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sts Tagged ‘拆迁’

    政府的财政与百姓的蜗居

    by  • September 9, 2010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从中国政府将投资这驾马车的驾辕马定为房地产以来,一些研究者(包括我在内)一直在观察这驾马车还能跑多远?换个说法,就是政府的土地财政什么时候走到尽头?因为按照理性思维:第一,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可用于开发房地产的城郊土地数量有限。早在2007年,北大教授平新乔组织的一项调查表明,沿海地区的可用土地资源最多能够维持3至5年;第二,政府能够最低限度地保持信用,承认与房地产开发商之间签订的土地使用权期限为70年的合同有效。因为这不仅是政府与房地产商的交易,而且关系到千家万户购房者倾尽财力的投入。第三,中国为了自身的粮食安全,需要保持最低限度的粮食生产用地。

    土地“靓女”被政府强行嫁...

    Read more →

    株连式拆迁:中国离法治近还是离人治近?

    by  • July 17,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近来,中国有关“株连式拆迁”的报道突然多了起来。查阅后,方了解到这是一些地方政府为对付“死硬派”拆迁户而采用的“绝招”,其首创者是中共湖南省嘉禾县委、县政府。2003年8月7日,嘉禾县委、县政府办联合下发“嘉办字(2003)136号文”,要求全县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做好珠泉商贸城拆迁对象中亲属的“四包”工作,即“包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拆迁补偿评估工 作;包签订好补偿协议、腾房并交付各种证件;包协助做好妥善安置工作;包不无理取闹、寻衅滋事,不参与集体上访和联名告状”, 不能完成“四包”工作的将停工、停薪,直至降级、解除工作。

    这一绝招真是“出奇制胜”,不少人为保饭碗,被...

    Read more →

    《物权法》能保护重庆“最牛钉子户”吗?

    by  • March 25,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标题指涉的《物权法》与号称“最牛钉子户”的杨武、吴苹本来并无直接关系,但最近却被戏剧性地捆绑在一起,被赋予“检验”中国于3月“两会”期间刚通过的物权法权威的时代之大任。但笔者却相信,这次事件也许正好能够暴露这部《物权法》的先天不足,以及立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

    法律本身的模糊性使其难于操作。比如这次拆迁的事件中,双方争议的并非拆迁的正当性,而是拆迁后的补偿定价问题。有关这点,《物权法》只在第四十二条中给出了原则性的规定,如“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征收居民房屋的,还应当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

    Read more →

    在强权面前,所有人都是弱者

    by  • November 17,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从中美两国拆迁户的命运看制度环境

    比较中美两国民权状态,一些小故事往往比长篇论文更有说服力。本文从中国著名军队作家阎连科与美国一位护士在面对政府拆迁时的遭遇切入,分析两国不同的制度环境与人的尊严及权利的关系。

    中国式拆迁:法律缺位与政府任意释法

    《南方人物周刊》(2011年11月11日)刊登了一篇报道,著名军队作家阎连科遭遇拆迁,他在两年前入住的新房将获得该房市场价约一半的价格补偿,与他同样命运还有30多户。

    文中展现的拆迁过程,中国人应该相当熟悉:先是拆迁办通知补偿款,住户们认为补偿不合理并反复找拆迁办磋商。拆迁方将补偿提高到...

    Read more →

    国家角色的嬗变:政府作为的非正当化趋势分析

    by  • September 30, 2006 • 学术思考 • 0 Comments

    一、九十年代末期以来中国的人权受侵害的核心:土地与住房权利
    二、旧城拆迁:城市拆迁户的噩梦
    三、失地农民绝望的抗争
    四、地方政府为何偏好使用黑社会手段?
    五、从征地拆迁过程看极权政治下“依法治国”的实质
    结语:统治手段非正当化与社会结构的非正义性

    【注释】
    【编者说明】本文是作者为“中国人权”撰写的研究报告《中国政府行为的黑社会化──中国统治手段非正当化趋势研究》的第五章与结语。本刊由“中国人权”授权刊登,编辑部对文章的标题和结构作了适当调整。

    该研究报告的版权归“中国人权”所有,其目录刊...

    Read more →

    一个将中国政府钉在耻辱柱上的国际“奖”

    by  • December 8, 200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11月29日,总部设于瑞士日内瓦的国际人权组织“住房权与驱离中心”宣布,中国被列入2005年违反住房权最严重的三个国家之一。该组织敦促中国信守它签署过的国际人权条约,不要为了经济发展而践踏人民的居住权。

    中国政府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面孔在人权问题上暴露得最为充分。据该组织执行主任莱奇介绍,中国自动签署了上百项和人民住房权有关的国际法规和条约,但中国当局在过去10年里却拆除了至少125万所住房,搬迁了370万人,其中很多人是被强行搬迁的。由于政府与房地产商给予的补偿极低,许多人在被强制搬迁后失去了住所。拆迁成了中国老百姓不能承受之痛。

    为什么要大规模拆迁?在中国政...

    Read more →