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左派’

    世界悼念卡斯特罗凸显的左右鸿沟

    by  • November 28, 201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何清涟

    “古巴的革命总指挥”卡斯特罗于11月25日辞世,除了“古巴人都在哭泣”之外,拉美左派国家联盟及中俄等专制国家表达深切的哀思在预料之中,但是,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在致哀之时对这位“硬汉英雄领袖”奉上的溢美之辞,却让人觉得时间作用于人类历史,最后产生了一种是非错置的魔幻效果:整个90年代被世界视为异类的社会主义硕果的古巴独裁者,今天成为一个生荣死哀的伟大英雄。

    左派联盟痛失榜样与座标

    卡斯特罗不仅生逢其时,青年时期赶上了社会主义大潮席卷亚非拉美等受西方压迫剥削之地,还罕见地死逢其时:世界在“阿拉伯之春”变为“阿拉伯之冬”后发生了几大变化:独裁政权...

    Read more →

    中国トップと底辺の奇妙な”意気投合”

    by  • January 10, 2015 • 日文文章 • 0 Comments

    何清漣

    2015年1月6日

    全文日本語概訳/Minya_J Takeuchi Jun

    http://twishort.com/h3thc

    2014年は中国の政治が左に急旋回した年でした。「憲政」という言葉まで「敵対勢力が中国的価値観を平和的に破壊するための浸透を図っているのだ」とされました。中共イデオロギーの専門家の邢贲思(*人大法律委委员)は「求是」(*中共中央理論機関誌)に「10年を経て、巨額の資金とマンパワーを投入した『イデオロギーの三峡ダム計画』(理論と建設の工程=*つまり、洗脳教育ですな)はすでに完成した」と宣言しました。...

    Read more →

    向左转:中国高层与底层的奇特契合

    by  • January 7, 2015 • 中国观察 • 2 Comments

    何清涟

    2014年是中国政治向左急转的一年,连“宪政”都被批成“是敌对势力和平演变中国的价值观渗透”。意识形态专家邢贲思在《求是》上撰文宣布,历经十年、投入巨额资金人力的“意识形态三峡工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已经建成。党媒用语与左派、五毛用语几乎一致转成深红,说明中国50一代政治高层与80一代底层青年,在“左”这一点上达成奇特契合。前者是中国的政治舵手,高举社会主义旗帜;后者人数众多,声称向往社会主义。这样的领袖与群众相结合,究竟会将中国导向何处?

    荒谬世界:压迫者与被压迫者共享同一意识形态

    人人网是中国大专院校的校际网,《人人网左...

    Read more →

    中国社会底层有无“阶层意识”?

    by  • October 1,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夏俊峰被处刑前后,国内微博与国外推特的气氛,有如2011年突尼斯小贩自焚之后的阿拉伯网络世界。一个观点在悄然流行,那就是当局“挑起社会底层人之间的相互诋毁与残杀”,根据是被夏砍死的两位城管也同属社会底层。

    这种激昂悲情气氛,我在网络世界已遇到好几次,它始终无法化为现实世界的政治动力。为什么?以下是我多年对这一问题的思考。

    *社会底层是一个利益整体吗?*

    “挑起底层相互残杀说”其实是个误判,城管是底层,但他们的身份是体制内“执法成员”,殴打夏俊峰时依仗的是权力。这个事件之所以成为一个牵动中国社会的大话题,就在于事件的性质是权力...

    Read more →

    “无政府主义情结”从哪里来? ——政府与公民关系思考(一)

    by  • July 1,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正在“追寻自由之路”上逃亡的斯诺登,大概做梦也没想到,尽管最终他没能进入他向往多年的中国避难,但在中国却已经成了左派、愤青、激进政治反对人士共同的偶像。左派、愤青将其视为反权威英雄,激进的政治反对人士因为棱镜计划而产生一种身份代入感,认为所有的政府皆是恶,应该反对,美国这个曾被他们看作“民主灯塔”的国家顿时与中国划上了等号。

    本文讨论两个问题:一、人类社会究竟需不需要政府?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说,人类究竟能不能象鲁滨逊一样,每个人能够在“孤岛”上生存;二、如果人类是社会人,无法在孤岛上生存,那究竟什么样的政府才适合?

    *鲁滨逊为何只能是文学想...

    Read more →

    “占领华尔街”与世界面临的时代难题

    by  • October 20, 2011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10月15日之前,“占领华尔街”还被世界看作是美国的难题,尤其是北京将此视为美国人民“向美式资本主义说不”,幸灾乐祸地直言这次报了美国媒体多年报道中国负面消息的一箭之仇。但在15日全球71国举行占领活动之后,人们方才悟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占领活动”的抗议主题是不公平的金融秩序、贫富悬殊等经济、社会等问题,不少国家的抗议者还要求政府削减开支——凭心而论,世界上哪个国家没有这些烦心事?只不过制度成因与政府的应对措施很不一样而已。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尴尬

    先说美国。中国方面说这次运动是美式资本主义遭遇困境,其实说错了。参与这次运动的人士目前的主张是反对华尔街那“1%...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