线,显然,继续扩大借债不但难以为继,而且其效果不彰也是十分明显的。

    事实上,由于国内需求无法大幅度扩张,中国的经济增长已越来越依靠出口和引进外资;而从连续多年大规模吸引外资的结果来看,中国城市高达20%的失业率和上亿农村劳动力谋生无门的状况并未得到缓解。可以预期的是,只要中国继续维持目前的经济状态,失业问题将越来越...

    Read more →

    中国企业的知识底座

    by  • July 26, 199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任何一个民族要进入现代化进程,首先得完成工业化,而工业化的主体是企业。企业的历史命运就是一个民族现代化命运的缩影。就在中国企业被产权改革、下岗、再就业、消除不良资产等一连串举措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又被“知识经济”一词弄得目瞪口呆。据说在发达国家中,知识和技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正在不断上升:20世纪初为20%左右,70-80年代为60-70%,90年代后则相对提高到90%。以此来衡量,我们虽然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前行了100多年,但仍然是迟到的后来者:世界经济论坛与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开发学院1996年发布的国际竞争力报告表明,在46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的科学技术要素排名28位。其它几个二级指标...

    Read more →

    中国企业改革的历史命运

    by  • July 26, 199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从工业化的历史角度来看,可以把世界工业化过程分为4代。以产业资本为轴心的英国工业化为第一代,依靠金融资本进行工业化的德国、美国为第二代,国家承担工业化的日本和苏联为第三代,第二次大战后获得成功的新兴工业国家或地区(NICS)的工业化为第四代。第四代工业化的国家在以美国和日本为中心的国际分工中,除了获得资金以外,还能获得机械设备、技术和市场。正是利用了资本主义体制中的这种国际分工,这些新兴工业化国家的经济获得了长足发展,创造了经济奇迹。中国工业化的历史过程相当漫长,开始于19世纪70年代的洋务运动可以被视为早期工业化运动,而自本世纪50年代开始的以重工业为主要内容的工业化可以被纳入苏联式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