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愤青’

    “无政府主义情结”从哪里来? ——政府与公民关系思考(一)

    by  • July 1, 2013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何清涟

    正在“追寻自由之路”上逃亡的斯诺登,大概做梦也没想到,尽管最终他没能进入他向往多年的中国避难,但在中国却已经成了左派、愤青、激进政治反对人士共同的偶像。左派、愤青将其视为反权威英雄,激进的政治反对人士因为棱镜计划而产生一种身份代入感,认为所有的政府皆是恶,应该反对,美国这个曾被他们看作“民主灯塔”的国家顿时与中国划上了等号。

    本文讨论两个问题:一、人类社会究竟需不需要政府?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说,人类究竟能不能象鲁滨逊一样,每个人能够在“孤岛”上生存;二、如果人类是社会人,无法在孤岛上生存,那究竟什么样的政府才适合?

    *鲁滨逊为何只能是文学想...

    Read more →

    中国愤青的“精神兄弟”

    by  • April 24,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鼠目寸光的中南海领袖最近肯定在暗自佩服自己那将坏事变好事的神奇能力。只要举起“爱国主义”这面有如抹布的旗帜轻轻一扬,不仅将奥运火炬传递中频遭抗议这一政府的耻辱成功地转化为中华民族的耻辱,还成功地将愤青的发泄解释成“全体中国人民”对西方的愤怒,“被西方反华势力试图弄熄的奥运圣火点燃了全球华人心中的爱国圣火,再次彰显了党的凝聚力”。

    当合肥愤青在享受了打砸抢的快意,全国各地愤青正欲跟进之时,风向却又变了。中南海从“民心可用”的沾沾自喜中转变为担忧:如果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混入“爱国学生”队伍,导致事态失控怎么办?于是围剿“义和团民”的警察大军再次出动,...

    Read more →

    有什么样的青年一代,就有什么样的未来

    by  • July 28, 200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我很少去评论青年人,因为我知道每一代人都面临不同的问题,也有每一代人要做的事情。上一代感兴趣的事情,下一代未必有兴趣继续去做。但作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有些事情需要几代人戮力去做,尤其是涉及到心灵与精神层面的事情。

    但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终于让我忍不住想说几句。

    这两件事情,一是穿着马甲的“愤青”们在支持朱成虎核威胁言论时,对不同意见所表现出来的肆无忌惮的语言暴力,以及因无知而产生的道德自信与力量自信;二是吉林艺术学院教师卢雪松因为上课想给学生讲一点真实历史,即毛泽东时代中国当局制造的一件国家罪错――林昭之死,因而被一位学生告发,遭受停课处分。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